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julian.luo@gmail.com发布的文章

发散性思维 neurodivergent thinking 与 neurotypical thinking 典型性思维

来学两个有用的词组,发散性思维,与典型性思维,neuro 意思是神经,divergent 是发散的,typical 是典型性的。

上面这张图不简单,是一个外国自闭症少年通过电脑编程,用这种图片的形式,演示了具有多种可能性的事物,如果不被干预,会慢慢放大,成为一幅神奇的景象。

自闭症、阿斯、抑郁症患者、ADHD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的思维模式都是非典型的,因为他们的神经信号传导模式非典型,与一般人不一样,有些人异常死板和固定比如一根筋的自闭症,有些异常发散比如ADHD。

既然是大脑神经传导系统本身与众不同,那这几种性格的人一辈子都无法真正改变自己,除非借助某种极端模式来训练,或者改造自己的大脑神经传导模式,例如特种兵军事训练。

很多士兵退伍后会发现大脑中出现副作用,所以这种强制训练如同做外科手术,需要有应对副作用的心理准备。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敢于做这种手术的心理医生极少极少,需要我们深思。

洛杉矶K-12 学校: 海瑞特基督中学 Heritage Christian School

海瑞特基督中学(原名“洛杉矶浸会中学”)在 1976 年建立,拥有 13 门大学 AP 课程和 20 多项课外活动项目,由 3D 图形计算机和智能平板等最新技术提供支持。毕业生走向包括常春藤盟校,如布朗大学、内尔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尔湾分校,南加州大学等等,升学率为 100%。

地区介绍

位于洛杉矶密省维霍中心,旁边就是尔湾地区。连续八年获得加州十大最安全城市之一,安全和教育指数一直在尔湾之上。海瑞特基督中学附近有 9 所大学,包括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加州州际大学,西部州立法学院等,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教集中地。

学校设施

学校拥有完善的教学和行政设施,包括科学实验室、艺术与音乐教室、体育馆、图书馆和具备完善的电脑、网络系统的教学中心。

学校特色

学校重视团队合作和社交拓展。学校定期举办校内校外联谊活动,国际留学生通过各种各类的校内外活动快速融入洛杉矶当地的高端群体,打造自己的人脉圈。

学校的艺术学科部门闻名远近,产出作品丰富。

学校的音乐会合唱团享有国际声誉,曾在八个不同的国家演出:英国、爱尔兰、德国、奥地利、意大利、智利、法国和捷克共和国。

海瑞特基督中学被 NICHE 美国教育排名评为 A 类中学,谷歌满分五星评分

学校优点:

洛杉矶顶级精英圈,学校附近有 9 所大学,学生基本来自于大学教授,医生和律师家庭;学校离海边很近,环境一流,升学率 100%,大学预科辅导,留学签证零拒签率,语言课程免费

学校缺点:

学校规模不大,有一定入学门槛

适合学生:偏爱洛杉矶地区,对美国加州大学有明确目标,学生适应能力较强

学费 (单位:美元):

$ 16500 / 学年 (7-8 年级),$ 19600 / 学年 (9-12 年级)

根据 2022 年洛杉矶私立中学的平均收费标准(4.23 万美金),海瑞特基督中学的学费是非常有性价比的。

点击这里进入学校网站。点击这里看看这所学校有些什么老师。这里是校董会成员

陪读费

(单位:美元):

一对一 $ 65000 / 学年

一对二 $ 58000 / 学年

一对三 $ 45000 / 学年

一对四 $ 38000 / 学年

陪读费用包括(住宿,餐食,上下学接送交通费,作业监督,学习反馈,家校沟通,家长会,远程视频监控,生活照料,素质教育,关怀心理健康,医务陪诊,代理监护人费用等)

不包括:国际机票 + 保险费 + 学校组织孩子出去旅游的费用等学杂费。

校长,学校创始人 George Gay

家长陪读:一起来建设一所以天份为基础,以谋生技能为方向的山水学堂

具体家长做什么,需要我们到时候所有家长来开会分工,有负责管理和招生的,有负责教孩子的,有负责后勤和安全的。山水学堂是一个需要大家一起来共建的“营地”,如果不能亲自来,也可以在线上帮我们建设网课,包括带领孩子们管理网上项目制学习等。

家长每个月需要交房租600元,或者自己在旁边的村子里租房子住,伙食费是750元一个月,如果你不参与建设,那就出这些费用好了。

分红与工资另外算,工资有限,主要是分红。

分红是按照你参与的项目的利润来计算的,比如说你参与我们的英语沙龙网课的组织工作,就可以分得一部分红利,同时还可以参与其他项目,比如周末营的组织等,扣除食宿费就是周末营的利润。

