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咨询服务

我为什么不喜欢和家长进行一对一咨询

家长对我们山水学堂不熟悉,不了解,希望与我一对一咨询是可以理解的,但我更倾向于大家先多花点时间去阅读我写的文章,多看看我们的微信群里的信息,这样做你要多花点时间,但节省了我的时间,是对我的尊重。

一个会尊重别人时间的人,更值得我尊重。很多人一有问题就打电话,往往是社会底层人士,高素质的人群会尽量留言,避免打扰到对方。

目前和我咨询的家长大多数是家里有一个不想去读书的孩子,一般人想不到的是,很多这样的孩子之中,往往也会有一个接人待物有点问题的父母。有些家长在微信上找我咨询,起码的客气都没有,一上来就是:”你们那里现在有多少个学生?”,招呼都不打,更不用说先介绍自己和孩子。

人的生命是由时间组成的,对我这种有紧迫感有很多梦想的人来说,时间是很宝贵的。对你来说,买东西之前,花个半小时去了解合情合理,但如果每个家长都要求与我一对一免费咨询,对我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成本付出。

所以我的手机设置了不接受陌生人来电,我不是客服,我是一名专业人士,我的时间是按小时付费的,不能免费给人。

山水学堂现在这种模式完全没什么利润的,属于半公益组织,请家长们有问题尽量在群里提,这样我在群里回答问题的时候,其他家长会看到,就不会再问了。另外,有些问题其实其他有些家长知道答案,可以直接告诉你,这样就不需要都由我来回答。

如果你尊重我,请先尊重我的时间。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认为抑郁症不是疾病?

如果在中国做一个广泛的调查,我估计80%以上的人群会认为,抑郁症不是疾病,只是一种情绪状态等。这种广泛的误解事实上给抑郁症患者造成了巨大的无法逃避的压力,所以几乎所有的抑郁症患者都有社恐,不愿意出门,尤其是相对弱小的少年儿童。

给抑郁症患者伤害最大的往往就是身边的家人,因为他们一些不懂装懂的建议和劝说,很多时候不仅仅起不到鼓励的作用,大多数时候是在暗示患者很自私,不够努力,脆弱。

但即使看到自己的话起了反作用,很多家长仍然会固执地坚持自己的一贯做法 – 不断劝抑郁症患者想开点,提醒说自杀不能解决问题,要为身边人着想等等 – 这些话都可以反过来解读: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尝试想开点?我自己在作死?你以为我每天都在想什么?难道不是尝试想开点?难道我不知道自杀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会让家人伤心?我在你的眼里就那么自私吗?你觉得我连基本的感恩之心都没有吗?难道我不想为身边人着想?我如果真的不想为家人着想,我早就死了一千遍了!

家人老师这种固执的错误做法就如同一把把刀子,扎在患者的心上,会导致患者最终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再和家人说话。

关在房里是一个疗伤的过程,就和动物受伤后需要找一个没有打扰的地方去舔舐伤口一样,但即使这样的疗伤空间往往也得不到,有些家长为了防止孩子自杀,会将他们的房门锁拆掉,保证父母随时可以进去。有一个家庭的父母甚至是强行踢开孩子的房门,我看到那个男孩的卧室门上有一个很明显的伤口。

社会上之所以有很多人坚持这样的观点:抑郁症不是病,只是心情不好,或者受了什么打击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等等,原因之一是他们只是根据以往生活中的经历来得出的经验。实际上时代不同了,以前的人的生活相对单纯,很多现代社会的问题以前是不存在的,比如以前的学校是没有补习班的,下课了可以到处跑跳甚至打球,那时候的孩子可以爬树捉鱼抓鸟。。。

原因之二是,这些中老年人所接受的单一教育,缺乏批判性思维,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习惯。我们国家过去这几十年里习惯了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每一场运动其实都是要扫清不一样的阶层和思想。

相对而言,有这种世俗经验的老年人会更倾向于对抑郁症患者指手画脚说一堆没用的指导和经验,比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而那些没有多少世俗经验的年轻人则很少会这样做,比如患者的弟弟妹妹。我认识的很多抑郁症患者都与家里老人的关系糟糕,极少会将家里的弟弟妹妹关在门外。

