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认识余英时

看到余英时就想起胡适,他们是两个时代的中国人中,“士”这个阶层中的领袖,他们具有学贯中西、纵横中国历史几千年的宽广视野,能够从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宽度,去比较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这样的人物,只能出现在中华民国,台湾和香港这样的人文环境,大陆不可能出现。

余先生是台湾史学家,院士,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的教授,人文类国际最高奖项的获得者。他是在美国去世的,去世之前说过:“六四是对我最大的刺激。从前还不是原则上不回去,而是事实上不愿意回去,后来绝对是原则上绝不能回去,绝对不能对这样的政府表示任何支持。” 由于他这样的态度,在大陆遭到封杀,知道他的人不多。

他的名言:“我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意思是纯粹的优秀的中华文化并不在大陆,他这个在大陆长大,49年去香港,然后去台湾的中国人身上,才能找到最纯粹最优秀的中华文化,他说:“我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这句话不是傲慢,而是担当,更主要是对传统文化在大陆被践踏的心痛和气愤。

具有这样一种心性和责任心的【士】在大陆当然也是存在的,只是缺少生存和发声的机会。我们作为生在大陆长在大陆的后辈,持续发声和做事很重要,争取让【士】这个符号继续存活下去,直到这个党垮台的那天。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