心灵关怀调查表1: 探索自己最底层的内心世界

请以孩子的身份填写这份表单。

我们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既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家人孩子,而这会造成很多问题。比如说,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一些事情上瘾,不了解自己为什么比别人急躁,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赚不到钱等等。当然我们都有各自的理由,但其实都是表面理由,不是深层次的理由。

作为家长,如果不了解孩子,尤其是青春期各方面急剧变化容易叛逆的少年,可能会造成悲剧。举例来说,抑郁症到底是怎样产生的,这个问题就普遍没有答案,找心理医生也没用。

找心理医生等费用高昂不说,如今的心理医生的整体水平是差强人意的,一个小时几百上千块,不仅仅浪费钱,也可能耽误了时间,导致悲剧产生。这些人面对的顾客大多数是成年人,对少年儿童的了解可能还不如我这样的老师。

为了方便部分家长,我编写了这么一系列问题,请鼓励孩子尽可能完整地填写答案,提交给我帮你分析,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可以从这些答案中看到填写人的内心需求,找到愤怒、悲伤、焦虑的根源。

从微信名称和QQ名,看一个人的内心状态

1

前几个月为了美国夏令营的事情,和一个少年在群里进行过简单的微信交流,他的微信名称当时给我很深的印象,因为我一开始很诧异 – 他的微信名称是空的,一个字一个符号一个数字都没有,后来仔细看才发现,他的微信名称只是一个点,因为很小,不起眼,没看到。

我当时就猜想,这个少年有比较严重的社恐,希望能够在人群中隐身,不被人看到,另外,用一点来作为自己的微信名称,也有一些创造性,他可能还是一个有着天马行空思维的少年。

在微信群里和他交流不多,很明显他不爱说话,是被妈妈拉扯进群和我们交流的,因为要申请美国签证,大家必须互相熟悉。但是为数不多的话语,也给我比较深的印象,和我对他的猜测想符合,他看待问题的角度很新颖,对某些问题能够看得很深入。

其实这就是阿斯的特点,还没有和他微信交流,通过和他妈妈的电话沟通,我就基本判断出来了。

阿斯不是天生会有社恐,而是因为天性与众不同,所以到处碰壁,包括在家里受到无处不在的约束,导致内心衰弱,对现实世界产生恐惧,为了保护自己,就尽量不被人看见,所以微信名称往往是小草、没什么颜色特征的小虫子等等。

2

如果是直接用自己的姓名作为微信名,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隐藏。既然自己的姓名大家都知道,那就让真实的自己躲藏在名字背后也是一个办法。我认识一个少年,最开始他的微信名称是一个显示他真实心态的比较长的词组,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因为那个词组比较杂乱,没有太多逻辑性,很虚无缥缈的事物,后来改成了他自己的姓名,也许是他母亲改的,也许是他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愿望。

他最开始的那个微信名称其实很真实地反应了他内心的状态 – 很乱,他自己根本整理不清,很希望有人帮他梳理,可惜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如果给我多一些时间和他相处,也许我可以梳理出一点脉络,但是他据说还是回到体制内学校去读书去了。

如果微信名听上去远离现实世界,那可能预示着他的思维大多数时候是在一个虚幻的空间里遨游,只有在那里才自在,对现实世界没太多兴趣。但我们都必须在有些残酷和不公平的现实世界里生存下去,有些人可以比较不费力地变换角色,回到人间,但有些人就回不来。

后者就是那些刷手机不停的大人孩子,他们不停刷抖音和玩游戏是更喜欢一个虚幻的世界,假如有机会做一个艺术家,作家,也许会很适合,但如今有几个家长敢让孩子走这条路?

3

我昨天认识了一个心理学领域新的词汇 – 精分 – 你猜是什么意思?精神分裂症。

以前认识一个广东朋友,三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微信名称是几个看上去佛教色彩强烈的很怪异的词汇,具体什么不记得了,这个人就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甚至十几岁时在精神病院呆过,由于作为广东土著的父亲的强迫,他无奈很年轻就结了婚,生了三个孩子,好像妻子是因为钱才从外省的大山里嫁过来的,但妻子在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再也无法和他生活在一起,带着大女儿回到了大山里。

这个人用那样的佛教色彩强烈的词汇做微信名,是希望获得内心的安宁,是一种不可实现的愿望。我后来又注意到了其他几个网友,也是用类似的词汇: 虚、静、极。。。等,他们的言语中显示出内心其实很不平静,甚至是翻江倒海。

