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喜欢养宠物蛇、爬虫、昆虫

前两年我带学生长途骑行,有个大约六年级的男孩小张很喜欢甲壳虫,每次来山水营地都会带一个昆虫盒,说起甲壳虫他的话就很多,让我对这个领域开始有所了解。

我们去附近徒步、爬山,经常会看到很多五六公分长,有点像小蛇的金环马陆,甚至不小心还会抓一手,让很多大人孩子惊叫不已,有个孩子跟我说,这种看上去有些恐怖的马陆竟然在淘宝上有人当宠物出售。也的确有不怕这种虫的,不多久有个男孩抓着一条马陆玩了很久,将其弄死了,最后告诉我们 ,原来这种虫子的血是蓝色的,而且粘在手上不容易洗掉。

貌似喜欢爬虫的男孩比女孩的比例更高,这种喜欢,和生活的环境无关,因为那个小张是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他的这种喜欢不是来自于环境的影响,而是一种本能。

原来我在乡下有个表弟,天生喜欢捉蛇捉泥鳅鳝鱼这些,从小不怕蛇,我姑妈说他竟然会将一些活蛇揣在口袋里,后来听他母亲,也就是我姑妈说,我父亲 – 她的二哥 – 小时候也喜欢捉泥鳅鳝鱼这些,兄妹两个晚上可以走很远去照鳝鱼,另外我自己也亲眼见过他徒手捉毒蛇,一条蛇那时候可以卖三十来块钱。看来我父亲的这种天分与爱好,没有遗传到我身上,但在侄儿身上显示了出来。

这世上很多东西都可以遗传。不过,遗传的也许并不是喜好本身,而是某种机制,这样的相同机制,在类似的环境下,引发了相同的行为。

山水学堂有个十一岁男孩阳阳,特别喜欢养益宠,也就是无害无毒的非常规宠物,比如无毒的玉米蛇、王蛇、翠青(类似竹叶青但无毒),他说的益宠还包括其他爬虫比如蜥蜴、变色龙等,但他最喜欢的是蛇。

在原始社会,一个部落中有一两个人喜欢琢磨毒蛇、昆虫等东西,对部落是有好处的,这样一旦有人被毒蛇毒虫咬伤,这个人也许知道如何处理,至少他可以教大家识别哪些蛇虫毒性更强,哪些无毒。这种进化来的优势基因一直传到了今天,可惜现在成了鸡肋,甚至成了笑话。

人的很多用来应付原始社会的动物本性,包括这种特殊技能,在如今这个日新月异的远不同于原始丛林社会的世界里,都成了鸡肋和累赘,很多人需要抛弃上天赋予的天分,从头开始,去学习那些完全没有任何基础的生存技能,他们的大脑中,本来相当大一块区域用来准备原来的天分,只留下部分区域去应付其他的生存需要,现在这剩下的区域需要去应付全部生存挑战,肯定会很费力。除了要在没有天分支持的基础上学习新技能,可能还另外需要耗费精力与强大的社会生存规则对抗,这种日复一日的学习+对抗最终消耗了一个人童年和少年时期成长的大部分内驱力,让他们只能选择躺平,也就是抑郁。

人类身上曾经很多类似的宝贵技能和兴趣,比如观星、算卦,到如今,成了街头乞讨的一种形式,骑马射箭,成了娱乐,大多数具有相应天分的孩子长期需要压抑自己,只在夜深人静之时,才偶尔能倾听内心深处哪些远古的号角,这大概就是大多数抑郁症患者都昼伏夜出的根本原因。

有些幸运儿的天分可能是擅长组织和与人沟通,这些技能到现在还适应,他们发出的声音最响亮。

养蛇虫,也许还有另外一个次要的原因:蛇虫都是被大部分人误解的动物,因为其中有一些是无毒无害的,也不咬人,觉得他们可怕的观念很大一部分应该是后来被大人灌输进脑子的。

蛇的特性和人类中蛇虫一族相似:虽然表面上另类、不合群甚至不讨人喜欢,但其实无毒无害,有其可爱的一面,大家都有各自生存的方式,和生存的权力。所以我猜,喜欢这种特殊的宠物,潜意识里也许是在抗争,表示我其实也可爱,很多人并不了解我,只是凭借表象来对我进行评判,不公平!

不过这只是一个次要原因 –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的话。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喜欢养这些另类的宠物,比如蜘蛛、蟒蛇、昆虫等,我知道有个来过山水学堂的少女也养了几年的宠物蛇,而且她也同样是早就离开了传统学校,不喜欢传统学校。似乎大部分喜欢这些奇怪动物的人,都有些离经叛道,不喜欢僵化的教育。假如你家孩子也是一样,天生属于蛇虫爱好者,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只要选对了方向,比如当一名生物学家,有这样的天分可以节省很多奋斗的时间,比起重新学习一门新的技能,人生不知道要高效多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