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稻盛和夫的《活法》,执着做事,以及少数派的阿斯小镇合作社计划

成功人士都很执着,包括稻盛和夫,听他的书,能感觉到他也很强调执着,坚持不懈,但绝大部分人是学不来稻盛和夫的,执着做事重要的是态度,更重要的是选择。有些人天生不擅长做事,不仅仅当不了企业家,连自己的生活都打理不好,这种人就不要去想做什么大事业了。还有人只擅长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白日梦,只有极少数幸运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发挥其优势,做成事。

很多人活得辛苦,一事无成,不是不努力,而是选择不对。我们的一辈子,归根结底就是很多选择的总和,如果选择错误太多,这一辈子就完了。那些跳楼孩子的短暂一生,主要就是其父母的选择错误造成的后果。

从这个角度来讲,稻盛和夫的《活着》其实也是有些偏颇的,他不知道很多人是根本没有可能做到他那样子的执着的。

做成事还需要一些运气,包括你投胎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在中国这样的没多少契约精神的人治而非法制的社会里,绝大部分人都在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变来变去的社会规则,不得不做自己不太擅长也没有激情的工作,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还有精力去执着做事业?

而如果投胎在瑞士和北欧,社会规则清晰而稳定,社会环境安全和谐,不用去琢磨其他人的情绪和心理,还是个福利社会,普通人不需要担心柴米油盐和医疗以及上学学费的问题,那即使是个整天做白日梦的懒鬼也没事,照样不愁温饱,躺平二十年后突然激情迸发干出一番大事业也未可知。

1

不管是生在哪个国家,普通人没有太多特别着迷的兴趣爱好,或者天分,想将一个并没有太多热情的职业做到稻盛和夫那样的顶流是不现实的,这样性格的人注定一辈子是人群中的大多数,很难鹤立鸡群,但这样的草根顺民性格容易满足,生活平稳,如果只是将幸福感当做人生目标,是有优势的。

而少数人有个性,在少数领域有一些天分,同时性格弱点也很明显,他们 – 或者说我们 – 想要追求幸福的人生就要难得多,因为社会规则本来是为民众中的大多数而制定的,越是落后的社会,越不会为个性群体和弱势群体来考虑。距离来说,在欧美国家,有很多为残疾人专设的停车位、轮椅坡道、巴士改造设施、医院设施等等,但在中国基本上看不到一个专门为残疾人专设的停车位,更别说什么专门为少数派人群设置的公共设施了,即使有一些,那也是民间人士自发成立的为主,法律上没有明确地方政府必须满足这些人群的特殊要求。

举例来说,如果是在美国,出现这么多青少年跳楼自杀和失踪的案件,肯定早就已经有相关立法出台了,但据我所知这边没有。

生长环境让我们在那些不擅长和不放心的领域耗费了太多精力和生命,热情所剩无几。骗子坏人太多,孩子上下学必须接送,即使进了一所好学校,又担心跳楼。

2

我们多多少少都认识几个有才华,但是生活落魄之人。前些时间看到这么一个案例,一个曾经的数学天才,少年大学生,名牌大学博士,好像是武汉的,现在躺平在家,人到中年还需要父母供养。这个人并不是书呆子,他只是性格有些极端,其父亲估计也是一个性格极端之人,所以儿子恨他(也许还有对母亲的恨),这种极端的性格无法在正常社会中生存。

这样的人其实到处都有,程度不一而已,这些年我的微信朋友中就有好多。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就是,清华博士毕业,现在在做保安。昨天听姑妈讲,她们那个镇上也有一个类似的年轻人,大学毕业躺平在乡下老家,每天只是出门买菜会跟人打照面,绝大部分时间都一个人躲在家里上网。

这其实是自闭症的一种,上面三人都是,他们有生活自理能力,智力正常,所以大多数人不认为这是一种心理障碍,更不会认为这也算是自闭症。

听上去很无奈,无情,但其实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成为稻盛和夫。这种性格的人在自己喜欢和擅长的领域,会比一般人更执着。我这几年一直想在这方面为那些有个性的,有社恐的,或者说不想和普通人打交道的人做点事,比如说办个学堂,但学堂作用有限,因为只有几个学生,社会上还有很多成年人,包括上面那三个中青年,其实都在等别人伸出援手。

这种少数派需要一个小环境,一个特别宽容的,少数派为主的小社会,在这里,另类思想行为不会被嘲笑和质疑,大家可以互相信任互相帮助。网络上有不少类似的群,但群不能解决太多实际问题,尤其是不能提供赚钱养家或者养活自己的机会,所以上面那三个人才会躺平在家,或者只好揣着一个博士文凭去当保安,他们需要有一个体面的企业实体,或者能够发工资的公益机构。

3

我想试一试,召集一些朋友,靠自己的努力来打造这样一个叫做阿斯小镇的网络合作社。

这个合作社具有下面的特点:

  1. 基于网络,或者说网络为主,线下为辅。大家都在家上班,通过网络联系,这样可以极大地减少社员们的心理压力,也提高效率。大部分阿斯有社恐,阿斯相互之间更容易起冲突,如果只是网络合作,这些摩擦会少很多。
  2. 以后大家熟悉了,其中一部分有社恐的人可以走出家门,到我们金井镇来,共同打造一个阿斯小镇,做一些包括种有机水稻,种蘑菇之类的事情。
  3. 合作社是一个平台,内部以小组为单位,可以同时做不同的事情,有些失败了,就加入另外的项目小组。
  4. 平台的运作机制必须做到简单明白,全部公开在网上,因为有社恐的人都容易情绪化,其中有一些比较多疑,要避免让合作社成为另外一个人治社会,这里必须比法制社会还法制,符合阿斯以及“一根筋”的人的性格特点。
  5. 加入合作社的步骤必须很清晰,很多丑话讲在前面,确保每个人都听懂了,虽然不一定以后能够遵守,但要说在前面。是否允许某个人加入,需要一个专门的小组来打分,不要让一个人说了算。
  6. 管理工作都在网络上进行,每个网页的内容不要多,因为大部分有意向加入的人情绪都比较消极,没有耐心看太多文字内容。
  7. 绝大部分合作社的决定和方案都是小组投票决定。
  8. 既然是合作社,那么股东就是全体员工,没有只投资不干活的老板,也没有只干活不投资的员工,但是员工可以用工资的一部分入股。如果只想拿工资,不愿意投入一分钱,那就不能加入。同样,如果只是来投资,等着分红,那这样的钱也不要。
  9. 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退出,股份可以自由转让给合作社里的任何一个社员。如果要转让给一个外人,需要其他社员中,拥有大部分股份的社会同意。

如果你认识这样的躺平在家的,或者有社恐的年轻人,填写下面的表单,介绍一下自己。先不要跟我微信交流。

1)注册 > 2)登录 > 3)填写调查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