北京半岛酒店(Peninsula Palace Beijing):现代奢华在紫禁城达到新高度

设计/恰达思贝德公司(Chhada, Siembieda & Associates)
译者注:本文发表于2005年,文中所写的北京半岛酒店(Peninsula Palace Beijing)随着另外一次整体翻新工程的结束,已于2006年7月正式更名为北京王府半岛酒店(英文名改为the Peninsula Beijing)。另外文中所写的负责北京半岛酒店翻新工程的香港恰达思贝德公司(Chhada, Siembieda & Associates)也随着主设计师梁国辉(Henry Leung,详细介绍请见文章最后的译者附注)转换身份成为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名称已更改为恰达思贝德梁有限公司(Chhada,Siembieda & Leung Co. Ltd)。
在十九世纪晚期,大多数美国人对于中国的了解大概都来源于装饰艺术中的中国风,再就是脑海中有个模糊的印象——中国劳工曾经帮助他们修筑铁路,还有可能是出自于他们对茶叶、香料、瓷器、鸦片或者丝绸的兴趣。而在二十世纪冷战时期的数十年间,美国和大陆的共产主义中国之间的一切联系事实上都停止了。但是,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以其13亿的潜在消费者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一直吸引着国际的投资资本,引起了一股建设的新浪潮,并迎来了数以千计的商务旅客,和广阔的旅游贸易。另外,北京还将举办2008年的奥运会。一位经常造访北京的金融家在报告中称:“真切地感觉到这是属于中国的世纪——这个国家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鼎盛时期。”
大量富有的外国游客蜂拥而来,为中国主要城市的酒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作为豪华酒店的北京半岛酒店(Peninsula Palace Beijing)最近刚刚结束了一次造价为2700万美元的翻新工程。该酒店坐落于紫禁城文化区内,恰好位于故宫博物院(the Palace Museum)的东边,并自1990年起,一直由半岛酒店集团(the Peninsula Hotels group)经营管理,之前已有位于香港、曼谷、马尼拉、纽约、芝加哥和比弗利山的多家姐妹酒店,还有两家预计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在东京和上海开幕。对于熟知美国半岛酒店的西方人来说,或许会觉得很惊讶,这些产业实际上属于亚洲最早的酒店企业——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The Hong Kong and Shanghai Hotels)的名下,而该公司是在十九世纪中叶,由伊拉克籍犹太人创立的。迈克尔·D·卡杜里(Michael D. Kadoorie)是公司其中一个创立者的孙子,他如今仍然积极地参与这份产业的运营,包括这次北京半岛酒店的翻新工作。
在2000年即将到来之际,他和他的同事们决定给酒店进行一次改造,使得其在为客人提供二十一世纪的科技、舒适与格调的同时,汲取古代北京丰富的文化内涵。他们选择了之前曾经合作过的香港设计公司恰达思贝德公司(Chhada, Siembieda & Associates)来做这项工作。作为一名建筑师以及酒店总公司的设计规划部总经理,约翰·米勒(John Miller)注意到:“为一家四星酒店进行当代风格的设计还是很容易的,但是为五星级酒店做设计就要困难多了,因为在这里你要在每一个细节都营造出真正的奢华感受。”
翻新工作在2000年和2004年之间按部就班地进行。尽管纽约的半岛酒店在1998年装修翻新期间曾经关闭了10个月之久,而重新开幕时却并没有损失客源。但是面对一个新兴的市场,同样的做法并不是个很好的选择。米勒继续介绍说,北京的酒店之所以并没有关闭,是因为“这里的客户群年轻而且口味多变。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既要照常营业,还不能让翻修时的灰尘落到客人的早餐里。”
很明显,没有人曾经就早餐的问题进行投诉,事实上,美味的食物是半岛酒店的住宿体验中最显著的特点之一,不过关于这点我们说的有点早。后面会有更详细的描述。
