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们,一起去美国开办一所自己的学堂

如果学生暂时不能去当地学校读书,那就先由罗老师为主,家长和斯诺先生协助。在当地读书的学生放学回家之后,家长一起来带。接送孩子由家长轮流负责。

需要多少钱?

房租大约一个月1800美金以内,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价格,假如一次性支付半年租金,那么需要租金大约是8万。基本的电器和家具是有的,需要增添的日用品和家具电器等等大约1万元差不多了。

屋顶和门窗水电等等需要维修一下,如果自己动手,那么需要大约3万元以内,可能不到一万。

各家各户除了自己买一台二手车之外,可能需要考虑买一台公用的二手车,大约4万元人民币以内的。

电脑平板大家都有现成的,带过去就是,斯诺先生有一两台台式机可以给我们办公用。

合计13万。

比我更怪的那群人,如何凝聚起来做点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社会上的很多矛盾甚至悲剧都是所谓的怪人制造的,因为他们与众不同,同时,这个社会的很多创造和革新也是这个怪人群体推出的。

所谓的怪人,其实是天生的能力不均衡,这种不均衡一般来说是大脑各功能区发育不均衡造成的,是遗传的,所以根深蒂固,极难改变。为什么怪人都很固执?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是物理层面的,和态度无关,几乎不可能通过意志力去纠正。

这些怪人自然包括所有的自闭症患者,还有情况比较严重的阿斯。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轻度阿斯,但即使是我,也被不少人认为是怪人。不过不同的是我从来不介意被别人贴标签,高中的时候由于我的作文内容敏感经常惹得班主任语文老师生气,同学们建议我写那些中规中矩的作文,但我就是写不出违心的文字,大家于是明里暗里说我迂腐,这就是贴标签吧,但奇怪的是我从来不以为意,可能是因为我知道同学们都是关心我而已,更重要的是同学们从来不强迫我做什么。

如果连我也是怪人,那么我认识的那些更古怪的大人孩子,不知道要被贴上多少标签。他们可能和我不一样,很介意别人的评价。以前我认为,介意被贴标签的主要是家长,阿斯孩子并不介意,现在我不是很确定了。我不介意,可能只是因为我的情况不严重,我的人际关系不糟糕,没那么敏感,如果我也经常受到职责和嘲笑,也许我也同样会很介意。

另外,我开始认识到,我之前的一些教育理念其实也只适合轻度阿斯,典型阿斯之脆弱超出我的想象,他们需要的教育和帮助比我想象的更极端。举例来说,大多数家长认为所有孩子必须学会打扫整理自己的房间,自己洗内裤袜子,我之前已经降低了对我这里的学生的要求,他们不需要每天扫地拖地和铺床,能够及时扔掉垃圾,自己洗内裤袜子就好,但我后来发现,即使是这样的低要求,我接手的不少孩子都做不到,或者说自己单独做不到。我对他们的低要求,对他们来说还是太高了。可是,对绝大多数家长来说,如果一个少年或者女孩连按时洗澡洗内裤袜子都做不到,这是无法接受的,遗憾的是,我发现,不少少男少女真的连这个也做不到,不仅仅是洗澡洗衣服,我还注意到,有好几个孩子,其中一个是初中生,连冲厕所都会忘记,需要经常提醒。除了对生活细节的忽视,这些阿斯孩子的致命弱点还体现在玩手机玩游戏没有节制方面,自控能力非常低,靠慢慢培养自控能力,需要一个比正常人群缓慢得多的过程。需要身边的家长和老师同学具备非同一般的宽容度。

这个社会有不少比我更严重的阿斯,或者如果您觉得阿斯很难听很难接受的话可以这么表述:这个社会有不少能力极端不均衡,导致被很多人描述为古怪的人。由于我们这个社会对这个人群极端不宽容,导致所有的有性格缺陷的人都活得不开心,山水学堂本来是面向不喜欢传统学校的个性孩子的,现在我们也向阿斯青年和中老年张开双臂。大家都不容易,山水学堂也许是这个国家极少数极少数专门给有性格缺陷的人提供一个发展平台的地方。能力极端不均衡的怪人在社会上很难找到工作,自己单打独斗做任何生意可能都不能成功,但是大家合在一起的话,生存机会会大很多。

我来建设这个平台的优势在于:我似乎比所有的所谓正常人,比大多数阿斯都要更了解阿斯,目前看来国内很多心理医生也不如我。为什么呢?正常人距离阿斯太远,距离自闭症患者就更远了,那些心理医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无法走入阿斯和自闭症患者的内心,所以也帮助不到他们。阿斯自己呢?他们天生的缺陷之一就是视野狭窄,兴趣狭窄,很固执,所以也不适合去了解形形色色的阿斯。我是轻度阿斯,相对其他典型阿斯而言更具有灵活性,视野会宽广一些。

我的期望是:在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容许大家保留自己的缺陷,不喜欢做卫生,那就轮流做,不记得冲厕所?那就安排人每天检查洗刷所有的厕所,所有人的关注点放在各自的长处方面。我相信,成年阿斯中有一些是适合在某个方面当老师的,比如艺术,比如户外运动,比如心理咨询等等。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