当然,抑郁症患者的很多表现,的确与那些生活中遭遇重大变故的人的表现差不多,也难怪这些老人会犯错。

从某个角度来说,抑郁症患者大多数就是被这些一刀切的世俗框架给死死框住,想挣脱但是又挣脱不了,久而久之就精疲力竭,成了抑郁症患者,或者脾气暴躁,成了躁郁症患者,或者在这两种状态之间摇摆,那就是双相情感障碍。他们之所以都会抱着手机不放,晚上不睡觉白天睡觉,不出门,其实根本原因都是在与世俗社会切割,虽然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那些认为抑郁症不是病的人,往往就是喜欢用这种世俗眼光去看待芸芸众生的人,他们很难接受有个性的少数派,会对那些所谓的伤风败俗行为破口大骂,对身边人指指点点,他们是社会上的大多数,最强音,曾经的红卫兵,想要掌管这个世界的人。如果是在穆斯林社会,他们就是向那些不戴头巾的女性砸石头的刽子手。

主流社会的不宽容,不接受人的性格与选择的多样性,也许是当下抑郁症患者数量激增的主要原因,生存压力只是一个重要条件,让这些天生有弱点的人凸显出来。我们的传统学校就是这么一个不接受学生个性与能力多样性的场所,少数有想法有特殊才能的学生在这里不仅仅无法成长,反而每天都受到打击,久而久之心力衰竭,就成了抑郁症患者,再也没有力量爬出来。

一起来,共同建设一个更具有包容性的社会,在这里,学生可以选择不同的学校去学习,而不是只有高中和职业技术学校两条路可以走,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办一所学校。

音频课程和节目推荐

下面这些老师的课程都很不错,都能在喜马拉雅上找到音频资料,建议大家在劳动或者运动的时候,开始听,这样同一段时间可以收获两样。石国鹏、袁腾飞、易中天、《晓说》《老梁故事会》慢慢更新。大家也可以利用下面的评论区来补充自己的推荐。

意大利托斯卡纳乡村风景

ADHD和ASD之间的相同点和不同点(自闭症谱系障碍,与注意力缺陷障碍)

阿斯(AS)属于自闭症谱系障碍中的一种,程度比较轻或者说更接近正常人的一种,很多阿斯同时也有注意力缺陷障碍,比如罗老师我,不过好在两个方面都不严重。最新研究结果认为这两种障碍是一个连续体,根源其实是一个。

注意力缺陷障碍就是常说的多动症,或者说包括多动症,也包括那些注意力缺陷有障碍但只限于脑子里多动的情况,比如我。但对于我和很多人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注意力容易分散也有好处,就是适合做一些创造性的工作,比如艺术和写作等。不少艺术家和作家都有注意力缺陷障碍,同时也是阿斯患者。

专家发现,不管是谱系障碍还是注意力缺陷障碍患者,都存在很明显的基因影响,因为这些孩子很容易在父母之中找到一个有类似障碍的成员,或者父母两人都是。

如果父母两人都是阿斯,那么这种基因有可能会重叠,导致孩子的情况比父母都更厉害,成为典型的自闭症患者,或者比父母都严重的阿斯。如果对这个领域有所了解,会注意到身边其实不难找到这样的家庭。

ADHD患者和ASD患者共同的特征包括:

  • 坐立不安,好动;
  • 冲动,比如剁手党、情绪容易时空等;
  • 对于感兴趣的领域可以集中注意力很长时间,比如玩游戏特别上瘾;
  • 在一堆孩子中很容易被注意到有点古怪;
  • 都是男性中的患病比例高出女性很多。

哪些是ASD谱系障碍的典型特征呢?这种孩子一般很晚还不会说话。另外,谱系孩子中,一般都没多少朋友,甚至完全没有,另外,40%的智力超出平均水平。

哪些是注意力缺陷障碍的特征呢?从小喜欢丢东西,跑来跑去,爬上爬下,白日梦,插嘴,不守规矩,话唠,扭来扭曲,健忘。。。大约一般ADHD患者的学习能力有问题。

这两种障碍都是中央神经系统出了问题,影响到了下列功能区的全部或者部分:注意力、语言、运动、社交、短期记忆等。

如何区分呢?有一个判断标准。看孩子做作业时的表现,如果不管做什么科目都是坐立不安,那就是多动症ADHD,如果只喜欢做自己感兴趣的那一科,其他的留在最后,那可能是ASD谱系障碍患者。