梁国辉(Henry Leung)是恰达思贝德公司(Chhada, Siembieda & Associates)负责此次项目的主设计师,他保留了酒店正面的外墙设计,但是为塔式造型的入口通道重新装配了一个喷泉并进行了新鲜的景观建设,并且改进了车辆出入的通道。当客人们步入装饰一新、优美讲究的酒店大堂,会发现前台接待处和礼宾服务位于自己的右手边,而直走则是有三层高的、缀满点点灯光的中庭的顶层。从大堂的露台向下俯视,你可以看到一个迷人的跃动的喷泉——喷嘴将水流射入中央的一个池子,而受到电脑的控制,每一次水流的喷射似乎都是随机的,好像是在跳跃一样,直到突然所有的喷嘴一起停止喷射,任水珠带着有如芭蕾舞一般的优雅一起坠落。
在喷泉后面,一面雕刻而成的玻璃幕墙和上面淌落的流水将中庭的各层连接起来。倍受欢迎的新融合风格餐厅Jing位于大堂的地下一层,它拥有三个开放式厨房,一个可容纳十人的封闭式私密餐室,三个半私密就餐区和一个珍藏了1400瓶葡萄酒的酒窖。这里最受欢迎的菜式包括芳香椰子汤炖斑节虾、土耳其糖衣龙虾和菠菜菊苣沙拉、烤羊排意式蒸粗粉。而更传统的中餐厅——凰庭则位于地下二层。要进入餐厅,你要从两个已有200年历史的狮头栓马柱中穿过,它们之前属于山西省的一座宅邸。而在餐厅里面,砖墙则是从各个胡同和因建高楼而被拆除的古代中国四合院那里抢救回来的,而且大部分旧式装潢都可追溯到清朝时期(1644-1911)。凰庭的招牌菜包括蟹肉炖鱼翅、川辣酱虾球,当然还有北京烤鸭。
被翻新设计的客房中,最为壮观惊人的是位于酒店顶层、面积达7000平方英尺、并配有一部直达电梯的半岛套房,这里很适合会见国家政要和首脑。这间套房有一间可容纳18人的正式宴会餐厅,还有一间风格更休闲一些的餐厅。据米勒介绍,梁国辉对这里的设计思路,简要地说,就是“要将这个空间看待成由一位富有的赞助人修复并注入现代感的绝妙的老北京四合院”。梁国辉垒砌了一堵长长的石墙,并用明代的椅子搭配线条简洁干净的意大利沙发。他将天花板抬高,并安装上古代的屋瓦和木质的横梁。并且他还采用了红色丝质外罩的灯笼和间接照明。所有这些都为这个古老的空间增添了一分现代感。
北京半岛酒店拥有525间客房,每间都配有一部42寸的等离子电视机和一部DVD/CD播放器。酒店其他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还包括一只由劳斯莱斯(Rolls-Royces)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es)组成的车队,一个一流的国际购物精品拱廊,一个配有最新视讯会议技术的商务中心,一个设施完备的健身中心,一个大宴会厅,十一间普通宴会厅或会议室,另外大堂里还有个全天供应点心和酒水的休息厅。还是回过头来说说酒店的早餐:酒店有很多诱人的就餐选择,最近的一位客人宣称有送餐服务的早餐是他的最爱,“美味、多彩、丰富”,有中、日、西式餐品供应,而且肯定没有一点灰尘。
北京半岛酒店已由总部设在香港的恰达思贝德公司(Chhada, Siembieda & Associates)公司全部翻新完成。公司的主设计师梁国辉(Henry Leung)保留了灵感来自于老北京城门楼的酒店外部建筑设计,但是对于塔式出入通道周围的景观进行了重新设计。

酒店大堂
约翰·米勒(John Miller)说:“之前这里的餐厅太多了。现在焦点则只集中在两家最出色的餐厅上”。他代表酒店方监督这次的翻新工程。在Jing餐厅,精美的金属网状幔帐营造出半私密的就餐区域。餐厅还有一个全封闭的包厢。
梁国辉和一位酒店经理在当地的古玩商店四处搜寻,并围绕他们的发现,设计规划出了广式中餐厅凰庭。旧式建筑元素是餐厅入口的特色。
明代风格的桌椅都是黄花梨材质的。
半岛套房是酒店525间客房(其中57间为套房)中最豪华的一间,其设计理念是想呈现出传统的北京四合院。由恰达思贝德公司(Chhada, Siembieda & Associates)公司设计的丝质外罩灯笼悬挂在休闲餐区,这里也被叫做中国厅。
在整个7000平方英尺的套房中,天花板都被抬高了,而且还装饰以古代屋瓦和木质横梁。起居室同时选用了古代和现代家具。
在主卧,床头后面的墙上覆有带丝质衬垫的嵌板。
译者附注
1)
梁国辉先生,恰达思贝德梁有限公司(Chhada,Siembieda & Leung Co. Ltd)董事。香港理工大学室内设计文学学士学位。20多年来,梁先生设计了这两个城市和度假酒店在整个亚洲,并与许多主要的酒店集团的今天。 他的项目已经完成或目前正着手对包括五个希尔顿酒店在日本(东京,东京湾,大阪,名古屋和小樽)上海希尔顿酒店,巴厘希尔顿,斯里兰卡Oberoi -斯里兰卡。 目前在世界各地继续提供设计指导和协调的几个国际豪华酒店为主要的国际酒店集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