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需要面对的问题 – 从体制外教育的角度

我是一名体制外全日制教育从业者,也就是说,我们不是课后培训班,而是提供和传统学校一样的一整天的教育,由于没有学籍,学生不能参加中考高考,所以招收的学生都是不愿意或者无法在传统学校上学的学生,也就是常说的厌学孩子,其中以抑郁症患者为主。

1

这个日益壮大的未成年学生抑郁症患者群体,是我们中国教育必须严肃面对的问题,那些自杀孩子之中,大部分都是抑郁症患者,很多被家长的不合理教育或者学校的卷等遮盖了而已。

问题不仅仅是这个群体数量庞大而且日益增多,更严重的是,对这个群体,包括对那些成年抑郁症患者,我们的广大心理学咨询师、医生,一直都束手无策,只能靠给患者吃药来勉强维持,根本无法根治,也就是说,这些年纪轻轻的厌学生,得的差不多是“不治之症”。

当然有不少人宣称走出了抑郁,其实一旦压力重现,很可能复发。这不是中国独有的情况,全世界的抑郁症患者,痊愈了的并不多。

根据我自己的观察,抑郁症有明显的遗传迹象,说明很多患者的抑郁是基因决定的,学习压力或者糟糕的原生环境只是让一个容易抑郁的人崩溃,成为患者,这二者是土壤,种子是人的基因,如果生活无忧无虑,是不会抑郁的,比如童年时期。

如果我们开始重视基因决定论,会开始尝试不同的方法来治疗广大的抑郁症患者,也许整个中国的抑郁症学生的状况会得到更好的改善。国内外对待抑郁症的治疗之所以都没什么成效,和认识不清有关。

什么样的基因会导致抑郁症?最典型的就是比如那些所谓的艺术家气质,也就是任性、不关心现实生活、懒散、没有作息规律。既然是基因决定的,那么其实在幼儿时期就可以看出来身上是否有携带抑郁的种子,如果找到了,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干预,调整教育方式,这些孩子长大以后抑郁和自杀的可能性将极大地减少。

2

我还想说说家长中一些控制欲特别强的人,对孩子所造成的恶劣的影响,这一点很多人有认识到,但不会很全面,事实上很多家庭里,一些强势的家长对孩子实际上相当于每天在虐待,而相关法律缺束手无策,只能任凭这样家庭里的可怜的孩子在绝望中崩溃,他们的另外一个家长也许是理性的,但很大可能也受不了这样的配偶而离婚了,并且没有和这个孩子生活在一起,所以爱莫能助,而且可能已经再婚生子。

老师更管不了,亲戚看到了可能也无法改变这样的家长,在这个孩子的世界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给他帮助,或者哪怕让ta靠在肩膀上哭一会儿。

有一次我们夏令营来了一对母女,母亲强迫女儿多吃一点饭,那个女孩只好趴在桌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吃一边吐,吐出来又使劲塞进嘴里。。。还有一对母子,孩子在床上大哭、打滚,反复喊着“我不喝水!”,甚至都开始痉挛了,母亲还是搂着ta问:“喝点水吧”,然后将一杯水放在旁边。她好像完全不关心孩子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脑子里只有自己的决定。

几年前那个当着同学的面,在教室外面扇了儿子一耳光,导致少年当场跳楼自尽的的妈妈,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强迫症之类的有精神问题的家长。

我们的法律应该引入一种社工组织,来确保社区中没有任何家庭有这种不合格的家长,以及被逼到绝望中的孩子,一个明显的迹象就是几乎从来不笑,从来不会蹦蹦跳跳地上学或者回家。

3

第三个被人忽视的话题是孩子中的同性恋倾向,这是另外一个从小生活在阴影甚至绝望中的数量不小的群体。他们中不少会被同学和大人嘲笑很多年,但家长又无法给出正确的解释,老师更不会。绝大部分家庭不会因为这个问题去看心理医生,即使看了,心理医生往往也不会说一个孩子有同性恋倾向。

我以前有个夏令营的女学生,在读小学,她就因为讨厌穿裙子和小女生的粉红色等经常跟妈妈吵架,做母亲的无法接受女儿的男孩一样的行为举止,随着孩子慢慢长大,这种冲突将严重影响她的成长。困扰更大的更绝望的是有同性恋倾向的男孩,他们在学校中是很容易被霸凌的对象,糟糕的是,回到家里可能还要被家长训斥为什么,说什么男孩就要有点阳刚之气,甚至要求男孩下次一定要用拳头打回去,可内心是女孩的男孩也许永远也无法用拳头维护自己。

我建议早些将相关教育引入到小学课本中,帮助孩子和整个社会正确认识这个群体,减少恐惧。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