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不断插话的孩子,以及棉花糖实验

我们的辩论赛有时候会碰到一两个不断插话的孩子,怎么提醒和批评都没有用,这些孩子的逻辑并不差,他只是很想表达自己,好像平时没有太多机会表达自己一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我想起了那个著名的国外科学家的棉花糖实验 – 几十年前,这些科学家针对一些幼儿设计了一个实验:每个幼儿面前摆着一个棉花糖,说如果能够忍住一段时间先不吃,那待会就可以奖励一颗。结果是一部分孩子没有忍住,直接将这一颗吃了,另外一部分忍住了,他们吃到了两颗。后来这些科学家在他们成年以后继续上门调查,发现那些忍住没吃的孩子生活中都比较成功、幸福,相反没有忍住的成年后很多生活得不如人意。

山水营地夏令营的辩论赛

能够忍住代表大脑中的有相对强大的理性,而没有忍住代表是冲动型的人格,大脑缺乏足够的理性。换个说法,理性是一部分神经,有些人的这部分神经比较粗壮,有些人的这些神经则比较虚弱。大人相对孩子要理性很多,他们的这些神经在生活中被锻炼得粗壮了。

我们的生活中大多数场景都需要理性,不需要冲动,所以理性足够坚实的人,生活会比较顺利,财富会日渐累计,人际关系也会比较好,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愿意和一个理性的人交往,不会浪费时间和财富。

冲动型的人首先人际关系不会好,其次他们生活中的财富积累会来得快去得快,在中国这样的社会里,这样的人有点像赌徒进入赌场,少数人满载而归,大多数人倾家荡产。

不断插话的孩子,以及没能忍住不吃棉花糖的幼儿,肯定不是父母大人教育出来这种做法,只能是天生的。

如果是天生的,那就是脑袋里的硬件的不同 – 姑且不说这是一个问题 – 既然是硬件的不同,那就不能靠升级大脑的软件去改变现状,必须修改硬件。

所谓升级软件,意思是不断地劝说、说教、提醒,这些都是希望孩子改变学习态度、生活态度,一般来说没用。这就好像劝说一个赌徒不要再去赌博一样,没用,除非你剁掉他一只手,这就是改变硬件了。在《活着》这部电影里,主角福贵在赌场里赌博那么多天,家人不管怎么劝都没用,后来是家财败尽家破人亡才彻底改变。

对于天生的弱点,比如做事不理性、冲动,需要这种强硬的改变,当一个人的手被剁掉,起作用的是这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恐惧是可以成为大脑这个硬件的一部分的,而旁人的劝说则是外部的信息。

这也是暑假美国夏令营期间,我将一个男孩单独留在沃尔玛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硬件的改变 – 比如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 才可能根本改变他的某种非理性的行为习惯。

生活中的一些悲剧、大的变故会改变一个人,也是这个道理,相当于这样的强烈的感情会持续地冲击大脑中的一些大脑神经,将一面本来没有通道的墙冲出一个新的通道,让生活彻底换一种组合。

除了这种思想上感情上的强烈冲击,主动的思考也有用,比如阅读,比如写作。经常阅读和写作的人中,比如作家,不少有一双慧眼。所谓慧眼就是说看问题比较全面而理性,因为他们经常思考。所以思考是一种长期的温和的对大脑神经的冲击和探索,虽然没有恐惧或者痛苦那么大的冲击力度,但它的不断用力,迟早也会让大脑中一面面空白而死板的墙上多出一条条通路。通路多了,人就灵活了。

所以,对于那些在辩论赛上不断插话的孩子,首先不要批评,不要带态度,给他一些方法,比如说每次说话之前,先抬头闭上眼睛将要说的话过一遍。其次要有意识地引导他去写作,了解一些心理学常识,正确看待自己和别人的不同,这样他就不会那么迷茫了。

很多时候,情绪是因为迷茫带来的,而不是因为不认同。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