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美国一场关于女性堕胎权利的世纪之争,以及基督教的影响力

今年七月我们会有一群小伙伴一同前往纽约,然后是波士顿、芝加哥、阿肯色州,从东部到北部到中部,算是横穿半个美国。起点是纽约,然后是波士顿,这里是美国文化最先进的地区之一,思想前卫而包容,而穿过圣路易斯到阿肯色州,则相当于到了中国的贵州,一个温暖的内陆地区,这里的文化要保守很多。

要了解美国文化,就要去观察这种美国文化上的巨大断层,有一个话题很具有代表性,就是关于女性堕胎的权利,西方社会在这个问题上分为严重对立的两派,保守的基督徒坚决认为:女性没有堕胎的权利,因为只有上帝才有权利夺走人的生命,肚子里的孩子哪怕还没有任何意识,也是一条人命。另外一派则认为:这个权利不应该在上帝手里,应该由这个婴儿的父母来决定,尤其是母亲。

以前由于大多数美国的州都不允许堕胎,导致很多小女孩很早就做了妈妈,辍学,一辈子穷困不堪,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有些女性是被强奸的,更是拼命都不想怀上罪犯的孩子,但没地方可以做堕胎手术。曾经有一个私人医生公开支持女性堕胎的权利,并且私自给前来的女性施行手术,结果被一个宗教狂热分子用枪打死在自己的诊所外面。

历史上美国一直是一个基督教国家,以前宗教势力很强大,女性一直没有获得自己来决定是否堕胎的权利。六七十年代,美国思想方面取得了很多突破,包括黑人民权运动、嬉皮士、女权运动等等。1973年美国妇女终于打赢了一场至关重要的官司,从此以后赢得了与上帝之间的这场旷日持久的关于堕胎权的争夺,在那场官司过后,最高法院作出裁决,从此以后各州不允许限制女性堕胎,这个法令持续了几十年。

但宗教保守主义者仍然数量庞大,他们很生气,一直在各种选举中左右着美国的政治走向和法律的制定,导致2022年,美国最高法院又将那条关于堕胎的决定权交还给各州。

之后这几年,变成了有些州修改法律,禁止妇女堕胎(比如6周以上的胎儿),有些州则继续支持女性的权利。

一般而言,民主党人都是支持女性堕胎权的,比如现在的总统拜登,而共和党人则大多数比较保守,认为女性没有权利决定肚子里婴儿是否要生出来。

中国没有这种宗教信仰,所以从来没有这样的争论,这也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很重要的一个区别。如果我们这次美国夏令营,能够让团员们从很多类似的角度观察到中美两国文化差异的根本原因,找出我们国家的那些最深层次的,最隐秘的问题,然后开始思索救国之道,那就太棒了。

只是估计,如今的中国少年们早已经没有了百年前梁启超们的那种意气风发,没有人敢于朝这么远大的理想去思考和前进了,中小学生更没有,对他们的嬉闹最严重 – 只有大学生没有了学业负担和家长约束,多多少少还会冒出来几个胆子大的。

除了宗教的角度,还有饮食习惯、出行交通工具、语言结构、法律、国家体制、地理环境、男女平权等等,其实都从根本上决定了国民的命运,这些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美国夏令营2024东海岸之行的讨论话题。

发达国家大部分是基督教为主,而欠发达国家大多数不是,这些欠发达国家大多数是信仰佛教、伊斯兰教和“德国老妈教”,这些教派都有很明显的硬伤,比如佛教太关注个人的修行与形而上的东西,对现实对建设物质世界关注不够,佛教徒从来不会兴建医院,从来不去办学,对科技、艺术等等都不关注。

伊斯兰教唯我独尊,对教徒尤其是女性教徒和边缘人群的各种限制很多,对异教徒以及伊斯兰教内部的其他教派赶尽杀绝,动不动就搞恐怖主义,导致如今在西方社会人人喊打。当然他们也同样不办学,不开医院,更别说跑到一个落后的国家去办学、办孤儿院、办育婴堂了。基督教之所以在过去几百年里成为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一支力量,和他们这种关心外面的世界,包容落后世界的格局密切相关,是基督教将我们这个纷乱的世界整合为一个整体。

德国马老板的教和伊斯兰教有些类似,都是强调对民众各种限制,对不同信仰各种压制,强调听话,强调领袖。

如果49年之后中国有心仰子哟,也许整个国家的走势会大不同,毕竟基督教与佛教都倡导仁爱,同时伊斯兰教在这边不是主流,也不可能成为主流,可惜这三者都被一种来自老妈教踩在脚下压制了多年。这三种宗教在这个国家的命运转折,直接导致了这个民族接下来的几十年命运多舛。