在说话方面。多动症孩子会说个不停,中间不停顿,而阿斯的表现则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意思和情绪,有些机械。多动症孩子经常会打断别人说话,说话时表情丰富,而阿斯孩子说话时则很机械而僵硬。多动症孩子可能不会注意到自己在打断别人说话,而阿斯孩子则比较敏感,不敢注视别人的眼睛。多动症孩子总是在跟人交谈时最后一个收尾,而阿斯孩子则是不太会回应别人的话。

在环境适应力方面。多动症孩子喜欢变化,而阿斯孩子不喜欢变化;多动症孩子不喜欢规则和限制,而阿斯孩子倾向于有规则和限制;多动症孩子受不了天天吃相同的东西,或者看相似的电视节目,而阿斯孩子则可能会每天吃相同的东西,或者看同一个栏目的节目。多动症孩子会不停换台,而阿斯孩子一般会坚持看完一个很长的节目或者电影。

当多动症孩子受到刺激时,比如有人骂他,他会很快骂回去;而阿斯孩子的反应则主要是不知所措。

当一群人坐在一起时,阿斯孩子要么不动,要么他的动作可能是重复性的,比如不停摆动摇动,而多动症孩子不会一直不动,虽然好动,但不会出现这种重复性的机械性的动作。

社交方面。多动症孩子一般不会表现得很内向沉默,而阿斯孩子则会有些郁郁寡欢。

来测试一下,你是否守住了亲子教育的七条底线

人生在世,守住道德的底线,比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更重要;每天的生活,将眼下的每一件事都做好,比列一个完整的代办事情清单更重要;先不伤害他人,再来考虑帮助他人;先不成为别人的负担,再来考虑帮别人扛起重担。

中国教育的基本问题,就是没有守住底线,因为在这个国家,教育不再是为了学生的幸福和健康,而是成为了一些权贵的统治工具;集权制度下,中国家长的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占,生存压力巨大,导致大家需要在没有来得及守住孩子成长底线的时候,就急忙去给他们设定一个个目标,最终导致很多孩子教育的悲剧,包括生命的终结 — 尤其是那些相对不具备太多韧劲的年轻生命。

具体来说,家长守不住教育的底线,一部分是因为被十几亿人推着走,很难有时间蹲下去看孩子的脚步,所以,我今天来尝试着列几个问题,帮助家长,即使是站着,也能快速判定,自己孩子的成长是否已经受到威胁。

第一个问题:有人说你偏执或者强势吗?

如果有,那就拿笔记下来,我不管你会不会开始争辩说自己其实并不强势并不固执,是谁谁谁。。。如果你开始争辩,那更说明你固执和强势,一个不强势不固执之人,会开始反思,而不是反驳。

第二个问题:孩子经常会对你吼吗?比如说,平均每个礼拜至少一次?

吼不一定是孩子的错,也不一定是家长的错,这种沟通方式有时候是必要的,但如果频率比较高,那就说明沟通不畅,有人即使被吼也听不进去,因此有累计的情绪问题。

第三个问题,你会经常对孩子吼吗?同样,每个礼拜平均最少一次?

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旁人,比如其他家庭成员,来回答,因为很多家长是不承认自己有问题的,尤其是那些强势的家长。这个问题让孩子自己来回答更好。

吼一般都是说明有积累的情绪,说明有一方忍了很久了,而积累的情绪往往会以其他更极端更危险的形式爆发出来。

第四个问题,孩子做作业拖拉吗?

做作业拖拉是很明显的厌学迹象,可能是 ADHD 患者,也就是注意力不太容易集中,这种情况下,在课堂上也不太可能会认真听课,所以,孩子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在学习,而是在受罪,这种教育方式不适合ta。如果你不能提供一种更适合ta的教育模式,那你就没有守住这条教育的底线。

第五个问题,孩子是否从来不跟你讲心事?

如果是,说明你没有得到孩子的信任。之所以不信任你,是因为你没有给他提供足够的保护,可能太自以为是,可能太强势,可能太固执。如果觉得你不能保护他,假如另外一个家长也对他吼,那这个世界上可能也没有其他东西能吸引他了,自杀倾向由此产生。

第六个问题,孩子是否从来不给别人盛饭,从来不洗碗?

