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社港江氏二代传人正骨轶事:武术+医术

昨天晚上给邻居杨老夫妻俩拜年,听他们说起五十二年前去浏阳社港接受传奇的江氏正骨术的经过,很有感触,特意记录下来。

杨老说:那是1970年,我在集体出工的时候受了伤,断了五六根肋骨,赶紧由队上两个男人,加上我岳父,用担架走路翻山越岭送去社港。我是如何受伤的呢?由于(我解放后有几年是在政府部门工作 – 作者加注)不太擅长做体力活,两只脚分别站在两把椅子上和另一个人一起拉锯,结果椅子不稳,摔倒在一把四脚朝天的椅子上,当即就断了好几根肋骨,肺部被压迫,胸闷得不得了,当然也痛。

到了社港后,当时江家是第二代传人,也就是江法师的大儿子给我治的,他一只手护在我后背,另外一只手在我胸前猛拍几下,那力道将我的心脏都仿佛拍打出来了,吓得我要死,但他这么拍打过后,胸就不闷了。那个江医生的手其实离我的前胸也就三个拳头的距离,不知道他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江法师和他儿子,也就是上面这个力气大得出奇得医生,都是练武之人,而且二代传人本来就很重视武术与医术应该融合。– 作者注)

另外,那时候都穷,送我去社港的本队社员一个是毛三,一个是刘义华,我没钱给他们工钱,就在年底拨工分给他们。岳父主要是帮我拿东西的。还有,这个江医生的老婆划一碗好水,也很厉害。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