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起大落的人生

美国有一个被媒体描述为全世界最强壮的男人,他年轻时有四百多斤重,很颓废和沉沦,后来开始奋起,先是减肥成功,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后来退役后,不仅能跑42公里的马拉松,还能跑300多公里的超级马拉松,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他还写了两本励志畅销书。今天早上在听一位媒体人 – 也是斯坦福大学一位教授 – 对他的采访,感觉他的人生故事是很典型的大起大落模式,我自己的人生也类似,兜兜转转一大圈又回到了农村。这个美国壮士的人生不仅仅对眼下不得志的普通人是启发,对广大阿斯人群更是启发。

为什么对阿斯更是启发?因为所有的阿斯,以及 ADHD 人格,甚至自闭症患者,天生不适合平缓的人生路径设计,所有这三种人,都只适合闯荡大起大落的人生,上坡下坡没完没了。通过倾听上面这位美国朋友的采访,我觉得他也是阿斯或者ADHD中的一员,普通人不会让体重到400多斤,然后竟然还能加入海军陆战队,甚至都不会去想,普通人也不会写出两本励志畅销书 – 阿斯和ADHD往往在某个方面见解深刻。

他的故事再一次说明了,具有阿斯这样的极端性格的人,是有机会活出自己的光彩的,只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是,阿斯要么活得光彩夺目,要么活得狼狈不堪,就和在学校里一样,阿斯要么是学霸,要么是学渣。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阿斯的极端性格有轻有重,严重的阿斯面对的障碍太大,无力克服,不太严重的阿斯面对的人生陡坡没那么高,很幸运地都翻过去了。越是严重的阿斯,接近自闭症的,理性的力量越是薄弱,而理性是智慧的核心,如果理性严重缺乏,那就是智慧严重缺乏,也就是白痴。反过来,阿斯不严重,理性的力量越强,那就不会过于固执己见,能够反思,能够学习,生活不会太难。

阿斯是介于普通人与自闭症患者之间的一种人格,也就是介于极端与正常之间的,有时候极端有时候理性的一种人格。如果得到合理的工作机会,一个自闭症患者可以成为天才,阿斯没那么严重,有更多的机会成为成功者,但成为天才的可能性也没那么大。

而ADHD人格,在我看来,就是介于普通人与阿斯之间的一种性格特征,他们没阿斯那么偏激,人际关系更好,人生会更平稳,比普通人而言,他们的人生路径会起伏大一些。

前天我们山水学堂有一个学生发生了自残行为,昨天我和她交流了一下,猜测她是因为对生活没有希望,对自己身上的这些毛病很无力,所以发生了自残行为,她点头,确认了我的猜测是对的。

其实大多数自残行为和抑郁症患者,都是因为对生活没有希望,知道自己身上有一些毛病,但就是没办法纠正。是的,抑郁症患者的本质其实是无力克服身上的弱点,同时旁人也很难真正帮他克服这些人性弱点。

我告诉我的这个学生其实是有希望的,具有这种人格特征的人,注定了会经历一场大起大落的人生,眼下正在经历人生的低潮,但只要撑过去,在最低点培养一些向上的微习惯,让这些微习惯随着自己成长壮大,帮助自己去克服性格中的弱点,就能凭借自己的天赋,爬上一个很高的位置。关键是规划一条适合自己的人生路径,能够发挥自己的长处,同时避开自己的性格弱点。

比如对我们山水学堂的几个学生而言,他们大部分都更擅长艺术创作或者其他创造,不适合需要承担很多责任和压力的工作,而传统学校正好相反,不需要创造,同时还需要面对无尽的功课作业和压力,还有约束,那就尝试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设计,比如以后当一名漫画家,可以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创作,不需要和人打交道,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想睡觉就睡觉。

这些脱离体制内教育的学生,大多数都是类似的人格特征,他们都可以走另外一条没那么循规蹈矩和平缓的人生,别忘了,如果骑着一辆好单车,在上坡下坡之间同样可以飞驰,速度不见得比跑平路更慢,关键是,如果你知道前面注定是上坡下坡,记得给自己准备好一辆自行车,不要走路。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