这个人曾经给我打过几个很长的电话,有一些将我当做救命稻草的意思,希望我能拯救他,后来带了两个孩子来我那里,我发现他的状态比我想象的糟糕很多,两个孩子整日如同惊弓之鸟,不成样子。尤其是那个女儿,说经常被父亲虐待。有一次那个人惹毛了另外一个女孩,而且还当众撒了谎,他的存在不仅仅对自己的孩子很不好,也影响到了其他学生,我只好请他离开了那个山头。

其实我能接受这些患者的人格缺陷,包括那个广东人对自己女儿的虐待 – 毕竟他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很多时候控制不了自己,但我目前还不能接受那些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弱点的各种各样的成年患者。虐待孩子是一回事,不承认自己虐待孩子也从来不道歉是另外一回事,对孩子的伤害是两个等级。

4

我们这个社会,之所以大多数心理医生其实都不合格,解决不了问题,是因为那些所谓的心理医生头衔大多数都含有水分,另外,更重要的,医生要和患者有同理心,需要有类似的生活经历,而很多心理医生并没有。

一个从来没有抑郁过的心理医生,基本上是不可能治好抑郁症,别的心理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就更不可能了。

心理学和哲学、文学、艺术、数学一样,是需要天分的。很多心理医生当初选择这个专业,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高考毕业后需要选一个不讨厌的能够就业的专业。

大家可以打开自己的微信通讯录,好好研究一下朋友同事的微信名称,也许可以提前发现一些被忽视的心理问题,尤其是还不太会隐藏的孩子。

美国夏令营复盘之二: 以自我为中心的阿斯人格特征

不要误解, 我这里说的以自我为中心,不是一个道德评判,而是一种人格特征描述,是个中性词。事实上,不仅如此,在我看来,人世间的很多道德问题,骨子里其实是基因问题,对这一点的普遍误判,造成了无数冤假错案和悲剧。现在我想办一个学堂,部分原因就是希望减少这种现象,让更多人认清自己,认清家人,不希望作为我同类的阿斯人群一而再地接受公众不公平的道德审判。

相对普通大众,我不太用道德的尺度去评价一个人,更不会随便用道德水平来评价一个孩子。

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是一个人很严重的弱点,作为人性的弱点,道德谴责作用很小,因为没有谁希望自己的个性里有致命的先天不足。我想探讨一种比谴责和惩罚更有效的方法,来预防这种行为习惯对人生造成的伤害。

这种行为习惯像是一种先天性近视眼,如果不承认也不想办法去佩一副眼镜,一不留神就摔伤或者掉阴沟里。

大多数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格,和后天环境没什么关系,是天生的,这一点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想到也不愿意承认。不信你去观察,不少幼儿就体现出一种比其他幼儿更 “自私自利” 的性格,相反,少数另外一些幼儿可能会显得比其他幼儿更暖心,他们的这种反差表现不可能是家长教出来的。

这次夏令营,作为惩罚,我扔下过一个少年,让他自己走路回住宿点,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我先来说说为什么惩罚他。

那天上午我们在山居城当地的Seventh-Day Adventists 教堂做礼拜,Adventists 的意思是复神论者,他们曾经相信耶稣会在1844年重生,后来又相信是搞错了时间,耶稣会在某一个日子重生。

午餐过后,我们计划与同一个教堂的年轻志愿者伊曼纽尔一家五口一起去湖边徒步,在前往 North Fork 湖的路上,有个学生去沃尔玛买泳裤,下车的时候约定了逛商店不能超过半小时,结果过了半小时,我们六个人在车上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其他三个去逛商店的男孩早回来上车了,他还没有从商店出来。

我于是决定将他扔在这里,其他人开车走,给他一个教训。在整个夏令营行程中,他一直是这种我行我素不守时也不顾别人感受的态度,如果不痛一次,他不会记住这个教训,不会充分认识到守时和尊重他人的重要性。

他14岁,有手机,可以通过导航走回家,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个惩罚不算太冒险。海特老师开车,他对我的决定有些吃惊,但没有反对我这个惩罚措施,只是说,太太西拉肯定不会同意这样做。

被他说中了,西拉老太太后来的反应之强烈出乎我的意料,甚至把我吓坏了。

我们从湖边徒步回来,那个孩子已经一个人走路一个多小时回到了家,开始没有发脾气,后来憋不住大哭,控诉我没有等他就开车走了把他扔在一个陌生地方的这种行为很冷酷无情。。。因为当时他情绪如此激动,我没办法跟他解释这么做的根本原因,所以晚饭后,我们一起开会讲这件事,他当然不想参加,后来还是坐在了一起。