好像民国时期是有人呼吁或者尝试过让基督教成为中国的主流宗教的,但半途而废,好可惜。

不是所有的基督教国家都成了发达国家,其中有些是穷国,但即使是穷国,也不太会发生种族灭绝大屠杀之类的事情,为什么?因为基督教的教义里,没有坚决消灭异教徒这条,相对包容 — 只有伊斯兰教和老马教明目张胆要消灭异教徒或者其他派别。几乎所有发生过剧烈内部震荡、内部种族灭绝、恐怖主义战争的国家,都能看到有一方要坚决消灭另外一方,国民被长期嬉闹的思维模式中,天然地不能包容不同的政见和信仰,完全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个国家不可能祥和而强大。改革开放之后之所以迅速崛起,就是因为对很多东西具有了包容心,很多来自于西方世界资本主义阵营的毒草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现在开始倒退,是因为越来越没有包容心了。比如八九十年代,国民对日本的态度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多城市和日本城市结为了姊妹城市,比如长沙与日本的鹿儿岛,现在谁还敢做这事?!

在美国,具有包容心的东西沿海地区都是比较发达的,而缺乏包容心,宗教信仰方面唯我独尊的地区,比如中部和南部,都落后很多。

我们的人生也是一个由很多人组成的群体,大家共同向前走一段路,如果主角与身边的人和谐相处,尽可能包容不同的人性、不同的生活态度、信仰、性取向,这一趟行程才会有趣而轻松。

家庭算是一个大一点的生命,有若干主角,大家一起同行。中国当代社会那些发生了自杀和惨案的家庭,基本上都有一个或者两个成员很强势,没有包容心,你必须服从我,因为只有我说的才是对的:“你必须认真学习,你必须考上好学校,赶快完成作业,早点起床,放下手机。。。”

中国父母最常念叨的话包括: “ 人都要成家立业的,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哪怕自己一生婚姻根本不幸福,夫妻俩经常当着孩子面吵架)。。。赶快生个孩子。。。你学学人家。。。”这些父母的人生态度和思维模式很固化,眼里只有一条路,很少听到他们说:“孩子,不管你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我都支持你。” 这样的父母注定了会与孩子之间会渐行渐远。

一百多年前我们也有很多规矩,小姑娘要缠脚,哪怕血淋淋地流脓发臭,男人要留辫子。。。”这些在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丑陋邪恶的规矩在当时可是非常正统,你有没有尝试列出一个清单,看看当今社会的哪些规矩到了一百年后会被后人嘲笑的?我觉得,今年暑假到了美国,一定组织一个这样的讨论会。

伊斯兰国、塔利班则要求妇女必须戴上面纱才能出门,不许喝酒,不许看电影。。。这些在中国人眼里也都很邪恶与可笑,可是你知道吗?这些中东国家大多数是没有忘了长程的,只有我们有。你笑人家,人家其实也在笑话你。

宗教应该是以人为本,而不是神,神既然本来无所不能,应该先照顾弱小的人类的需求,如果一种宗教要牺牲怀孕妇女的权益来执行神的要求,那这样的宗教是有问题的,如果一个男人要求妻子出门必须从头到脚用黑纱覆盖才凸显出男子气概的话,这样的男人很弱鸡。

肚子里的胎儿不管算不算一条人命,这条命也没有怀孕妇女的命要紧。

这些都是选择题,是一个时代作出的选择。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类似的选择,都是将某种教义、规矩,某个形而上的东西凌驾于个体的生命权益之上,比如所有的邪教都会强调教徒对教主进行顶礼膜拜,教徒要献出金钱、自己的肉体、孩子的肉体等等,甚至还有将孩子交出来插在刀上当活祭的。集体的利益至高无上,个体无足轻重,是可以被压制被牺牲的,包括童年。在这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环境里,矛盾不可能调和,只能以一种血腥的方式爆发。

危害这个世界和平的除了宗教冲突 — 主要是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之间 — 还有种族主义。

1994年春天,非洲一个叫做卢旺达的小国发生过震惊世界的非常血腥的种族屠杀,相当于整个国家人口的八分之一被杀死,其根本冲突就是种族主义。中国教育老是挑起对美驲的仇恨,其实也是相同性质,眼下可以用种族主义来转移百姓的注意力,将怒气转移到外面的敌人身上,这样大家就忘记了内部的矛盾,将来某一个孩子长大了,很难保证他不会将这种仇恨带入到某一件决定整个民族命运的事件中去。

如果一个美国老师在课堂上去讲相同的内容,是违法的。日本以前被军国主义拖入战火,造成两颗原子弹落在广岛长崎,所以对这种教育尤其敏感,连爱国主义都不能教,因为爱国主义容易转化为民粹主义、种族仇恨。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