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人工智能迅速崛起的时代,教育是否可以采用极简模式?

既然成年人的生活可以采用极简模式,通过物质生活的简单化,来达到精神生活的富足,那未成年人的教育是否也可以采用这种模式?先不说普通孩子,我先从这些讨厌传统学校的个性孩子说起,他们离开学校后,生活其实已经是极简模式了,每天除了对手机对游戏感兴趣,对其他东西都没兴趣,不和成年人说话,不出门,吃饭很少,运动很少,不学习,这不就是极简模式吗?

也许这就是最适合他们的生活和成长方式,只是我们按照生活常识来判断,这种生活方式不现实,但我们的常识真的就是准确的吗?大家都要三思。我们的家长老师按照所谓的常识整出来的中国教育,如今不是出了大问题了吗?

进入2024年,人类的脚尖已经踏入了人工智能时代,很多本来属于传统白领的办公室工作都已经被人工智能代替,包括编程和文案写作,体力劳动方面的大规模替代估计也很快会开始,不难想象,个人能力方面的极简模式也许在几年之后就会成为主流,成为优势,因为一个人生活中的大多数方面都可以让机器人让人工智能程序来做,自己只需要做擅长的就可以了 – 比如玩出新名堂。

我猜,将游戏和教育结合在一起的新产品已经在路上了,在传统学校读书会越来越没有必要。

另外,玩游戏可以赚钱,不需要是专业选手,普通人也可以通过设计什么游戏的配套,比如皮肤、道具等等卖钱,或者代人打游戏升级等赚工资,这些门路虽然我们这样的成年人看不上,觉得玩物丧志,但实际上如今的成年人世界里,无数的所谓工作也都是吃喝玩乐,没有比玩手机游戏更高大上,对社会的建设没有推动作用。

这些游戏和短视频都属于奶嘴文化,适合那些心智不太成熟的人,比如这些少年儿童,部分原因是他们的童年太单调了,基本上都是在鸟笼子中度过的,到了少年阶段,只好通过各种搞笑的短视频来认识社会,然后通过游戏来拓展想象力,以及学习社交。

山水学堂的教育模式是这样的,我基本上不会主动提出要教他们什么,因为我能教的,大多数他们都不感兴趣,或者不懂,而他们感兴趣的那些游戏和漫画,我实在是一窍不通,那就不要勉强。我尽量在硬件方面完善学堂的各种功能区,让他们想画画的时候有个画室,想看电影的时候,有个媒体室,想唱歌的时候有个卡拉OK房。同时,做这些改造都是我自己在做,因为需要降低成本,也降低了整个山水学堂的运营成本。他们不想动手参与这些建设,我也不勉强。另外,他们如果有需求,有问题,有想法,我尽量不反对,不阻止,哪怕有一定的风险。

这也可以说是极简模式,至少对学生来说是,因为他们不需要花太多心力去对抗来自成人世界的各种责备、埋怨、强迫、催促、过时的知识技能,能够集中精力去寻找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对我来说也不麻烦,因为责备、埋怨、强迫、催促对我来说也很费神费力。

我知道大多数家长还是觉得,孩子的一些弱点需要强力纠正,要不然长大了会无法适应这个社会,这在以前是对的,但如今是错的,因为如今这一代人从小就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他们很多人需要先疗愈,而在疗愈期间是不能强力纠正什么弱点的,否则会伤筋动骨。

另外这一点再强调一下,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是不明白,西方发达国家比如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到了一个什么水平,会对我们中国普通家庭产生什么影响。如今的整个社会背景已经不一样了,人需要具备的生存技能已经完全和我们这一代人不同,所需要学习的知识,还有什么文凭证书等等,都需要重新梳理了。比如说,十年前我们还在强调洗衣做饭这样的自理能力,现在看来也不是必须掌握的生活技能了。


由于微信公众号山水营地被封一个礼拜,先临时在这个备用公众号上发表我的文章。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