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与宽容

阿斯的典型特征是执念,方向对了就是执着,事业成功,赢得人们的尊敬,方向错了就是固执和偏执,让人讨厌,无法与人建立正常的社交联系。不管方向是对还是错,一旦有了执念,就很难做到宽容,因此哪怕从事的是造福百姓的事业,阿斯的人际关系也普遍不好,因此普遍混得不太好,只有极少数幸运儿,尤其是那些不太严重的阿斯,才华盖世,可能成为人尖尖,比如一些企业家、科学家。但即使这样功成名就,即使聪明绝顶,人际关系可能还是个问题,比如马斯克,比如乔布斯。马斯克的大女儿原来是个男孩,18岁后成了个姑娘,并且公开宣布断绝与父亲的一切联系,改母姓。

所以,即使是那么聪明的,对人性看得远比寻常人更透的,能请得起最顶尖的心理医生的人,也无法克服心中的执念,和偏见,可见这些人性的弱点有多么强大和顽固。很小的时候我们应该都听说过一句话:“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说的就是自己大脑中的人性的弱点。

宽容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能力,对阿斯,对普通人来说都是克服人性弱点的一把利刃,也是情商的核心成分。孩子不如大人宽容,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变得越来越宽容,到了老年心态往往会越加平和,所以这种能力其实是可以训练的,我猜想,可以理解为,随着年龄的增长,神经链接会增多,相当于看待事物有了多个角度。

那应该如何训练呢?

其实就和我们学习其他知识和技能一样,有意识地去想事物的多种可能性,就会让大脑神经链接增加,甚至会慢慢地形成一些快捷通道。这些快捷通道能够迅速解决一些生存问题、思考问题,也能快速解决一些情感问题,不那么纠葛。

大脑就是由无数神经链接、神经信号和递质组成的,知识也好,感情也罢,都离不开这个基本生理基础。一个人的执念,肯定和神经链接方向的单一有关,经过训练,让一组神经信号向多个角度发散,这应该就是灵活思维的生理基础,让自己和婴儿一样,重新开始,我相信是可以的。

就拿我自己来说,写作其实就是一种思维训练,让人变得更理性,看问题更全面。既然我可以做到,你也可以做到。当然我的执念一直不强烈,对我来说,思考事物的多种可能性很容易,对你,也许会更难,但至少是可能的。一旦你习惯了考虑事物的多种可能性,你就会学会了至关重要的批判性思维,还提高了情商,可以显著提高生命的效率和质量。

前几天我和彦冰讨论过类似的话题,因为他的情绪控制力比较弱,容易走极端,更需要宽容的力量来支持他的生命。我推荐他没事就在脑海里做情景练习,先假想一种让他恼火或者愤怒的场景,比如在骑行的路上,有个司机不停在后面按喇叭,或者将他逼到了路边边上,这时候就不要愤怒,尝试着给对方找这么做的各种理由,哪怕是很可笑的理由也行,只要有可能就好,也许对方遇到了烦心事,想找个人出气,也许是提醒骑单车的他掉了东西,也许是在朝着路上的其他车子按喇叭,并不是针对他等等。

这样,下次再遇到这样的问题,由于事先演练过,大脑记得这种事情其实有很多种可能的原因,自然会朝着这个思路去想,所谓熟门熟路。

平时生活中之所以碰到不开心的事就发脾气,比如说孩子碰到麻烦就会哭,是因为对大脑来说,哭是一系列熟门熟路的神经通道,这种反应比较节省能量,不需要想。我们发脾气也是这样,这是一种原始的动物本能,大脑中相应的神经通道很早阶段就已经具备。

学习、打坐、冥想、思考、练习,其实都是通过有意识的不断训练和暗示,在大脑中形成各种新的通道,情商训练也是。只可惜,我们的所谓家教虽然目的是想提高孩子的情商,但方法不对,因为家长自己的情商就不高,自己看问题本身就是很偏执,比如说孩子在学校难受,家长大多数会替老师和学校开脱,这种做法会让孩子失去对家长的信任,因为小孩子虽然说不过家长,但凭借动物的本能,可以感觉到家长和老师的做法,那种所谓的教育,是错的。

当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果真碰到脑海中模拟过的场景时,如果我们按照事先的排练,对生活中糟糕的事情一笑了之,我们可能会自豪,然后获得某种愉悦,从而形成奖赏。大脑会记得这种奖赏,下次会提醒。

昨天有个少年小郑来看我,他是我的邻居,也是山水营地最早的学生,我在大约2016年时开始尝试涉足教育领域,当时他还只有三年级,现在是高中了。他每次回老家都会来看我,和我聊天。这孩子小时候是个急性子,人际关系不好,而这么些年,我相对而言是为数不多的对他比较宽容的一个人,同时也能够帮他出一些主意,指导他的生活与社交,他觉得有收获,这就是一种给大脑的奖赏,因为我的指导实际上减少了他的感情消耗,让生活变得轻松了。如今的他完全看不出小时候的那种固执和急躁。

教育者经常强调赞许,其实对任何人,表扬赞许并不一定是最有效的支持,帮对方排除障碍才是。我对小郑的支持从来不是赞许表扬,而是实实在在地让他的生活变得更轻松了。

我们可以组建类似的网络社团,每天定期开分享会,轮流组织,专门做各种场景练习,解开执念,学会宽容。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