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设计自己的人生,阿斯和ADHD也能赢在起跑线上

阿斯和ADHD个性的学生,大多数在学校里处于劣势,因为不喜欢死记硬背,注意力也不容易集中,这在当下绝对是一个劣势,也就是一出场就输在了起跑线上,他们普遍成绩不好,承受压力的能力弱,有些偏科,不少已经离开了体制,在外游荡,辗转在各种体制外教育机构里。

但如果提前巧妙地设计一条适合自己的人生路,其实可以赢在起跑线上,具体来说就是,早点确定一个或者两三个备选的未来职业目标,比如漫画师,比如音乐家,某种手工制作,写网络小说,做自媒体,专门讲游戏或者化妆的抖音号。。。来避开自己的短板,并充分利用自己的长处和天分,如果设计得合理和恰当的话,会节约很多人生宝贵的时间与精力,因为我们只需要学那些感兴趣并且确定有用的知识技能,相当于提前念大学,甚至是提前读研究生,不需要死记硬背那些不影响自己未来人生的基础知识。

抑郁症患者中,可能大部分都是 阿斯和ADHD 个性的人,尤其是阿斯,也就是内心有摆脱不了的执念,他们的生存焦虑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生存所需要的技能,同时又无法摆脱那些执念,比如对游戏的沉迷,为人处世过程中的一些不客观不理性的想法和标准,比如洁癖、强迫症等等,年轻的抑郁症患者和阿斯是这个模式,大多数深陷抑郁泥沼的成年人也是,他们由于这些格格不入的执念,不知不觉被社会主流推到了外围。作为群居动物,被挤到最外圈肯定内心充满不安。

西方社会很稳定,人生很确定,有福利制度兜底,因此一般不焦虑,连乞丐都可以和路人讲笑话,所以我们要在美国去办个学习基地,在那里,我希望同学们不再浪费自己的生命。

大部分国人过去几十年里基本上都无法做人生规划,因为社会变数太多,只好跟着大部队走,可是前面领头的是人还是畜生都不知道。那些敢于离开人群走自己路的人,比如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走过去的那些家庭,前途就不一样。他们并不更聪明或者有钱,他们只是有独立思考和行动能力。

阿斯,或者ADHD,的特征之一就是兴趣爱好很确定,而且很多从小就能发现这种天分,或者至少知道哪些领域是厌恶的,不能作为将来职业方向的,这是阿斯作为一个大群体一直存活在这个人世间的生存优势。当然也有一些阿斯并没有明显的优势,或者需要一些心理学专家、工具来找出这些人的兴趣爱好和天分,在国内,似乎这方面很缺乏,导致不少有天分的学生被迫在不适合他们的教育环境下接受教育,希望以后市面上多一些给人生指路性质的心理学课程。

在中国这样一个底层民众发挥空间很小的社会,阿斯和ADHD家庭如果想润走,去调整自己的人生路径,可以考虑加入我们。山水学堂正在尝试去美国开一个学习社区,就是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如果不能去,在国内找到适合自己的小圈子,也算是走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步,什么圈子?就是同样想脱离如今的这种教育的家庭组成的圈子,比如我们这种线下的小学习社区,还有一些夏令营等等。

十年后我们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个问题一定要经常去想,想不明白也要想,慢慢就会清楚,只有清楚了,才会及时调整教育的方向。

我的判断是:十年后,由于人工智能和信息社会的完善,很多基础社会职能会被替代,人的能力会越来越强调创造和深入,有阿斯特征的人更有潜质在某些感兴趣的领域做到足够的深度,所以在未来的社会里是有竞争优势的,只要撑过这几年,会等来爆发的机会,最重要的是身心健康要保护好。

我们学校里,如今学习的东西大多数都不深入,也没有创造性,只是在灌输一些前任积累的知识和技能,所以一定要尽早离开,回到家里,起码能够有时间去探索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否则真是两头踏空。

二十年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呢?

二十年后的世界要预测真的挺难,你想想二十年前的人预测今天会有多么不可靠,那时候的我们肯定想不到真正的生成式人工智能会在2023年前后到来,想不到无人驾驶汽车会在一些城市开上街头,同时整个中国的社会管制会更强。

先想想二十年前的世界和现在相比有哪些变化: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相互之间发短信,回到家里有互联网,在外面有网吧。那时候我还从来不敢想有机会去美国,只能先去尼泊尔这个可以落地签的穷国,想不到我不仅仅去了美国,还在那边转了一圈后竟然又回到了小时候拼命要逃出去的这个山区小镇。

我们这个未来共享的世界会比如今的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为制度以及军事力量都将无法抵抗高科技的突破能力,加上市场经济的巨蟒缠身。一方面,军事集团和政治集团希望保持不同群体之间的独立和对立,才有钱可赚,另一方面,高科技和市场经济天然地需要一个尽可能广泛的市场,他们之间的斗争会随着高科技的迅速崛起,而打破目前的表面平衡,倒向后者。

所以我猜测,经过二十年,这种一边倒的斗争会基本结束,中国和世界之间的人为鸿沟会基本消除,那时候出国寻求更适合自己的生存环境会容易很多,当下限制我们这些有个性人群的各种条件会大部分消失。那时候回过头来看这个时代,会觉得当下的很多现象不可理喻,比如各种大大小小的封X。

二十年后的世界和今天相比,差距之巨大会比过去二十年大得多,比如现在不敢想象的机器人到时候会和现在的汽车一样普及,而且无人驾驶汽车应该会是主流,所以像我这种一直不会开车的人到时候也可以开车去远方。现在人人都需要掌握的技能 – 比如开车、洗衣做饭 – 到了未来,会成为一种鸡肋能力。还会有很多其他的技能也是如此的命运,比如编程,甚至翻译。

这样一个更大的未来世界,会比今天的世界包容得多,不仅仅是孩子会轻松很多,能够和现在的芬兰学生一样快乐成长,大人也会轻松很多,绝大多数今天碰到的亲子问题到了那时候会在初期就被各种市场工具解决掉。我对未来充满信心,现在最要紧的是保护好学生不受伤害,身体健康,既然他们的那些同学在学校拼命学的东西都没什么用,那我们的这些学生不去学也不用急。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