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与形式主义

我讨厌过生日,也不喜欢参加生日派对等群聚活动,在微信群里看到有亲戚朋友对寿星发出一声声祝福,我也会翻过去,不是我冷漠,而是我觉得这有点形式主义,没太多意义。假如是我的生日,不管多少人祝福我生日快乐,我都会希望这一页快点翻过去,因为生日只会让我提醒我自己又碌碌无为地度过了一年。

我从来不会说别人肤浅,但不熟悉的人可能认为我冷漠(熟悉我的人不会),其实这是一个选择问题,各有各的理由,对大多数人来说,生日祝福拉近了人之间的距离,让人团结友爱,对少数人,比如我,来说,生命短暂,我想多做一些更有意义的,对社会有实质性推动的事情,这应该也无可厚非。

为什么我会这么有紧迫感呢?我猜想这和我的个性中的棱角有关,有棱角的人,生活中不如意的时候比较多,作为生命就会有紧迫感,就和现在大多数父母的教育焦虑差不多,有紧迫感的人来不及关注生日这种小事。至少我下意识里是这样想的,其他人我不知道,我也很少碰到讨厌过生日的人,如果你也是,欢迎留言。

如果你家孩子也不喜欢过生日,那可能也是一种生活不如意的迹象。

同时,过生日是一种社交活动,我是谱系人群中的一员,天然地不喜欢社交,这也是原因之一。为什么不喜欢?因为我和大多数人不是一类人,没多少共同语言。如果过生日的是我们这个小圈子里的一员,其实我大概率也会送上一声与众不同的生日祝福的,比如开个小玩笑,或者讲个小故事之类的。这跟我当年去美国的经历有些类似,到达美国之后,我也去参加过一些比较大的聚会,并没有什么社恐之类的感触,反倒比其他一些内地去的人更放得开,在那种环境下,他们才是异类。

谱系是我们这个领域的一个名词,大众一点的说法就是自闭症系列。如果你也不喜欢参加生日聚会,有社恐,很大概率你也是谱系中的一员。如果孩子厌学,有70%的可能性属于谱系,只是程度不一样。厌学有一些常见的原因:受不了太多的约束,比如课余时间不能玩,与同学关系不好,讨厌老师,偏科,有些课程觉得实在无聊等,这些都是属于阿斯的特质。

谱系人群的一些共同特征是:对人不太关注,对事物更关注,对身边的人不太关注,对远处的陌生人更关心,跟朋友打成一片,对家人则可能显得冷漠。。。由于这些特征,阿斯(也就是谱系)人群比较适合做那些抽象领域的工作,也就是关注事物而不是关注人。这大概是进化的产物,因为作为一个动物种群,如果所有人都只关注自己和家人,不关心远方的事物,不关心陌生人 ,那么这个种群是没什么希望的。

其实我也知道在微信上祝福别人生日快乐只是几秒钟的事情,但我就是不想去做,我也知道对我虽然没意义,对过生日的人是有意义的,但我就是改不了,所以你看,在这个方面,我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而这也是谱系人群的基本特征。但这里所谓的以自我为中心,其实是社会主流对我们这个少数族群的一个偏见,并不科学,也不公正。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很善良,很多人在做社会公益活动,起码并不自私,不同的人,只是在不同的方面表现出固执而已,比如说,社会大众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是特别以自我为中心。

我们这些少数群体的这种坚持其实对整个人类种群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不需要一个部落里所有人都这样刑事,但有少数人是这样的性格很多时候是好事,假如部落里有人生日,如果所有人都去参加这个生日派对,没有人放哨,对部落来说是很危险的行为。那些天生不喜欢生日派对的人,是最适合放哨的,因为他不会偷偷跑回去。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大多数人看不惯的行为,在人类漫长的部落社会时期,可能是很正常而且必要的,所以就以基因的形式固化下来了,这不是一个态度或者道德层面的问题。同样,大多数人如今的很多行为,其实是很幼稚甚至愚蠢的,在古代和部落社会时期也许发挥过一些正面作用,但到了今天实在是社会的肿瘤,比如攀比、排场、面子、等级观念等,都是重视人际关系的形式主义,在当今这种信息时代,大多数打交道的对象可能都是陌生人,这种过时的小农经济时代的习俗,早就不合时宜了。

反倒是我们这种现实世界里有社恐的人,在网络上面开始鹤立鸡群。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