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设计师来华做室内设计会遇到哪些主要挑战和困惑?

1. 最大的挑战主要是工作节奏方面,欧美国家的节奏比我们慢很多。我以前和一位加州建筑师聊天,他说请了一个施工队给他修卫生间,竟然弄了一年!而在中国,我们请国外设计师的项目很多都是快马加鞭的,为了赶上某一个销售黄金季节不管多大的困难也要在特定时间内完成所有的设计和施工,所以很多时候是一边设计一边施工一边修改,开盘的前夜也许还在赶修。这样的工作节奏会大大降低设计品质,会出现一些设计问题,因为没有时间仔细考虑;而且设计师和客户之间可能会发生很多矛盾;
2. 第二个挑战就是付款方面,困难来自于两个方面:1).国内请得起美国设计师的往往是开发商或者大公司,他们付款手续繁杂,等到所有人员签字完成,往往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如果一个项目付款分成5个阶段的话,光是付款审批就要半年,而我们的设计周期可能还不到半年! 2). 一般国内客户付款到境外都需要经过外汇审批这一关,需要设计师准备一些平时不需要的文件单据等,比如出了发票还需要一个 工程付款申请单,发票出了电子发票发到客户邮箱外可能还需要一份打印的,盖上章快递给客户,其实他们的这个章一般只用在图纸上的,效力不如他们的主设的签名。
3. 第三个挑战是语言:无法直接和客户沟通毫无疑问会让设计难度增加很多,对室内设计这个行业很熟悉的国内翻译很少,绝大部分国内的英语翻译对于“stucco / plaster”这两种美国最最普通常见的装饰材料都不知道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带肌理效果的外墙漆和内墙漆,美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是这种墙面材料。其他更复杂的专业术语就更不用说了,比如“容积率 / 地暖 / retainer / limestone”,估计最后这个单词绝大多数翻译都会说成是“石灰石”,因为这是我们国家的英语词典的解释,但是这个解释是错误的,石灰石是不可能用来做装饰的,比较正确的解释是“硬质砂岩石”;retainer 应该也有很多人不懂,有些字典翻译为“聘金”,有些怪但是很含糊,retainer 实际上是定金,但是这笔定金是在最后一笔付款中才冲掉,而不是和我们国家一样在第一次付款中就冲掉了。容积率的英文是FAR=Floor Area Ratio,或者FSI=Floor Space Index。而地暖一般翻译成radiator floor,意思是“可以散发热量的地板”。
4. 第四个挑战是旅行的问题: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传统上设计师都会需要和客户面对面汇报设计进度。但是从美国西海岸到上海北京广州的往返商务舱往往是3万多,一般美国设计师来中国一趟每次收费要5000美元上下;如果是设计师和助手一起来则两人需要大概7万人民币的差旅费。这还不算一些世界顶级的设计师,他们需要乘坐头等舱,票价有时候高达1万美金往返。如果一个样板房设计项目要求设计师来中国5人次的话,则差旅费就要10多万人民币。有些设计师从美国的某些城市飞过来如果需要从纽约或者芝加哥转的话,飞行时间有时候长达30多小时才能到。中途要是碰上南航的航班需要在长沙这样的城市转的话可能会出问题,因为长沙这样的机场远远不及北京上海的机场那样对外国人友好 – 我说的是文字标识等方面。虽然我们一直在鼓励国内客户尝试使用网络视频系统和网络电话会议等方式和设计师沟通,但是由于时差的关系操作起来也不是很容易。当然翻译对阿媚沙来说不是问题。设计师飞过来之后如何报销机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他们不会想到去打印正式机票或者行程单,而国内客户没有行程单或者机票是没办法给他们报销的,报销了机票钱还只能用现金由个人取出来汇到美国去。
5. 第五个挑战就是反复修改的问题,也可以归结为一个费用的问题:我们国内的项目往往会出现施工过后发现和图纸不一样,这在欧美国家是不可以想象的,但是在国内好像大家都能理解,如果改得好或者不得不改就可以接受。毕竟我们国家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也不是那么经验丰富从不犯错,施工过程中加以修改是没有办法的。这样的情况如果没有及时通知室内设计师就会造成大问题,他们的某个房间的整个设计可能会需要推倒重来,家具定做了可能放不下需要退货。这样的问题我们遇到过。而且这还不算,国内客户碰到需要设计师进行修改的情况还不愿意给修改设计费,即使合同里有这样的规定。
6. 第六个问题是材料的问题:很多材料是不容易在国内找到的,比如刚才说到的limestone,我翻译成硬质砂岩石,美国一般是从法国等进口,我们国家也没有这种石材,需要从土耳其或者欧洲进口。还有布料,中国的国产布料和美国相差很大,设计也好品质也好都是这样。有些装饰性瓷砖可能需要定做。很多具有特殊装饰效果的墙纸在国内也是找不到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