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is.Tsurumaki.Lewis Architects作品——琼斯中心(Jones Center)的艺术展示馆

建筑设计:LTL建筑设计公司(Lewis.Tsurumaki.Lewis Architects)
简介:LTL建筑设计公司(Lewis.Tsurumaki.Lewis)其位于美国纽约,于1997年由Paul Lewis、Marc Tsurumaki和David J. Lewis创建,曾多次荣获各类建筑奖项。
对于众人皆知的“让奥斯丁保持与众不同”(Keep Austin Weird)的运动而言,其特色似乎更突出地表现在它所反对的事物上(大盒子形商店、地中海风格的建筑、悍马车),而不是它所提倡的事物上。这个口号的支持者认为奥斯丁用不着过分地追随那种主流的、千篇一律的审美。而依照这种想法,那么最近由来自纽约的LTL建筑设计公司(Lewis.Tsurumaki.Lewis Architects)翻新并扩建的,位于奥斯丁闹市区的琼斯中心艺术展示馆,则应该会被奥斯丁人高兴地宣布为足够与众不同、出类拔萃,为他们的城中央地区增光添彩了。而它也确实如此。
有超过4000人参加了10月份为期四天的开幕活动,这也证明了奥斯丁的确渴望更多的文化以及视觉艺术展览场地。艺术展示馆或许是奥斯丁历史最为悠久的艺术机构了(它成立于1911年,原名德克萨斯美术协会TFAA),但是却绝不老套过时。作为一个独立的、私人出资的非营利性现代艺术机构,艺术展示馆展出新晋艺术家的作品,但却并非像博物馆或者代表艺术家经济利益的画廊一样,对这些作品予以收藏。它所推广的项目为展示当代艺术和加强社区参与创造了许多机会。
艺术展示馆的常务董事苏·格雷兹(Sue Graze)说:“拥有一个蕴含一定意义的实体架构对我们所承载的使命而言非常重要。这座建筑位置极佳,而且我们希望能够保留它的历史。但是同时我们也希望这次翻新能尽可能地将我们所展示的艺术表现出来。”
整个奥斯丁市,都还在为1999年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辞去总造价为8400万美金的布兰顿博物馆(Blanton Museum)的设计工作而倍受打击、伤心不已。在这样的一座城市,此次艺术展示馆的翻新简直是光芒四射。或者更准确地说,它的光芒来自于177个4×16英寸大、由LED灯点亮的玻璃方块。这些玻璃方块被嵌进南面和东面的外墙。而这种矩形元素随意分布的设计颇有些LTL建筑设计公司标志性设计的意味。举例来说,该公司在其对于纽约市Lozoo餐厅和Xing餐厅的设计中就曾经运用过相似的设计。LTL的负责人保罗·刘易斯(Paul Lewis)说:“我们并不是随便嵌入各种形态的,而是从整体出发,做出这种嵌入式设计的。”
LTL还将建筑的可用面积扩大为原来的三倍,达到20830平方英尺,从而将其彻底翻新为距离德克萨斯州首府仅有几个街区、位于议会大道上的一个展示当代艺术的胜地。
在奥斯丁,这座建筑最初为皇后剧院,但那时它不过是一个带有露台和简易舞台的宽敞的开放式空间。在1956年,这里成为了一家百货商店(Lerner商店),并且加盖一层,还在建筑的正面安装玻璃窗,修建了面对议会大道的新门面以及延伸到人行道的雨篷。在1995年,德克萨斯美术协会(TFAA)将这幢楼买下,并将其改名为琼斯中心艺术展示馆,随后将其稍加翻新,关闭了不符合规定的二楼。“建筑本身的历史给我们提供了一些设计要素,”刘易斯说:“对于大多数历史性建筑保护工程而言,建筑物的历史中总有那么一个时间点是建筑物最辉煌的时期,而人们会希望能够重现那样的时光。但是这次不同。这座建筑的功能被拉扯向两个不同的方向,作为剧院,它的重点是西边的舞台,而作为商店,它更着重于东边的主干道。我们决定不掩盖其中任何一个特性,而是对两段历史都加以尊重。
这座建筑虽然处于一个历史久远的地区,但是并不是一座历史性建筑,所以在翻新过程中没什么好束手束脚的。然而,对于它的主人和建筑师而言,对其历史的保护非常重要。整个空间被划分出一个入口处的休闲区、一个影音室、一个宽敞的开放式艺廊、多功能室、两间艺术家工作室还有艺术准备区。设计师为户外的表演区增加了一个5500平方英尺的木质屋顶板,还设立了可以放映电影的17×33英尺的大屏幕。行政办公区设在一楼。一楼大堂全部采用玻璃墙,正门朝向街道的方向。原有的雨篷用石膏重做表面处理,修改并延伸其几何形态,将其向内延展,在临街一面形成一个变形的标识——“Arthouse”。混凝土浇筑的地面光洁照人。由21级L形踏板组成的中央楼梯连接着大堂和二楼的主画廊,而且其第一级木踏板经设计,延伸向一侧,恰好成为了接待处的桌子。
设计师选择将过去的印记(南面内墙上的壁画、剧院阳台的遗迹、石雕装饰以及百货商店时期留下的画作)保留下来,而不是简单的打造一个白盒式的画廊展示区,而嵌入墙壁的玻璃块使得外面的日光可以照射进来。实践证明,南面的墙壁也可以用于艺术展示,因此室内安装了一扇重16000磅的可移动墙,这使得整个空间更具灵活性。楼上画廊的第一个展出就是在移动墙的帮助下实现的,它被推向北边,以便展出艺术家詹姆斯·米德尔布鲁克(James Middlebrook)的大型展览。从电梯到屋顶,每一个空间都能实现艺术家与建筑的互动。
“这座建筑将我们的内涵表露无遗,”格雷兹说:“作为一个机构,我们兼具敏捷性与灵活性,而且从没想过要把我们的规模变得多么庞大。我们认为这个建筑表现出了当代艺术的本质,并且对于奥斯丁甚至其他地区的当代艺术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艺术展示馆的正面通过开放式的大厅、变形的标识以及巨大的二楼窗户与街道衔接,其中二楼的窗户还可兼做投影屏幕。

薄板状玻璃方块被镶嵌进南面和东面墙壁的砖瓦层。玻璃块可以传导光线,但并不传导热量。

大楼过去的印迹(壁画和天花板构架)被保留在单独的二楼画廊,而如果需要的话,增添的一扇16000磅重的可移动墙壁为艺术品展出创造出一个白盒形的空间。

在中央楼梯后面,嵌入了一个更传统的画廊空间和视觉艺术室。

一组像是堆叠起来的沙发以及中央楼梯的下半部分占据了大堂休闲区的主要区域。楼梯是由坚实的厚木板条搭成的。上层楼梯由21个L形踏板组成,每块踏板都有500到700磅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