山水学堂的这些学生都是从来不给别人盛饭的,也从来不洗碗,但由于目前他们都到了青春期,比较敏感,所以不好对他们提太多要求,要是小时候在他们蹦蹦跳跳的时候养成这些习惯就会好一些。

这里经常会有家长带着来体验,我注意到这些家长也很少提醒自己的孩子吃完饭后将碗拿到厨房去,大部分学生都是吃完饭就将饭碗筷子丢桌上走了,看来在家里就是这样的。这些家长不会提醒孩子自己在厨房洗自己的碗,更不会提醒学生给其他人,比如我这个长辈,盛饭。

我猜一部分原因是现在的孩子内心太疲惫,导致家长不忍心让他们做这些家务事?很奇怪。如果是我的孩子,这些规矩绝对比学习成绩要重要。

第七个问题,孩子是否很少笑?甚至经常整天不笑?

如果我的孩子整天不笑,我会毫不犹豫让 ta 离开现在的学校,回家玩手机。但绝大部分家长宁愿选择孩子整天看不到笑脸,也不愿让他在家玩手机,这就是教育观的不同。先不管谁对谁错,请回答。

如果上面七个问题中,六个甚至七个你都回答是,那你无可救药,可能不配做孩子的父母,如果有四个五个回答是,你很明显触犯了教育的底线,如果有三个是,你接近底线了。

亲子教育的底线有很多条,这只是随便列举一少部分,算是取样。

阿斯为什么很多穷困潦倒,该怎么办?

已经去世的投资大神查理芒格说过类似的一句话: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变富,那就想想如何让自己变穷,然后再去避免这些坑。很多阿斯一生穷困潦倒,哪怕才华盖世,也可能最后落得一个饿死的下场,人类历史上这样的艺术家、作家、思想家很多。我觉得这个从人性弱点下手,避开弱点的思路不错,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变富,实现财富自由,然后实现精神自由。

分析自己,先从人性的弱点开始,如果不知道如何下手,那就将自己的人性和财运挂钩来分析。我发现大多数人都忽视自己的人性,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看别人,挑别人的刺,挑社会的刺,但大多数时候其实主要是自己的问题,一是我们缺乏这样的氛围,二是我们缺乏这样的工具。

人的整个一生70%都是由基因决定的,包括财运,而后天的影响,包括教育,其实对人生影响不大,有些性格的人,不管读了多少书,最终还是落落寡欢,甚至一事无成,不被人尊重;而有些性格的人,不管有没有读过书,都会财运亨通,事业有成,受人尊重。

我的财运不好,主要也是由我的基因决定的,基因决定个性,个性决定财运。有些人对钱对顾客对现实世界的需求很敏感,而我天生对那些比钱更抽象的世界,比如人文、哲学、艺术、文学更敏感,但由于各种现实原因,我一直没有机会从事这些职业,甚至大学学的是最讨厌的机械专业,白白浪费三年大好时光,导致毕业后自己自学了英语,结果成了一名建筑工程专业的职业翻译。参加工作后的大多数时候,我都在从事自己并不特别感兴趣也不擅长的职业,或者至少需要做很多厌烦做的事,所以导致我的财运一直不好。只有几年,我做建筑设计规划相关行业时,算是发挥了自己的一点长处,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工作,所以那些年赚了一些钱。

我们身边的很多所谓艺术家类型的人,就是由于类似的原因,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做自己不喜欢的不擅长的工作,因此郁郁不得志,债务缠身。有少数艺术家和作家,有意志力,同时还有一定的财务意识,甚至很精明,所以登上了顶峰,他们是少数幸运儿,他们的性格组合很合理。

不是所有的艺术气质的人或者哲学家都不精明,没有赚钱的能力,但大部分似乎都在这方面能力欠缺,因为他们太关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了,比如画家梵高。有这些性格特征的人,很需要有专业经纪人和机构来给他们做后勤,可惜在我们国家,几乎没有类似的平台,即使有,也往往不成熟,不可信。我现在做山水学堂,不是因为这个领域有什么钱途,也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能力,而是因为在这个细分领域,几乎没有几个可以相信可以依托的教育机构,这些事总得有人做,哪怕我没有这个能力,也先做起来,抛砖引玉,有总比没有好,先不要要求太多。