开会的主要议题当然就是这件事,结果才刚开始,这个孩子又一次痛哭流涕,泣不成声,旁边的西拉老太太竟然也情绪异常激烈,浑身发抖,说我这样让一个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地痛哭是不人道的,这是她的家,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竟然气哭了! 因为这样处罚一个孩子,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遭遇,当时她的父亲和后妈对她和姐姐犯错是用皮带抽。。。就在我们开会的那套老房子里。

我说我们去外面开会行不行?海特夫妇都说去外面也不行,在这次夏令营结束之前,他们都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出现。

我只好解散了会议。西拉回到自己的卧室继续痛哭,那个孩子离开了,坐在外面的门廊上。海特老师先进去安慰妻子,然后出去安慰孩子,不久带着他开车出去看夜晚的森林和小鹿。

我和姜老师以及三个男孩开始聊天,这么久了,第一次不带干扰地深入交谈。大家都认可,那个少年这种不顾他人感受的行为和态度已经影响到了团队中的其他人,比如在迪斯尼,他花了一个多小时买一把光剑,让其他两个伙伴失去了玩一些项目的机会,比如他在车上会将脚伸到别人的脑袋后面,比如他在车上乱扔垃圾,让海特老师很生气,比如出外行动时总是拖拖拉拉,要反复催才上车等等。

但是对于如何处理这种性格特征和生活态度,大家有不同的意见。

小L说,拖拉的性格随着年龄大了自然会改过来,因为他认识这么一个大人。小H说,这种极端手段只会让孩子仇视我这个老师,关键要孩子自己内心想改变,他自己以前做作业也拖拉,后来自己改过来了。姜老师在强调环境的重要性,但并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因为我们的学生大多数不具备到西方国家来生活与学习的条件。

我承认,我这种强硬的手段不一定有效,问题是,其他的方法也都不一定有效,或者说更没有把握有效。西拉老太太那样的西方式包容几乎肯定不会在中国这片土地生效,因为没那么多人会包容他,等他成年后更不可能包容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按照小L的说法,如果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那长大了不与人相处,独自生活就好了,这样,哪怕你仍然是以自我为中心,也影响不了几个人。但这样做代价似乎太大,没有几个人是甘于一个人生活、清心寡欲的,这个选项不成立。

小H的说法是,必须让本人充分认识到改变自己的重要性,他需要内心有这种强烈的渴望才行,可是怎样才能让他具有这种强烈的渴望?对于天生地很自我的人,只有痛几次,吓几次,饿几天,我们才能记住一些教训。一个包容的环境只会让他更不以为意,不会知道自己影响到了周边人。

矫枉需要过正,用力。

西拉老太太第二天早上还明显带着情绪,她对我的这种强硬手段不满,不过可能主要是想到了自己的悲惨童年。其实她和姐姐也是有阿斯倾向的人,容易激动,情绪自控能力弱,小时候挨打估计就和这种性格特征有关,七十多岁了,估计仍然没有太多改变。另外,她的父亲用皮带抽她和姐姐,说明父亲同样是个情绪自控力弱的人,姐妹俩遗传了父亲的这种性格。

她属于被命运控制了的人群中的一员。

而我,希望去控制命运。想要控制命运,首先要承认自己的短板,知道如何发力。西拉七十多岁了,也许仍然不懂得如何发力。

离开犹他州石拱国家公园,前往下一站

美国夏令营2023反思与复盘之一: 成年阿斯,以及日日清的财务制度

今年第一次组织这种出国夏令营,非常规的松散的AA制自助团,由于完全没有经验,出了很多管理问题,我疲于应付的同时,也总结了一些经验,现在记录下来,以后再组织类似活动会顺利很多。

最宝贵的经验,是对一个特定人群 – 中国成年阿斯 – 的近距离观察与思考,其他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之前大家担心的枪支、犯罪、抢劫、费用等都没有成为问题,孩子没有成为问题,最大的麻烦、争吵来自几个队伍中的成年阿斯妈妈。

我知道,几乎每个参加了本次夏令营的成员都从各自角度总结出来一些问题看法,但我觉得她们都没有抓住本质,中国人习惯从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去找原因,极少会从遗传、基因、心理障碍的角度去分析问题,但实际上,西方科学家已经总结出来了基因遗传对一个人的个性和人生的决定性影响,也就是说,基因的影响超过后天环境。

所以,这次夏令营发生这么多事情的本质原因是: 这次的队伍,是一个高浓度的阿斯人群,而且其中成年人占了将近一半,也就是说,成年阿斯的浓度很高。

不管在世界哪个地方,具有阿斯气质的人都具有不容易与人合作相处的问题,对于本身人口密度高社会压力大的中国,这种所谓的社恐更是常态。我们这个几十人的队伍中,如此高的阿斯比例,吵架是无法避免的。这一点谁都没有事先预料到,包括我。

