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夏令营复盘之二: 以自我为中心的阿斯人格特征

不要误解, 我这里说的以自我为中心,不是一个道德评判,而是一种人格特征描述,是个中性词。事实上,不仅如此,在我看来,人世间的很多道德问题,骨子里其实是基因问题,对这一点的普遍误判,造成了无数冤假错案和悲剧。现在我想办一个学堂,部分原因就是希望减少这种现象,让更多人认清自己,认清家人,不希望作为我同类的阿斯人群一而再地接受公众不公平的道德审判。

相对普通大众,我不太用道德的尺度去评价一个人,更不会随便用道德水平来评价一个孩子。

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是一个人很严重的弱点,作为人性的弱点,道德谴责作用很小,因为没有谁希望自己的个性里有致命的先天不足。我想探讨一种比谴责和惩罚更有效的方法,来预防这种行为习惯对人生造成的伤害。

这种行为习惯像是一种先天性近视眼,如果不承认也不想办法去佩一副眼镜,一不留神就摔伤或者掉阴沟里。

大多数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格,和后天环境没什么关系,是天生的,这一点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想到也不愿意承认。不信你去观察,不少幼儿就体现出一种比其他幼儿更 “自私自利” 的性格,相反,少数另外一些幼儿可能会显得比其他幼儿更暖心,他们的这种反差表现不可能是家长教出来的。

这次夏令营,作为惩罚,我扔下过一个少年,让他自己走路回住宿点,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我先来说说为什么惩罚他。

那天上午我们在山居城当地的Seventh-Day Adventists 教堂做礼拜,Adventists 的意思是复神论者,他们曾经相信耶稣会在1844年重生,后来又相信是搞错了时间,耶稣会在某一个日子重生。

午餐过后,我们计划与同一个教堂的年轻志愿者伊曼纽尔一家五口一起去湖边徒步,在前往 North Fork 湖的路上,有个学生去沃尔玛买泳裤,下车的时候约定了逛商店不能超过半小时,结果过了半小时,我们六个人在车上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其他三个去逛商店的男孩早回来上车了,他还没有从商店出来。

我于是决定将他扔在这里,其他人开车走,给他一个教训。在整个夏令营行程中,他一直是这种我行我素不守时也不顾别人感受的态度,如果不痛一次,他不会记住这个教训,不会充分认识到守时和尊重他人的重要性。

他14岁,有手机,可以通过导航走回家,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个惩罚不算太冒险。海特老师开车,他对我的决定有些吃惊,但没有反对我这个惩罚措施,只是说,太太西拉肯定不会同意这样做。

被他说中了,西拉老太太后来的反应之强烈出乎我的意料,甚至把我吓坏了。

我们从湖边徒步回来,那个孩子已经一个人走路一个多小时回到了家,开始没有发脾气,后来憋不住大哭,控诉我没有等他就开车走了把他扔在一个陌生地方的这种行为很冷酷无情。。。因为当时他情绪如此激动,我没办法跟他解释这么做的根本原因,所以晚饭后,我们一起开会讲这件事,他当然不想参加,后来还是坐在了一起。

开会的主要议题当然就是这件事,结果才刚开始,这个孩子又一次痛哭流涕,泣不成声,旁边的西拉老太太竟然也情绪异常激烈,浑身发抖,说我这样让一个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地痛哭是不人道的,这是她的家,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竟然气哭了! 因为这样处罚一个孩子,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遭遇,当时她的父亲和后妈对她和姐姐犯错是用皮带抽。。。就在我们开会的那套老房子里。

我说我们去外面开会行不行?海特夫妇都说去外面也不行,在这次夏令营结束之前,他们都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出现。

我只好解散了会议。西拉回到自己的卧室继续痛哭,那个孩子离开了,坐在外面的门廊上。海特老师先进去安慰妻子,然后出去安慰孩子,不久带着他开车出去看夜晚的森林和小鹿。

我和姜老师以及三个男孩开始聊天,这么久了,第一次不带干扰地深入交谈。大家都认可,那个少年这种不顾他人感受的行为和态度已经影响到了团队中的其他人,比如在迪斯尼,他花了一个多小时买一把光剑,让其他两个伙伴失去了玩一些项目的机会,比如他在车上会将脚伸到别人的脑袋后面,比如他在车上乱扔垃圾,让海特老师很生气,比如出外行动时总是拖拖拉拉,要反复催才上车等等。

但是对于如何处理这种性格特征和生活态度,大家有不同的意见。

小L说,拖拉的性格随着年龄大了自然会改过来,因为他认识这么一个大人。小H说,这种极端手段只会让孩子仇视我这个老师,关键要孩子自己内心想改变,他自己以前做作业也拖拉,后来自己改过来了。姜老师在强调环境的重要性,但并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因为我们的学生大多数不具备到西方国家来生活与学习的条件。

我承认,我这种强硬的手段不一定有效,问题是,其他的方法也都不一定有效,或者说更没有把握有效。西拉老太太那样的西方式包容几乎肯定不会在中国这片土地生效,因为没那么多人会包容他,等他成年后更不可能包容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按照小L的说法,如果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那长大了不与人相处,独自生活就好了,这样,哪怕你仍然是以自我为中心,也影响不了几个人。但这样做代价似乎太大,没有几个人是甘于一个人生活、清心寡欲的,这个选项不成立。

小H的说法是,必须让本人充分认识到改变自己的重要性,他需要内心有这种强烈的渴望才行,可是怎样才能让他具有这种强烈的渴望?对于天生地很自我的人,只有痛几次,吓几次,饿几天,我们才能记住一些教训。一个包容的环境只会让他更不以为意,不会知道自己影响到了周边人。

矫枉需要过正,用力。

西拉老太太第二天早上还明显带着情绪,她对我的这种强硬手段不满,不过可能主要是想到了自己的悲惨童年。其实她和姐姐也是有阿斯倾向的人,容易激动,情绪自控能力弱,小时候挨打估计就和这种性格特征有关,七十多岁了,估计仍然没有太多改变。另外,她的父亲用皮带抽她和姐姐,说明父亲同样是个情绪自控力弱的人,姐妹俩遗传了父亲的这种性格。

她属于被命运控制了的人群中的一员。

而我,希望去控制命运。想要控制命运,首先要承认自己的短板,知道如何发力。西拉七十多岁了,也许仍然不懂得如何发力。

离开犹他州石拱国家公园,前往下一站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