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里斯·贝当古(José Solís Betancourt)作品——尊重历史

室内建筑设计:理查德·威廉姆斯建筑设计事务所(Richard Williams Architects)| 室内设计:索里斯·贝当古设计事务所(Solís Betancourt)
传统餐厅设计在华盛顿悄然隐匿着这样一座房子,它矗立于一片美丽花木的包围之中,带给人雅致宁静之感。正因为如此,它可能更适合处于遥远的乡村,而不是位于现在这个距离使馆区只有几分钟路程的地方。像这样的房子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它们背后通常都有些历史,有个具有艺术鉴赏力的屋主,雇佣了技艺高超的建筑设计师、精明机敏的室内设计师,有的时候还有艺术感敏锐的景观设计师帮忙。但是即使像这座房子一样,具备上面的所有条件,有些时候仍要倚赖某种神秘的元素,才会使得完工后的建筑在整体上比它的各个独立的部分更能让人产生共鸣。
而对于这座华盛顿度假别墅的室内设计师——何塞·索里斯·贝当古(José Solís Betancourt)而言,这种共鸣则来自于他的客户对于艺术品、古董以及书籍的热爱。索里斯·贝当古说:“在我所在的行业领域中,你总是能遇到这样的人。他们钟爱漂亮的事物,而且愿意把它们购买下来并用其进行装饰。但是却很难遇到能真正深刻地了解这些事物、并且沉浸其中的人。而此座别墅的屋主对于学习和阅读的热爱,使得他们以及他们的房子显得与众不同。”
索里斯·贝当古的客户是一对颇有成就的夫妻。当他们决定在华盛顿寻觅一处更宽敞的住宅的时候,他们向自己的室内设计师和建筑师理查德·威廉姆斯(Richard Williams)寻求了意见。在经过漫长的搜寻之后,他们碰巧遇见了这座由建筑设计师詹姆斯·W·亚当斯(James W. Adams)于1932年设计建造的都铎风格的房子。这座两层的别墅不但宽敞,而且相当坚固。它采用的是重型木结构系统,硬砖外墙,菱格形铅条镶嵌的玻璃窗,以及土陶色瓦片屋顶。
威廉姆斯解释说:“基本上别墅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做太多的改动处理,但实际不是这样的。我们把别墅大部分的表面都做了改动,安装了新的线路、新的系统、新的窗户还有几扇新的门。我们为客户不断扩大的图书室重做了很多木工,重新设计了图书室里的壁炉和全新的厨房,并运用天窗,为二楼一些被遮挡住的空间带来更多的自然光照。我们还对楼层平面做了适度的修改。总之,我们对于整幢别墅的设计始终试图做到尊重过去,这真的就好像是在传递着某种精神”。
索里斯·贝当古也在传递着某种精神。他的设计跨过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回溯到十八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乃至古代,而屋主的艺术收藏品也大多集中在这些时期。索里斯·贝当古说:“我之所以会对这幢别墅的室内设计感兴趣,是因为其不仅仅是一项室内设计的项目,而且还承担着如同博物馆馆长一样的职能。我所面对的一个核心的挑战就是如何编辑、分类、展示这些有魅力的艺术品,并让其尽展光辉,但同时又不能让这座房子看上去像是一个博物馆”。
索里斯·贝当古的客户很明确地表示希望他们的别墅有家的感觉。他们希望其既美观又兼具实用。他们想要一个吸引人的早餐厅,希望图书室成为别墅的核心并且配备先进的音乐系统。起居室要可以容纳一架钢琴和一架有键竖琴,因为他们经常会演奏这些乐器。
而说到室内设计,它既要反映出客户的品味,更要体现他们敏锐的艺术感。索里斯·贝当古说:“屋主夫妇都是很拘谨的人。他们的社交圈子不大,而且总是呆在图书室里。在大多数的下午,他们喝着茶,听着音乐或者演奏乐器来消磨时光。或许他们的艺术藏品在更现代的环境中看着一样的绝妙,但是这座带有强烈建筑元素的都铎风格别墅,以及我们搜罗到的传统风格家具,与屋主严谨的生活态度更加的吻合。”
起居室很宽敞,有一个讨人喜欢的壁炉,房梁裸露于外,光线充足。这里无疑是别墅最正式的房间。索里斯·贝当古通过安放一对红木雕刻的书柜(一个已有年代了,另一个为技艺极高的复制品)、一块巨大的奥布松地毯和配套的长沙发,强调了起居室的内在品质。但是同时他也兼顾了房间的预期用途。
图书室同时获得了来自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的密切关注。为了解决壁炉烟熏的问题,壁炉被设计成向前突出的样式,这样相应地为书籍以及音响系统创造了额外的空间。新做的橡木木工被加以染色处理,以模仿木器因年代久远而产生的美丽光泽。这里的家具与别墅各处的家具一样,都是特别为这座别墅购置的。索里斯·贝当古说:“我们去了法国、英格兰和纽约,想找一些即使是在那些画作和古董面前,也毫不失色的家具产品。”
尽管别墅的设计偏拘谨,但是别墅同时也具备更随意、更舒适宜人的空间。举例来说,离起居室不远,之前的一个带屋顶的露台被改建成了女主人的私人书房,浅绿色调的地毯和书柜的紫红色天鹅绒隔板是房间的一个亮点,其设计灵感来自于起居室里悬挂的Vittore Carpaccio的画作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aints Cecilia and Barbara。别墅有一个正式的餐厅用于宴客,而早餐厅装有通往花园的落地玻璃门,格子形天花板,具有温暖气息的整面墙的书籍,很明显则是日常的休闲场所。
在二楼,氛围则显得更加轻松随意。其中一间客房带有日本风格,而另一间则是法式风格。主卧的墙面被粉刷成浅紫色,摆放着镀金的家具、定制的四柱床,有一面巨大的丝质护墙板以及一套色彩搭配和谐的书籍。
色彩搭配和谐的书籍?索里斯·贝当古能够顾及到如此程度的细节,那么他究竟是把自己当做设计师,还是当做博物馆馆长了呢?他大笑着说:“这个问题很简单。这是贝当古式的强迫症在作怪。因为如果没有这种执念,是做不成好的室内设计师的。”
 