这一个月的时间,美国这个环境完全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和挑战,甚至比想象中的要轻松和顺利很多,比如从来没有看到枪,唯一一次碰到坏人是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几个单独徒步先行到达的少年碰到了一个黑人骗子,骗了三个大孩子合计30美元。买了三张CD,然后签了个名,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搞清楚。

另外在旧金山一个南亚人开的小店里,拒两个妈妈说,那个店老板好像用她们的信用卡在她们看不见的柜台底下搞了鬼。。。后来一个妈妈说她的信用卡被盗刷了,每次都是小金额。

还有在大峡谷,小谭的手机可能是被商店服务员偷了,后来我带他去找,那个服务员过了好一会儿才还给他,手机似乎被他放在冰箱里,冻住了,粘住了,那个人撬手机的时候把它撬坏了。

没有碰到什么抢劫犯之类的。

十几个孩子都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压力与挑战,几乎所有的压力和矛盾,都来自少数几个参团的妈妈 – 我倒不是在评判她们的道德水平,而是在指出,她们的性格中都有一点控制欲比较强,以及一根筋的特征,导致很难与人相处。这就是阿斯的典型特征。

自找麻烦的罗老师

1 成年阿斯身上的硬伤

我组织这次美国夏令营的初衷,是给那些和我一样渴望自由,有个性,不擅长社交,在国内活得憋屈的人,包括阿斯和抑郁症患者,一个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感受自由民主世界的机会,所以,报名者中多数的性格都有棱有角,包括大人和孩子。

什么叫有棱角的性格?就是会在某个方面显得比较强势或者固执。不是所有方面,只是少数领域。拿我来说,做的大多数事情都有些冒险性,不走寻常路,有时候会比较急躁。。。这就叫有棱角的性格。阿斯有很多不同类型,有些特别讲究循规蹈矩,比如那些将孩子送到读经班去整天读经的家长,而我这种阿斯则截然相反,我们特别强调释放天性,尽可能减少规矩,我们更推崇打破规矩。天才艺术家和做自由教育的人一般都是属于这一类。

在旧金山我在家长会上提到过(个性)这个词,说队伍中有些是个性很强的人,结果被一位妈妈反驳,说我在贴标签。一个不许别人说她有个性的妈妈,肯定接受不了别人的批评,她想与团队合作,注定会很难。

所谓个性,在我这个语境里,单独指那些不合群,与很多人都无话可说,不太能容人,不擅长与人合作,遇到看不惯的人碰到不喜欢不适应的规则和办事程序会很容易发脾气的人。

比如有个小男孩在车上经常说脏话,他不是骂人,只是经常会冒出脏话,这是一个心理学的问题,可能与压力有关,和生活环境与教育无关。前些天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女孩就受不了,告状告到了他母亲那里。在这个案例中,男孩女孩都属于有个性的人,或者说,需要多从人格特征、心理学角度去观察而不是站在道德高地去评判的人。

还比如,看到团队中有人偷懒就要当面指责或者背后指指点点,看到有人不守规则不分摊费用就义愤填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不公正待遇。。。其实可能都和安全感缺失有关,没有安全感的人很难有包容心,生活中很多看不顺眼的事都会让ta生气,会积累很多负面情绪和怒气,初次来到美国这种完全陌生的没有掌控感的环境,自己英语又不好,一旦怒气破口而出,往往会炸伤一大片。

有人不守规则不信守承诺当然应该指出来,我也要注意尺度和提醒的方式,不要反应过头,毕竟有时候别人不守规则或者偷懒可能有值得同情的原因。比如姜老师,她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基本上从来不进厨房,从小到大都不太做家务,那在团队里就可以负责别的事情,没必要让每个妈妈都进厨房轮流做饭。

比如嘴上脏话连篇,可能是因为一种叫做污言秽语症的少见心理障碍。所有的心理障碍都有轻重的不同,有些孩子也许只是轻微地沾染了一些,还没到需要找心理医生的程度,一般来说,一旦生活中的压力减轻,可能就会好一些。

缺乏安全感的人,会特别在意公平,因为自己可能已经生活在危险地带,随时可能失控,如果碰到不公平的环境,生活可能会调下悬崖,这是一种自保。

每个人对于公平的评价尺度不一样,有些人需要很绝对很精确的公平才能心安,因为内心脆弱,或者对环境的掌控力弱,比如孩子,比如阿斯。另外一些人,比如我,相对而言就能够容忍一些不那么公平的环境,比如我在美国就从来没有感受到种族歧视。

性格极端的人容易积累负面情绪,过多的负面情绪会让很多身旁人精神紧张,谁都躲着,害怕被撞上。所以以后山水学堂再举行这种复杂的出国夏令营,一定要将这些人提前在报名阶段排除出去。

另一方面,其实这种复杂的压力很大的活动,本身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观摩机会,因为了解自身的人格缺陷真的很重要,可惜大多数有人格缺陷的人都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去承认,去剖析,更别说积极改正了。

在三一别墅,我尝试过组织一个家长会议,解决成员们之间的冲突,结果完全没起作用,几乎没有人承认自己的问题,越是有问题的人越是不承认自己的问题。

2 明年是否继续让家长参加

这些天我开始问自己:

“明年我还有必要组织这样的亲子夏令营吗?还是说,只招学生,不让家长参加?”

