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意洗碗、解决问题的能力、动手能力,阿斯小镇 + 未来村庄建设邀请

1

我不喜欢做饭,但我不介意洗碗,因为洗碗不需要动脑筋,很简单,洗碗的时候我可以想别的;我身边有几个学生,很讨厌洗碗,也从不做饭,只是偶尔给自己做点东西吃,这让我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在提高同学们的动手能力和自理能力之前,先搞清楚这种状况的底层心理,比催促和责备重要。

洗碗和做饭都是一种责任,有些人的能力天生不均衡,弱点比较多,包括这种承担责任的能力,就和有些人天生情绪控制力和情商比较低一样,至少在目前,我发现强制要求他们去提高这些能力,去对抗自己的弱点,会严重影响他们的心情,甚至打击他们的自信心,对于处于恢复期的少年来说,快乐、无拘无束比什么都重要,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有内驱力的生长发芽。

前几天我和彦冰同学讨论了一个关于什么是幸福的话题,我说:“幸福是比较长时间的安全感和满足。”这是和快乐最大的区别,因为快乐往往只是短时间的。我想等到这些学生有了幸福的感觉的时候,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和向往的时候,再去带领他们挑战各自人性的弱点,包括不愿意洗碗、不想做饭、不想承担责任和冒险。

2

中国人嘴里的动手能力,除了自理能力,还包括英语世界里经常提到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 problem solving ability。

发达国家的教育界很强调学生的解决问题的能力,除了动手,还有思路,在这方面,中国学生不如外国学生。举例来说,当我们面对一个生活中的麻烦的时候,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哪怕对这个麻烦毫无头绪,第一次见到,也会马上开始冷静地分析,然后定出具体的步骤,找资源,找人,查资料,那些缺乏这种能力的孩子,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爸爸妈妈。

即使父母或者大人告诉了孩子应该怎么办,大多数中国孩子还是不知道怎么办,因为既没有经验,也没有信心,比如接下来需要去找东西、找人、找工具、借钱、写计划,这些我们的孩子一般都不知道怎么做。

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就强一些,因为那时候学习没这么重要,反正绝大部分农村孩子都没机会通过读书走出大山,对那时候的我们来说,生存技能很重要,大家因此有很多练习机会。举例来说,我们都会做饭洗衣服,很多会喂猪放牛干农活,有些很小就要开始卖菜卖冰棍养家赚钱。

我十五岁的时候初中毕业,整个暑假都在门前的河里挑沙卖钱,一手扶拖拉机的沙,好几吨,只卖两块钱,先要将河水里的沙拢成堆,让上面的沙没那么湿,减轻重量,然后挑上七八米高的河堤,最后碰到手扶拖拉机开车来河堤上买沙,我们还要用铲子将几吨沙子扬起来,铲入车斗 — 所有这些辛苦的劳动,报酬只有两块钱!

那是八十年代末期。在那种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下,我们一天吃五餐!但很快乐,没有大人在旁边催促唠叨,我赚的钱也全部交给了父亲,好像连一只冰棍都没有买过,没有任何怨言。

不是如今的中国家长不重视这种生存能力,而是现在的教育体制压榨了学生所有的时间,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提升它,因为生存能力不影响升学,也就是说,关注学业成绩是解决接下来成年之前的问题,提升生存能力是解决走向社会后的未来问题,中国人如今普遍非常缺乏安全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不去管未来,哪怕明知道教育出了大问题,孩子的整体生存能力堪忧,也还是跟着大众,硬着头皮往前行。

既然安全感是造成这种状况的关键,那如何提升自己的安全感?寻找同行的伙伴就可以,比如,加入我们山水学堂这种先锋教育机构,或者阅读我的文章。我的这些文章基本上都是在分析,尝试给迷雾中的家长指出一条条可行之路,不一定正确,但有人尝试指路总比没人指路要好,避免一大群人傻愣着被当牲畜宰杀。慢慢地,山水学堂身边会聚拢一些人 ,一起走,就不会那么害怕,一旦不害怕,就敢于给孩子提供更全面更合理的教育了。

3

我写文章很少指责普通大众和普通家长,我指责的基本上都是性格偏激但又不承认自己偏激的家长。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亿万年进化的结果,使得这杆称的精确程度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它以模糊的直觉的形式在指导着各自的人生,和孩子的教育。我现在的教育理念越来越朝着 “道法自然” 的方向走,其实本质就是相信进化的力量,相信直觉的合理性,尤其是没有经过太多洗脑的孩子和社会底层人士的直觉。

这些年里,中老年底层民众自发的一些活动最值得关注,因为这些人代表了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最底层的力量和动机。如果连他们也开始对眼下的教育表示不再信任了,对孩子的安全表示担心,那可能暗示时代的拦路巨石要开始朝着天道的方向滑动了。

从中国的教育体系里出来的学生都是体质虚弱的年轻人,而且还傻,这是事实,但这样的教育给家长提供了一种短暂的安全感,所以有市场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这种教育圈子里的杂草想要挤开一条生路,需要设计一些教育产品,能够从性价比上明显超越传统教育的。

我想邀请大家一起来建设这个叫做阿斯小镇的未来村庄,不仅提高动手能力,一起解决问题,也给自己打造一个未来可能加入的学习社区。如果距离遥远,只能在线上参加这个活动,一起讨论、设计,不要钱,如果到我们村子里来,食宿费用自己出。

同学们对这样的线上活动可能不感兴趣,但对钱感兴趣,对游戏、探险感兴趣,有些对交朋友也比较看重,所以这个社区会定期抽奖,会设计一些游戏。

在阿斯小镇社区里,每天的主要活动是提问和回答问题,这些问题都必须围绕特定的村庄建设主题,无关的会被管理员删除。提问的时候必须以“为什么”或者“怎么办”来提,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为导向。

每天都有一次抽奖活动,只有付费成为了村民,并且当天发言内容优质的村民才能参与抽奖,奖金就是当天的会员费总额,村民越多,奖金越多。这个活动主要是针对孩子对此活动不感兴趣,家长想将孩子的注意力从游戏和短视频上拉出来的情况。如果你家孩子本身对参与这些阿斯小镇的讨论和村庄建设有兴趣,则不需要参与抽奖。

参加这个计划对年龄没要求,大人孩子都欢迎加入。

这个村庄叫井溪,位于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金井社区,曾经是一个美丽的南方古镇,只是后来被洪水和历次政治运动中被彻底毁掉了,已经看不到任何古迹。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双手,让这个村庄一点点恢复唐朝初年的样子,比如壁画、雕塑、小建筑等。

我还想陆陆续续出一套书,叫《漫话金井》,记录那些本地老人的人生故事,你也可以参与,甚至一起翻译成英语。

如果有兴趣加入阿斯小镇,点击这里,填写申请表单。

4

我们的房子比较大,有六层楼,四十多间房,如果你满了18岁,现在找不到工作,也可以到我们这里来创业,每个月只需要交1200元基本食宿费卫生费即可,同时你的创业企业 – 不管有没有正式注册 – 需要给房东罗老师10%的股份,双方需要签协议。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