何塞·索里斯·贝当古(José Solís Betancourt)接受委托为华盛顿一幢建于1932年的都铎风格别墅做室内翻新。理查德·威廉姆斯建筑设计公司(Richard Williams Architects)与之合作进行这个项目。
起居室。沙发上的锦缎,来自Schumacher公司。长沙发上的布艺产品,左边的来自Bergamo公司。踏脚凳来自Kentshire公司。幔帐、丝缎以及纱帐来自Scalamandré公司。带穗布艺产品来自Osborne & Little公司。奥布松地毯出自FJ Hakimian公司
 
房子几乎全部被藤蔓包裹起来。别墅的外观采用硬砖。
 
在餐厅,一条由Scalamandré公司出品的丝质挂毯将一系列Albrecht Dürer的版画收藏品和谐地统一在一起。《站在天使撑起的帷幕前的抹大拉的玛利亚》大约由Master of the Parrot创作于1525年。黄铜的吊灯出自H. M. Luther公司。椅子的丝质织品来自Manuel Canovas公司。
索里斯·贝当古为女主人的书房设计了一个小巧的古堡式沙发。
宽敞的展示空间、高高的格子天花板以及多个内置空间装点着这间摆满了书籍的早餐厅。在书柜中间、餐桌旁边悬挂着的是Auguste-François Bonheur的油画《公羊头》。摄政风格的椅子上的布艺产品来自Brunschwig & Fils公司。纱质薄窗帘来自Pollack公司
展示柜上的是一组古希腊工艺品。哥特式座椅的布艺产品来自Beacon Hill公司
图书室有很多建筑细节,如裸露的、刨凿得很粗放的横梁还有带有哥特式拱形的壁炉。遮光罗马帘来自Robert Allen公司。窗帘布艺来自Manuel Canovas公司。
主卧里摆放着索里斯·贝当古设计的镀金四柱床,床柱的顶端还有球形装饰。一块19世纪晚期的中国丝质刺绣镶板覆盖着床后的那面墙壁。床脚是一个路易十六风格的雕花镀金鸳鸯椅,床边则是一个路易十六风格的大理石桌面的桌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