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历史:位于新泽西州马村的乔治亚风格别墅

一加一等于二,对吗?其实不尽然,至少在建筑师艾伦·格林伯格(Allan Greenberg)和设计师艾丽莎·库尔曼(Elissa Cullman)这里不是。“如果你和你的室内设计师搭配得当,一加一可以等于三,”格林伯格说,“建筑师和设计师都有他们各自的想法,并且都把他们的智慧带到了工程里。如果能够把两者结合,就会有额外的收获。”

 

离曼哈顿一个多小时路程的新泽西马村有一座占地100英亩的乔治亚风格建筑,它是这一等式的最好见证。它的拥有者是一对夫妻,丈夫是一位投资银行家,妻子是一位风险资本家。他们希望房子看起来有150年的历史,但是没有150年未经修缮的问题。他们爱好乔治亚风格,由此找到了格林伯格。妻子认为他是“美国乔治亚建筑风格绝对的权威人物”。
这对夫妻知道并且仰慕她的高级设计师库尔曼 和珍妮·费什巴赫(Jenny Fischbach)已久。这两个女人一起设计完成了南塔科特别墅(Nantucket getaway)(见建筑文摘,2007年11月刊文)的室内设计以及他们之前在新泽西的房子。妻子认为库尔曼 和费什巴赫很了解家庭生活,她们知道怎样使一个传统家庭变得温暖而适于居住。在一个占地16,000平方英尺,有25个房间、3个独立餐厅(一个正式餐厅,一个私人餐厅和一个早餐室)的房屋设计里,这是一个宝贵的才能。
这样大的房子需要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门,格林伯格把它设计成了相连的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不同的形状。从第一道门开始是一个正方形的门厅,然后是一个大点的椭圆形的会堂,最后是一个呈十字交叉的长楼梯间。库尔曼说这是他们做过最激动人心的三个房间。
格林伯格说:“优秀的几何造型是这座房子的关键因素。各种各样的形状使你贯穿于各个房间之间。”他心目中的建筑英雄是18世纪苏格兰的建筑师罗伯特·亚当(Robert Adam),他极具独创性地创造出英国最好的乔治亚风格建筑,包括最近竣工的敦夫里斯楼(见建筑文章,2008年4月刊文)。在21世纪充满亚当式几何风格的作品里,格林伯格创作出桶拱形天花板,圆顶天花板和这两个房间后面的两个八角形房屋。
费什巴赫把建筑师,客户和设计者的组合称做“完美的三连胜”。尽管格林伯格是无可争议的建筑大师,库尔曼和费什巴赫是毫无疑问的室内设计高手,他们的合作仍然密不可分,以致格林伯格要帮助库尔曼和费什巴赫做室内设计,库尔曼和费什巴赫也要插手建筑设计。格林伯格在几乎所有房间都做了轻微的建筑调整以适应他们的室内设计。比如说,设计者们认为他们需要一个超长、舒适的沙发放在大客厅。他们问格林伯格:“墙面可以加长吗?” 库尔曼说:“一个差点的建筑师会说:‘我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买个小点的沙发吧。’艾伦却说:‘你希望什么样子我就做什么样子。’”
格林伯格说:“我相信一所房子更是一个家而不仅仅是一个艺术作品。”这所房子的艺术性随处可见,从入口大门的弦月窗,到错综的黑白式石灰石地板,到主要走廊尽头弯弯曲曲给人美感的飞翔式楼梯。库尔曼说:“没有比这更动感的楼梯了。”
库尔曼和费什巴赫同时运用了戏剧性与理性。理性体现在豪华的主卧室。里面有黄色的威尼斯石膏墙,而起居室的墙被库尔曼称作是烤面包似的米色。她说:“我们知道我们的客户在收藏当代艺术,我们必须使墙面颜色变得中性。在纽约的办公室里我们从不选用色彩。真正的乐趣在于将其融入房间,使其在这里显得更完美。”
高调的戏剧性体现在正式餐厅,只能用奢华来形容。他们选择了一个有15个闪闪发光的灯泡的枝形吊灯作为房间照明,十分壮观。库尔曼说:“我们认为枝形吊灯是被室内装饰遗忘了的孩子。我们满世界地寻找它们。当人们用筒灯的时候,天花板是灰色的。有了合适的枝形吊灯,光线能使整个天花板变得轻快。更奢华的是18世纪中国手绘墙纸,这种墙纸最好的实例在美国的私人手中。” 她还说,“这种墙纸和你在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或温特图尔(Winterthur)能找到的最好的墙纸不相上下,它好得不能再好了。”
“好得不能再好。”这是客户对这所房子的评价。妻子说:“每天我都为细节和它们所透露出来的用心而感到惊奇。”也许格林伯格需要修改他的等式,有时,一加一实际上等于四。
原文网址:http://www.architecturaldigest.com/homes/homes/2009/10/georgian_fashion_article?currentPage=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