“明年,我是做一个商业性的常规夏令营,还是继续做这种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公益夏令营?”

一方面,带家长旅行对管理者的压力会更大,需要付出很多精力,因为对于这样的活动这样陌生的环境,家长能出力的时候相对有限,而她们的要求会很高。另一方面,更想来美国的主要是家长自己,孩子大多数对美国并没有多少概念,也说不上向往。如果可以选择,这些孩子宁愿在家里玩一个月手机,而不是来美国。

如果明年再组织美国夏令营,我起码要限制家长的比例,同时将规则尽可能订完善,那些火药桶家长发作的机会将会减少很多,但这只是改善了外部环境,打湿的火药桶仍然可能会随时爆炸。所以,在出国之前我们会开很多腾讯会议,在会上要求每个人主动谈自己的个性问题。如果坚决不谈或者认为自己没问题的,就不让ta参加我们的夏令营。

另外,通过特殊限制条件来控制家长和成人的数量,比如说所有家长报名时都需要提交一篇文章,合格的才能加入。还有,通过报名者的朋友圈内容,来判断家长的性格特征,筛选掉一些可能会带来麻烦的报名者。

我会继续组织亲子营,中国的家长们挺不容易的。

3 核心团队成员

今年的夏令营由于相对仓促,一切从零开始,所以没什么时间去选择核心团队成员,没时间详细订规则,以后一定要重视核心组织成员的选择,不能冒冒失失就让其上岗,最重要的一个衡量标准: 所有核心团队成员首先都要具有反省自身的能力和意识,能够公开承认错误和自身弱点,是不是能干有经验倒在其次。

我宁愿选择一个没什么能力和经验的助手,也不愿意选一个有能力有经验但一意孤行的管理团队成员。这次的夏令营,我就是在这个方面吃了大亏。

相对而言,这次夏令营,孩子之所以没有给我造成任何麻烦和压力,最主要的是他们都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弱点,他们对其他人没有要求,对我更没有要求。如果家长也能做到这点,先做好自己,再要求别人,会好很多。

4 规则之外,需要灵活与适应

在美国长距离跨城旅行,人数众多,情况千变万化,如果作为领队缺乏一定的灵活性,估计就会和国内的体制内学校一样全程实行高压政策,这不是我想要的美式夏令营。另外,我还没实行这样的政策,已经有人崩溃了,有一两个孩子妈妈对其他队员指手画脚,引起了其他成员的反感。如果我也和她们一样强硬,这个夏令营可能根本都不能成行。到今天为止,至少我们最后这九个成员相处很愉快,很团结,部分就是因为几个大人都互相宽容待人。

我的个性不适合组织那些中规中矩、一板一眼,什么事都很明确的活动,我更倾向于整个活动带有很多未知数,然后带着大家一起去探索,去经历,去解决一个个的挑战,这个特征可能我之前强调得不够,导致大多数家长不适应。明年的夏令营以后一定要反复强调一下这点 – 山水学堂的活动注定会充满不确定性,和变化,我们的活动不是那种常见的国内亲子活动。

我这个灵活善变的性格特征一是需要有其他更喜欢规则之性格的团队成员来弥补,更需要一套规范化的流程规则来弥补。这次活动过后,我打算花时间来设计这么一个网页程序,扮演秘书的角色,在今后的类似出国夏令营活动过程中,提醒团队成员各种注意事项和接下来的工作。这个网络秘书绝对不会发脾气,它24小时在线,规则设定很清晰,很适合补充我的职责。

很多妈妈都缺乏安全感,对别人不信任,加上大家互相本来都不认识,只是在办签证过程中了解对方一些底细,这也导致了很多问题。

还有一个妈妈,喜欢制定各种规则,也让一些人紧张,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规则,我就比较随意,姜老师也比较随意。我们不喜欢给别人压力和规则,也不喜欢别人对我们指手画脚。夏令营的孩子相对喜欢我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没有让他们觉得束手束脚。规则不是越多越好。

