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家少年对哲学、心理学很有兴趣,那么我们可能是同一路人

什么同路人?就是天生对抽象世界的底层架构有兴趣的人。

什么是心理学?就是对看不懂的人性进行分析,将斩不断理还乱的情绪整理成我们看得懂的样子。什么是哲学?就是帮助我们理解那些现实生活中并不要紧但是长远地看很要紧的那些大道理。举例来说,对一个人而言,地球的未来不重要,反正自己只能活几十年,但如果考虑自己的子孙后代,那么思考地球的未来就很重要。有些人不觉得为子孙后代考虑这些很重要,那是你的选择,有些人天然地对这些话题有兴趣,哪怕自己并没有子孙,这应该是进化的产物,让人类中的大多数只关注眼下的生存,保障人类这个种群能活下去,同时进化也让少部分人有很长远的眼光,这样能够保障这个种群以后也不至于灭绝。

如果你家孩子就是这种天然地对哲学心理学很有兴趣的人,那他/她就是我们一路人,社会分工让我们登高望远,给这个种群寻找未来的方向。

最近碰到的人里面,发现对心理学、哲学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应该有不少是由于和我兴趣相同,而不完全是因为需求。我就是一个对心理学和哲学天然有兴趣的人,我的大学专业、工作背景、家庭背景都和哲学、心理学毫无关系,身边以前也几乎没有一个人对这两个专业有兴趣,我甚至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读过一本哲学或者心理学的专著,所以只能用基因或者大脑结构等原因来解释,天生喜欢琢磨这些内容。

心理学和哲学表面上相距很远,其实有两个共同特征:一,都很抽象,二,都很本质,也就是底层。对于任何一个难题,好比是一块拦路石,从最底层用力是最有效的,往往可以事半功倍,比如将最底下的一块小石头弄开,这块巨石往往自动就会滚动起来,而如果一定要让巨石从这块小石头上碾压过去,那一家老小都上可能都动不了它。很多厌学孩子家庭的问题就类似这种情况,明明底下有一块小石头,但所有人都看不到,累得要死,甚至伤了膝盖伤了脚板,也没人来提醒他们踢掉那块小石头就可以了。

抑郁症吃药之所以没太多作用,就是因为着眼点不是那块小石头,也就是心里的疙瘩。

哲学的作用也类似,只是哲学解决的主要是整个人类的问题,所以一般老百姓不去关注,有厌学孩子的家庭更没有精力去关注。

如果你家孩子学习之余,本来脑袋已经很幸苦了,还会对哲学和心理学感兴趣,那就说明这是一种天生的热情,连疲劳都挡不住,这种热情非常可贵,不要忽视,ta的人生如何设计,关键就是要寻找这些信号。人的一生是否能成功,最关键的不是学什么专业,不是运气,而是能否在一个领域坚持做下去,不轻易放弃。

我个人还对人文社科等天然感兴趣,比如当年的《河殇》那种书,不过这其实和哲学很接近了,可以算是一个类型。我也在不同的微信群里了解到有一些其他人对这种题材的书很有兴趣的读者。读小说我比较喜欢读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就是说,有想象力丰富的魔幻元素,同时又扎根于现实社会的,非常质朴和详尽地反应现实生活的故事,纯粹的现实小说我不是太有兴趣,纯粹的魔幻和神话更没有兴趣,和我有这个共同兴趣点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暂时还没怎么碰到过,但很明显这样的读者不少,要不然莫言的《生死疲劳》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也不会有那么多读者。我暂时还没有搞懂,这个兴趣点和哲学、心理学之间是否有联系,因为从来没有人指导我去读这样的小说。

我经常问家长和学生:“你(孩子)最感兴趣的是什么?”经常会是一阵沉默,然后犹犹豫豫地说:“我学过一阵架子鼓。。。后来就没学了。” 每次碰到这样的家长,我有时候会有点生气,把孩子养到十几岁,竟然连孩子的兴趣是什么都不知道,这要么是太无知,要么是太自以为是。

我对一些家长的态度是不客气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类似的情况 — 家长太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连孩子的最基本的需求都不知道也就罢了,我作为旁观者好心指出来,还死不承认,同时口若悬河地倾诉自己的委屈和感受,孩子的不听话。

在那些出现厌学孩子的家庭里,有时候,人性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我之所以现在做山水学堂,而且聚焦于厌学学生,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对心理学的天然兴趣 – 这个兴趣不是因为我在大学学过心理学,而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无法阻挡的热情。如果要找一个后天的现实理由的话,那就是,了解了心理学关注的那些内心深处的人性本质的东西,了解了哲学所揭示的世界本源,人生会轻松很多,路会清晰很多,不会老是在原地转圈,甚至撞破头。


顺便介绍一下我们最近会开展的一个活动 – 跨城骑行,从长沙到岳阳楼,到武汉黄鹤楼,单程300公里,主要面向讨厌僵化死板的传统教育的少年,不会骑行的也可以参与,如果家里能够提供一辆车跟着走,协助做后勤的话。

出发日期暂定12月中旬,时间暂定10天,平均每天骑行40公里。报名微信:amasia。


回到主题,关于心理学与哲学。如果你家公子或者闺女也喜欢这两个领域,那么大概率我们的大脑神经结构是类似的运转模式 — 就是擅长分析事物的本质,喜欢寻找事物的本源,有这个特征的人,天然不喜欢做家务,不喜欢那些世俗的东西,包括人情往来等等。

还有一个可能更重要的,被绝大多数人忽略的细微但是很要紧的差别,就是这种思维特征也是分等级的,或者说灰度的,有些人的思维可能非常抽象和本质,乃至对现实世界生存的能力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可能会对他们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尤其是传统学校这种基本上每天都在给学生套上思维枷锁的可怕地方。

山水学堂第一批有三个学生,虽然他们对成人世界的戒备心很强,所以和我的交流时间不多,但通过有限的交流、只言片语、他们的神色变化、笑声,我也能从心理学的角度得出一些结论:男孩小罗是三人中最关注事物本质的,他最适合当一名哲学家。女孩小郭的思维是最具有烟火气的(只是相对另外两个而言,与普通人相比还差很远),如果要做生意,她会比另外两个更擅长。女孩小殷的思维在抽象程度上接近于小罗,感觉是另外两人之间。

这种思维特征反映在他们三人的生存状态上,也有些不一样,相对更具有烟火气的小郭情绪比较稳定,人也更理性,内心受伤程度没有另外两个同学那么严重。也就是说,喜欢思考抽象问题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会碰壁,因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如果是辩论赛场,这些人则会明显强很多,往往会碾压那些现实生活中左右逢源的人。

厌学学生中有很多都喜欢罗翔,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罗翔讲的是法律,是人类行为的基本规则和运行模式,同时又和现实大世界 — 而不是和个人考试成绩 – 联系紧密,这是一个大而抽象的领域。逻辑学、批判性思维、辩论,针对的都是这种大而抽象的话题,所以厌学孩子整体得分会高很多,远远超出那些买一棵白菜还要讨价还价的人。

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的兴趣爱好:喜欢去人少的地方旅游,比如草原、大海、沙漠等,因为可以原理世俗社会的那些框架桎梏;喜欢徒步,因为可以让大脑信马由缰地驰骋;喜欢骑行,因为可以以一种类似于飞翔的姿态前往远方的世界。

对于具有这种个性特征的人而言,最需要的不是教育,而是保护,尽可能地给他们一片相对广阔的天地,让他们自己去探索。哲学和天体物理学一样,思考者脑袋里的世界非常辽阔,如果用世俗生活去约束他们,肯定会非常难受,也肯定会受伤。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