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山学校》与《窗边的小豆豆》

这是两本书,和我们山水学堂所倡导的自由教育密切相关,其中,《夏山学校》是英国一位叫做尼尔的老一辈教育家写的,他应该是公认的自由教育社区的全世界的祖师爷,如今早已去世,他创办的英国夏山学校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窗边的小豆豆》是一位日本女性写的,她曾经在日本的一所自由学校读书,这是她成年以后的回忆,这本书更有故事性,在中国的知名度更大。

但我只读了大约三分之一就没有读了,因为当时在张家界和人合作办学,事情太多,另外我更喜欢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非鸡汤文章,比如来自英国的《夏山学校》。过去这七八年,我读过的为数不多的书里,这本书给我的冲击力最大。很难想象,英国在那么多年以前,就有这样一位杰出的民间教育家,在用一生的时间倡导非主流的自由教育,也就是放养,强调民主、投票、强调学生和老师校长在学校建设大大小小方面的平等权利,学生甚至有权投票开除校长,也是创始人,还有,他们当然也可以拒绝上课或者参加一些集体活动。

这样的学生在学校学习的主要是全面对接真实社会的谋生技能,包括管理自己的生活学习,和管理一个团体。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在学业上往往表现一般,但走上社会后,在生活质量、抗挫折能力、在幸福指数上似乎比一般同龄人要高。

这也是我们山水学堂的基本教育理念。传统学校和家长的教育理念是牺牲孩子的幼年、童年、少年,包括他们的快乐和健康,来换得未来的大学文凭和平安,我们不认同这样的教育,我们相信,只有在幼年童年时期是快乐的健康的,长大以后才会健康快乐。就好比一棵小树苗,一只小猫小狗,如果小时候的天性被压抑被摧残,很难想象长大以后会安宁幸福。

国内其实还有为数不多的类似我们这样的机构,都不敢称呼自己为学校,因为都不被教育局承认,我们也因为秉持着截然相反的教育理念而拒绝被收编。

夏山学校也好,美国的瑟谷学校也罢,或者是日本的那所自由学校,招收的大多数都是有些个性,在传统学校不太适应的学生,在中国也一样。有些孩子不是不适应传统学校,而是家长不认可,但这样的家庭不算多,而且这些家长会选择将孩子送到一些体制外的小众精英学校去,他们的教学比较接近国外的私立学校,比我们山水学堂这类管理更严格,学习时间更多,对很多抑郁症患者少年或者阿斯来说,去那样的小众精英学校不适合,只能来我们这样的更宽松的环境。

但是大致读完《夏山学校》,我也有一些疑惑,这本书里基本上没有涉及到家长,全部都是写学生,我相信,尼尔和家长之间肯定也有很多的争辩和冲突,哪怕是在英国这样的国家,他出于隐私等原因没有写出来而已。这是一个遗憾,因为解决家长的问题是教育的关键一环。当然我也理解,西方国家的国民接受夏山学校这样的自由教育理念比中国人要容易得多,不会和我们国家的体制外机构一样,学校教育孩子的同时,还需要教育家长。

对我来说,更是觉得,家长比学生要难缠,哪怕我这里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受过伤害的,本来很敏感或者倔强,他们往往都有一个非典型家长,而家长比孩子要强势很多。

尼尔生活的年代,西方世界的心理学和现在相比还有些稚嫩,所以他的书里,对学生人性的剖析一方面非常深刻,达到了那个时代的令人叹为观止的高度,但同时也有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他的书,拿到中国来,也会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因为中国国民基本上都没有体验过真正的民主自由,大家从小到大 接受的教育都是不完整的。

昨天和一位家长谈教育,她一直在强调学科知识的重要性,我就问她:“你说说,数学到底有哪些用?”她说了很多科学研究等方面的用途,还提到了思维模式等,但没有列举任何一个和普通人的现实生活有关的用途,我开始意识到她其实是糊涂的,就问:“那你说说,数学和英语,哪门功课更重要?” 让人排出第一第二往往能够快刀斩乱麻地理出一些头绪。

她说都重要。这又是一个摸棱两可的回答。我又问:“那你再说说,语文和数学,哪个更重要?” 她说数学,然后我就不做声了,觉得没必要再交流。

语文比数学更重要,在任何国家,母语是绝对的第一重要的科目,这应该是常识。我很惊讶,中国家长中竟然会有连这个常识都没搞清的人,可见我们的大脑被摧毁得多么可怕。很可惜,在中国,这样的妈妈在主导着孩子的教育。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