另外,我们组织这样的活动,并不是所有人同时一起活动才像个夏令营。山水学堂强调独立自主,而不是跟团走,全部事先由大人和领队安排好。

5 错误的财务制度

这次最大的问题是财务,大家总是因为分摊费用在吵架。如果我一开始就强调财务官必须达到我的要求,按照我的规则来行事,而不是等到后来盖不住了,麻烦越来越多才坚决换人,可能这次夏令营的矛盾会少很多。

第一任财务官在单位里做账,她的财务方法只适合企业和组织,并不适合我们这种短期的AA制自助活动,但我怎么说也不能改变她的一意孤行,结果最后一堆人为了财务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四分五裂。这两种财务方法有什么不同呢?

对于企业,承担损失和成本的只有企业主一人,对于这种自助团,每一笔开销都需要大家去分摊,利益涉及到所有成员。所以我们需要在第一时间分摊所有成本,报销所有的垫付开支,这样每个家长心里就有了一本帐,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估计最后需要花多少钱。

公开账本很重要,因为所有人都随时可以去算,去核对,如果有疑问,会在第一时间,大家记忆还清楚的时候探讨,纠正错误。时间久了可能就不容易纠错了。

但她有一个很奇怪的只适应于企业组织的理由,说经常公开全部账务会导致一些信息泄露。。。我们这样的活动本就没什么秘密,为什么怕信息泄露?这几种不合常理的行为只能从心理学的角度去解释,有很多人天生就很难灵活应对现实世界的改变。

所有费用要在第一时间分摊,收钱,队员垫付的费用要第一时间报销,这是这种临时活动组织的常规方法,她的那种财务方法是企业的,她会将所有费用先记下来,到活动最后再去分摊结算。可这样会增加很多工作量,时间久了很多开支和分摊的人员都会纠缠不清。

对于报销大家垫付的费用,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原来的财务官也是拖拖拉拉的,她在位很长时间,没有给任何人报销任何一笔垫付,包括她自己的垫付开销。我猜这是因为她负责管理财务的企业是她自家的小公司,所以不存在报销的问题,所以她潜意识里认为我们这个团队也不需要及时报销什么费用。

我们这次夏令营最大的纠纷都来自于费用分摊。第一次分裂,C组四个家庭分出去之后发生过一场争吵,当时主要就是因为有两个分摊方案。

第二次分裂有两个家庭分出去了,一个家庭是因为受不了团队内的争吵,不像个夏令营,另一个家庭主要是因为受了腿伤。

第三次分裂最伤筋动骨,也是唯一一次让我很生气的,因为这一次是道德层面的分歧了,主要争执点是房费和车费的分摊。那时候已经产生了不少订房费,如果在分裂之前就分摊,大家都抱着去美国的希望,人数也多,分摊下来钱不多,大家都不介意分摊,那这几笔大开支就有了着落,不至于现在成为最后的成员的负担。

C组分出去并没有涉及道德的问题,大家只是看问题的着重点不同,当时谴责C组言辞最激烈的,觉得她们应该多承担的几个人,后来自己也分出去,这次是坚决不分摊本应该分摊的费用。。。

这次参加夏令营的家长,以及单飞孩子的家长,对于如何组织户外运动都不熟悉,只有极少数家长提早意识到了费用要日日清的重要性,算是支持我,其他家长很多都不支持我的财务改革方案,很多人说我不专业。有几个本来对我有意见,她们拒绝我来接手财务。如果不是这些人向着前任财务官,可能我们团队后面面临的困境会小很多,因为我会有底气和精力在第一时间整顿好财务,不至于拖拖拉拉将麻烦都留到最后去解决。

直到八月三号,所有夏令营成员都没有欠费,唯一欠费不给的就是这个前任财务官。

还有一个家长,我们本来集体订好了比华利山的酒店,由于这里是景区,房价贵,所以我选了一个条件很一般的,没想到她看了房子之后说太小,要单独出去住,但又不交钱,空出来的床位要其他家长分摊。后来的迪斯尼别墅,她不来住,也拒绝交钱,让其他家庭承担她空出来的母子两个床位的费用。这两套洛杉矶的房子都不便宜,要其他家庭来分摊是不合理的,自然没几个人愿意出这份钱,只好让最后的几个湖南队员包括我还有海特老师来替她出房费,搞得大家心里都不高兴,有个家庭还担心类似的窟窿太多,也提前离开了。

