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强烈刺激作为一种温和的神经手术,来改善抑郁症和强迫症状况

对抑郁症患者,还有狂躁症等等,吃药往往不能解决太多问题,根本原因可能是因为,心理问题大多是大脑神经和递质这二者的异常引起的,吃药可以调节神经递质,但无法改变更重要的 – 脑神经回路,所以没太多用。

还有一种常见的对待方式是:包容接纳。

我们这样的体制外机构承接了一部分受抑郁症等困扰的学生,大家的基本方法是给予学生足够的自由和宽容,提供一个没有歧视的群体生活环境,可以玩手机打游戏,一起出去玩,讲笑话等。

这种叫做自由教育的方案,根本原理 — 我自己的总结 — 是在大脑中培养可以对抗抑郁的力量,比如自信心、安全感、归属感、友情、体能等。另外,一些课程比如辩论赛等,可以打开同学们的视野,培养其理性思维,这也是对抗抑郁的重要元素。

但光有这些方法还不够,因为自信心、安全感等等,并不能彻底改变异常的思维模式,也就是脑回路,而另类的偏执的思维模式才是抑郁等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自信或者安全感或者家庭缺乏爱。另外,这条路需要耐心和一定的经济基础,很多家庭在时间上财力上都耗不起,我们需要寻找其他的辅助手段。

什么叫异常的思维模式?在我看来,就是脑回路一个方向,而不是多个方向,也就是常说的一根筋,凡事只看到一个点一个理由,别人怎么解释怎么劝都没用,脑回路一个方向是一个容易理解的但并不专业的说法,这种一个方向的脑回路带来的现实效果就是容易沉迷于自己感兴趣的单一事物,对任何其他事情都不感兴趣,而脑回路朝多个方向走的情况,则预示着对生活的很多方面,包括人和事,都有点兴趣,愿意去关注。

脑回路异常的人容易沉迷、执着、固执,脑回路正常发散的人,对身边人对陌生人都会给予关注,做事情比较理性,方方面面都会尽量照顾到。

那要如何才能改变脑回路本身呢?

以前有些西方神经学家尝试过用外科手术改变大脑局部结构,切断特定区域的神经联系的方式,来治疗一些精神病人,发现很多情况有效,病人的情绪控制能力等有了显著提高。不过这种手术由于不可控,成功率不高,副作用大而被取消了。

我们也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一些这样的故事:某人大病一场之后,性情大变;某纨绔子弟家里遭难,从此变成了一个有担当的人,甚至成了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仁人志士。还有少数来自西方的特殊案例,一个人的大脑严重受损,甚至被切除了一部分大脑过后,这个人的性格也突然大变。

甚至还有一个人移植了别人的心脏后,性格喜好也大变,竟然会带有原来的心脏主人的一些特征。

这种都是通过神经手术等改变大脑结构之后,性格极大地改变的案例,很有效,但这些手术风险太大,目前我们的医学水平还没达到相应水平,但随着如今的人工智能,以及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技术之类的高科技的发展,相信如今受到各种非理性情绪或者人性弱点困扰的人,不需要等太久就可以通过这种脑神经手术而重获新生,在那之前,保证身体健康和乐观非常重要。

另外,眼下其实也有其他方法。

哈佛研究团队发现,外界的强烈刺激,比如打骂,羞辱,也同样可以永久改变一个人的大脑,那就相当于动了一次外科手术,但又没有开颅,也就是说,降低了做脑神经手术的风险和成本,又比爱与关怀更节约时间。

老人们常说,打几次就记住了,看来是有科学依据的。打骂孩子不能作为一种常规教育手段,但在特殊环境下是可以的,比如美国的西点军校就可以,还有国内的新兵训练、海军陆战队训练等等,打骂和侮辱都是很寻常的教育手段。

山水学堂也是特殊教育机构,不是说我们也要使用类似的暴力手段去改造我们的需要疗愈的学生,只是说这是个启发,虽然不能打骂,强烈刺激还是可以考虑。除了打骂和羞辱,还有其他的强硬方式,比如军事训练和野外求生,作为一种辅助手段应该是值得考虑的。

进入美国西点军校的学生一般本来抗挫折能力比较强,性格方面也没有太多缺陷,所以那些学生中大多数能够承受住那种残酷的军事训练。国内这些有心理问题的学生,本身比较衰弱,所以这些方法肯定不能照搬。如何设计他们能够承受得住的强烈刺激,是一个技术活。这种手段和医生下猛药一样,风险很大,掌握得好的话可以很快去掉多年的顽疾,掌握不好则可能会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比如从此成为惊弓之鸟,有些被父母骗到一些网瘾学校的孩子就是这样的结果。千万不能千篇一律地使用同样的方案对待全部学生。

对很多网瘾孩子来说,收走手机,一周后才能碰,就是一种强烈刺激。我认识一个曾经的抑郁症患者,似乎通过超长距离的艰难骑行,让自己治愈了,这也算是强烈刺激。不少家长想将问题孩子送去当兵,去国外,去做苦工,都是强烈刺激。

我想根本原因应该是,这种强烈的刺激能够逼迫大脑生成一些新的脑回路,去思考从来不思考的问题,去应对一直不愿意应对的情况,毕竟人都想活下去。在新的脑回路行成后,神经信号就可以向多个方向传导,这就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模式。

那些一根筋的人,或者沉迷于某种东西无法自拔的,大概都是脑回路或者说神经信号传导方向相对单一的情况,其实抑郁症患者里,也有很多人带有强迫症倾向,或多或少有些一根筋。

人的性格和情绪控制力等等,肯定主要是大脑结构决定的,和家教以及学校教育没那么大的关系,家庭和学校只是通过加压,将人性弱点展示出来而已,在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下,比如童年幼年期,人性弱点是一般不显山露水的。要摆脱性格弱点给自己带来的困扰,根本的方法还是改变大脑的结构。

以前湖南卫视有个电视节目,叫做变身啥的,就是让一个不服管教的富家公子哥或者女孩和一个穷困地区的孩子互换身份,到对方的环境下生活一段时间,这就是一种将强烈刺激作为主要手段的教育形式,效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

不少成年人内心的执念比如好赌、暴力倾向、洁癖、偏执、好色、异常懒、惯偷、诈骗、吸毒等等,都可以考虑这种强烈刺激的手段,与其祸害自己和家人一辈子,不如赌一把。

那接下来就是如何设计这种刺激了,首先是这个刺激的度的问题,下手太轻太重都不行,另外,这是一种针对脑神经的准外科手术,必须一对一,那种一个教官带很多学生的训练方式不合适,毕竟大家性子各不相同,承受这种精神外科手术的能力不同,所以最后的反应也很不一样,少数学生在军训过后内心会受伤。

接受类似变身的生存挑战的孩子需要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对大多数孩子,必须事先告知这是训练,不要骗他们去参加。如果学生事先知道会有这种打骂和羞辱(比如西点军校),并且这是教育手段之一,那么我猜很多学生没那么反感。

那些海军陆战队员在地狱般的训练过后,很明显地整个人的性格与气质都发生了改变,因为那些高强度的训练彻底改造了他们的大脑,但这种外科手术一样的训练也会给他们造成创伤和心理阴影,绝大部分海军陆战队员都不愿意再回到之前的那条路上去。所以,除非是问题很严重的孩子,不要使用这种极端手段。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