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思尔斯(Stephen Sills)、詹姆斯·胡尼福德(James Huniford)作品——瑞吉酒店(St. Regis)


室内设计:思尔斯胡尼福德室内设计事务所(Sills Huniford Associates)作者:Gerald Clarke 摄影:Durston Saylor
那是1904年,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是当时的美国总统。那时的美国联邦还只有45个州,而today这个单词在书写的时候中间还有个连词符,比如那年九月四日某家报纸头条新闻的标题就是《豪华酒店瑞吉今日开幕》(Palatial St. Regis To Open Its Doors To-Day)。瑞吉酒店位于第五大道和第55街的交汇处,而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所说,瑞吉酒店是“美国在家具陈设和室内装饰方面做得最好的酒店。”
时代在更替,拼写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然而作为纽约最古老的豪华酒店,瑞吉酒店给人的印象却一如往昔,就像一个既舒适又优雅的殿堂。因此,由史蒂芬·思尔斯(Stephen Sills)和詹姆斯·胡尼福德(James Huniford)组成的设计团队,是怀着既尊重又敬畏心情,着手进行工作的:他们要让这个已有百年历史的著名酒店的室内装潢增色生辉,并赋予其崭新的且更和谐的外观。胡尼福德说:“过去这里也曾有过一些零零碎碎的改动。而我们希望我们的设计能够考虑到酒店的全景。”
他们尊重的,是酒店杰出的法国学院派新古典主义装饰风格的设计(Beaux Arts design)。而他们所敬畏的,是酒店传奇般的历史(马克斯菲尔德·帕里什创作的壁画《老国王科尔》,在酒吧台后面延伸了有30英尺长,是纽约市的一个颇具历史意义的地标景观)以及曾经住在这里的各界名流。从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和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到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和约翰·列侬(John Lennon)都曾在这里留下足迹。但是尊重和敬畏并没有转化为缩手缩脚。尽管思尔斯和胡尼福德从未给酒店做过室内设计,但是他们对待瑞吉酒店的设计工作,与为独栋别墅或公寓做设计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他们这样做的理由也相当充分。因为酒店的经理层之所以选择他们,就是因为经理层很欣赏两位设计师为住宅设计的室内装潢,而他们希望他们的客人能够感觉像是住进了一件温暖雅致的公寓,而不是一件毫无生气、冰冷呆板的酒店房间。因此,思尔斯说:“我们没有翻阅其他酒店的照片。我们希望我们的设计,能够具有与之前住宅设计作品相似的风格。”
两位合伙人选用了五名工作人员,并设计出两套配色方案(其中一个是淡蓝色和灰绿色,另外一个则是浅黄色和奶油色),这两套配色方案在他们看来既令人放松又讨人喜欢。思尔斯说:“酒店房间的建筑设计非常漂亮,但是厚重的锦缎窗帘和短帷幔一直垂到了玻璃窗的最低一格,你甚至都意识不到它们后面有一扇巨大美丽的玻璃窗”。
思尔斯和胡尼福德摘掉了窗帘和过大的帷幔,挪走了大部分的家具摆设。而且除了桌子和路易十六时期风格的椅子以外,他们亲自设计了全部的家具,包括可以弹出电视机的壁橱,还有衣柜和灯具。胡尼福德说:“我们的设计通常都有个鲜明的特色,那就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睡床。于是我们给睡床加上帷幕将其打造成如同蚕茧一般的私密空间。瑞吉酒店拥有广泛的客户,包括摇滚明星和皇室成员在内的各色人等,而我们希望让每一个人都能够住得舒适。”
然而,摇滚明星也好,皇室成员也罢,他们都和普通人一样对家具和布艺产品很挑剔。思尔斯和胡尼福德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找到适合的材料。这些材料不仅外观和触感上要和私人公寓所使用的材料相似,还要经久耐用、达到防火标准。而他们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思尔斯说:“就算把我们选用的织物面料扔到烈火之中,它们也不会燃烧起来的。”
一个世纪之前,酒店的一个宣传手册曾经这样夸耀说:“任何病态的只追求原创性的请求,都不会打动瑞吉酒店的建筑设计师”。这实际上说明了,酒店最初的设计者们更喜欢克制适度的设计,而不是浮夸摆阔、卖弄虚饰。思尔斯和胡尼福德遵循了同样的原则——峨眉淡扫胜过浓妆艳抹。以大理石和黄铜为材质装修而成的酒店大堂,并未做任何改动,只是为椅子更换了新的布艺产品。而在干邑品酒室,他们从蒂凡尼(Tiffany)吊灯上得到灵感。思尔斯说:“我们想保留这盏绝美吊灯所传达出的设计精髓,于是我们用象牙色和烟草棕为房间增添了某种东方设计风格。当你在品尝干邑白兰地的时候,是不会希望满眼看到的都是干邑色的。”
数代的纽约人都曾坐在帕里什的壁画《老国王科尔》(Old King Cole)前面享受欢乐时光。但是旁边餐厅的客人却发现他们观看壁画的视线被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给遮挡住了。思尔斯和胡尼福德用四盏小吊灯替换了原来的大吊灯,从而开阔了从餐厅望向酒吧、壁画的视野,他们还借用了壁画中的某些颜色(比如茄子色和铬黄),将其运用在餐厅的一些布艺产品上。
由于受到数十年的烟熏油污,壁画本身的颜色已经变得晦暗、沉闷,因此酒店用了六个星期的时间对其进行了翻新。现在,它看上去就和1906年帕里什刚刚搁笔完工的时候一样的色彩鲜明。那首童谣是这样唱的:“老国王科尔是一个快乐的老人,快乐的老人就是他”。现在,即将迈入自己的第二个百年,他以及他身边的三个提琴手看上去更快乐了。
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和约翰·列侬(John Lennon)的最爱——纽约传奇般的瑞吉酒店,在史蒂芬·思尔斯(Stephen Sills)和詹姆斯·胡尼福德(James Huniford)的手中加以翻新,变得更加迷人。
这家酒店建于1904年,其接待区是其法国学院派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一个缩影。阿斯特宴会厅(以酒店的创立者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四世的名字命名)有一个可以喝茶和品尝鸡尾酒的接待室。
在主餐厅,设计师将原有的巨大吊灯换成了多个小一些的吊灯,这样使得餐厅拥有了可以清楚看到酒店著名的King Cole酒吧的视野。长条形软座的织品来自Pollack公司,椅子的布艺面料来自Jim Thompson公司。悬挂在酒吧里的马克斯菲尔德·帕里什创作的壁画,据思尔斯说“之前一直以绿色丝绒做垂花装饰”。它在最近被修复翻新。椅子和酒吧凳的皮面来自Edelman皮具公司.
设计师以深浅不一的象牙色和烟草棕的色调重新装饰了干邑品酒室。沙发和休闲椅的布艺面料为Scalamandré公司的产品。与矮桌和扶手椅一样,它们都是思尔斯胡尼福德设计事务所(Sills Huniford Associates)的作品。地毯来自斯塔克公司(Stark)。思尔斯在谈到他们为227间客房和套房所做的设计的时候说:“我们查看了酒店的档案寻找灵感,但是我们希望营造的是一种家的感觉。”
柔和的黄色和奶油色为套房定下了宁静悠闲的基调。墙面涂料、窗帘布、椅子和搁脚凳的缎面都来自Kravet公司。带有华盖的睡床带有一种亲切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