如果是最开始就按照我的方法记账,那么迪斯尼这套房早在第一批面签之前就订了的,当时就可以让所有申请参加夏令营的成员来分摊费用,不愿意分摊的不能参加夏令营。

比华利山的酒店订房时,有20多个人,如果当天就分摊房费,不至于到后面来吵。

我们在到达美国之后的第三天租了两台车,由于我没去,海特老师用自己的信用卡租了车,我忘记了提醒几个负责开车的妈妈用她们的信用卡,结果还车过后要想办法支付美元给海特老师,虽然由于有其他朋友的帮助,没花太多力气,但以后一定要注意尽量不用美国人的信用卡来支付,否则要购汇,国际汇款,很麻烦。这是另一个教训。

6 中美两国人民的心态

相对于人性、人格特征、心理学、管理学的讨论,所有人都对另外一个话题更感兴趣,那就是中美文化差异,这个话题更轻松。

再来先说说性格,所有夏令营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 美国人的性格好。

今天早上刚上车,准备出发,西拉就向我道歉,她说,这场旅行过程中大家都会有情绪,免不了会发作,包括他们夫妻俩。她部分是在代替菲利普道歉。

因为在出发之前,我和小侯在一楼酒店餐厅吃早餐,菲利普找到我,说他希望四个男孩吃饭之前,先将旅行车打扫干净,因为他们几个将垃圾乱扔 – 主要应该是最小的李润哲制造的,他一直在乱丢东西,也丢了很多东西,包括手机、钱包。海特老师一大早打开车门,看到后排座位底下如此脏乱,心里很生气。。。我当时对他的这个要求有些敷衍,因为我心里装着其他事,姜老师带着另外两个男孩不见人,电话又联系不上,可酒店前台说他们三人已经退房了。。。

海特夫妇以为我的敷衍是不认可他的处罚,以为我有气,西拉赶紧让菲利普到餐厅来向我解释和道歉。其实是误解,我当然赞成不让男孩们吃饭,先搞卫生的决定,只是那个时候我在焦急地找人,尤其是两个小的,他们最喜欢乱丢东西,是主要需要被处罚的对象。

西拉在车上向我道歉和解释过后,我跟她说: 即使他们两个老人有时候也会有情绪,但每次他们都会主动立刻道歉,为自己的行为做说明解释。光是这一点,就给我们这些人上了一课。

在中国,很少会看到主动频繁道歉的公民。

所有夏令营的成员离开团队时,基本上都会拥抱海特夫妇,因为在为人处世方面,他们真的可以做我们的表率。

这次的夏令营之旅给姜老师等第一次来到西方国家的成年人触动最大,其次才是学生。成年人对美国的人文地理政治经济本身有一些了解,对中国国内的情况也比较熟悉,能够深入比较,体制内学生基本上没有多少时间精力去关注遥远的世界,有一点空余时间就想躲到游戏世界里去。和上进心无关。

整体而言,美国人的生活压力比我们小很多,所以他们情绪起伏比较小,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那些糟心事,这里的孩子有精力去关注远方和陌生人。

穿过科罗拉多州

昨天晚上开车前往 Canon City 的路上,由于道路施工,被迫临时改道前往 Durango,临时取消酒店临时订酒店,结果等我们赶到Durango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司机都很疲惫,偏偏这个酒店没有夜班,将我们关在了门外无法入住。

只好临时订了一个更贵的酒店Super 8,冤枉花了几百美金。

今天是横穿美国西部的最后一天,打算长途跋涉开车1700公里,三个司机轮流开,半夜赶到最后一站山居城。

风沙吹皱了我的岁月,吹不走我的思念

菲利普 海特和罗军
山水学堂美国夏令营2023的两位领队: 菲利普 海特 和罗军
石拱国家公园
晴空万里下的犹他州石拱国家公园
美国夏令营2023领队
美国夏令营2023领队
two aliens stone sculptures
Two aliens are talking

有关人员:白狐小姐,民宿相关,任务结束时间:0712。. 预计不能收回订房款,因为我们需要预定少部分帐篷营地。 您可以点击这里讨论。

美国夏令营2023日记,8月1日: 犹他州 石拱国家公园 Arches National Park

科罗拉多高原被地底下的压力顶起来,裂开成一条条石棱,然后这一条条砂岩被风沙雕塑,成了今天看到的石柱和石拱。Arch 就是拱的意思,Archery 表示射箭。

美国的公园大概有城市公园,县立公园,州立公园,国家公园四个等级,国家公园是最有份量最值得参观的。我们本次夏令营的一号营地和二号营地都位于加州州立公园。

纽约的中央公园和旧金山的金门公园属于城市所有的公园。

今天上午十一点多才退房,事先告诉Motel6前台我们需要延迟一点,因为昨天晚上临晨一点才到达绿河镇酒店,晚上海特夫人的七座车抛锚了。

中午一点半到达这个位于犹他州的石拱国家公园,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