那些厌学孩子之所以讨厌学校,归根结底就是被迫用他们不适应不喜欢的形式学习,在学校,人性弱点会被放大,疲于奔命。如果不改道,他们走上社会之后也会被迫做一些他们不喜欢不情愿做的工作,自己的天分一辈子得不到发挥,梦想一辈子无法实现。我自己就是这样带着遗憾过来的,我特别想阻止家长们再犯相同的错误。

我这个人想法很多,总想与众不同,按照心理学的划分,大概就是属于ADHD的类型,也就是思维多动症。心理学家说这种性格特征和阿斯人格经常是并行的,我现在大概找到了原因:

注意力缺陷,其实是因为阿斯的兴趣点很明确,很集中,大多数事情都不感兴趣,所以才显得注意力涣散。对于厌学学生来说,由于他们的兴趣点可能都集中在文学艺术或者哲学领域,都和学科成绩没什么联系,所以大多数课程对他们都没有吸引力,自然就会注意力涣散了,做作业就拖拉了,这不是什么心理障碍,只是一种性格特征。

对我和一些朋友来说,性格中还有一个和其他阿斯不一样的特质,就是总想找到一条最好的路径,哪怕眼前有一条现成的路,可以马上赚钱养活一家人,也不愿意去走。拿我来说,这么多年我一直不做培训,就和这种心理有关,其实我一回国就去做英语培训的话,可能早就赚到不少钱了,但我就是没兴致,甚至反感。我不是讨厌英语培训本身,而是觉得绝大多数英语培训的课都是浪费钱,一部分是他们教学的形式我不太认可,更重要的,就是我知道,学英语关键是要有足够的时间精力,靠这些课后辅导班一般没什么用。我不想为了钱做那些没多少价值的事情,浪费我的生命。

阿斯很多,但是和我相同,有上述类似性格的,讨厌形式主义的阿斯不多。

厌学少年中大多数都是阿斯,他们的优势和天分比较集中,需要用心去寻找和观察,如果走寻常路,考大学,然后参加工作,可能需要很久才能在社会上找到合适的工作,因为他们的个性,不善于人际交往,也因为他们对大多数寻常工作都会注意力涣散,提不起兴致,甚至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能够找到心仪的工作。所以更合适的路是不考大学,提早跟着天分,朝着未来的职业方向走,这也是我们体制外创新学习社区所重点提倡的。

如果你家少年对哲学、心理学很有兴趣,那么我们可能是同一路人

什么同路人?就是天生对抽象世界的底层架构有兴趣的人。

什么是心理学?就是对看不懂的人性进行分析,将斩不断理还乱的情绪整理成我们看得懂的样子。什么是哲学?就是帮助我们理解那些现实生活中并不要紧但是长远地看很要紧的那些大道理。举例来说,对一个人而言,地球的未来不重要,反正自己只能活几十年,但如果考虑自己的子孙后代,那么思考地球的未来就很重要。有些人不觉得为子孙后代考虑这些很重要,那是你的选择,有些人天然地对这些话题有兴趣,哪怕自己并没有子孙,这应该是进化的产物,让人类中的大多数只关注眼下的生存,保障人类这个种群能活下去,同时进化也让少部分人有很长远的眼光,这样能够保障这个种群以后也不至于灭绝。

如果你家孩子就是这种天然地对哲学心理学很有兴趣的人,那他/她就是我们一路人,社会分工让我们登高望远,给这个种群寻找未来的方向。

最近碰到的人里面,发现对心理学、哲学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应该有不少是由于和我兴趣相同,而不完全是因为需求。我就是一个对心理学和哲学天然有兴趣的人,我的大学专业、工作背景、家庭背景都和哲学、心理学毫无关系,身边以前也几乎没有一个人对这两个专业有兴趣,我甚至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读过一本哲学或者心理学的专著,所以只能用基因或者大脑结构等原因来解释,天生喜欢琢磨这些内容。

心理学和哲学表面上相距很远,其实有两个共同特征:一,都很抽象,二,都很本质,也就是底层。对于任何一个难题,好比是一块拦路石,从最底层用力是最有效的,往往可以事半功倍,比如将最底下的一块小石头弄开,这块巨石往往自动就会滚动起来,而如果一定要让巨石从这块小石头上碾压过去,那一家老小都上可能都动不了它。很多厌学孩子家庭的问题就类似这种情况,明明底下有一块小石头,但所有人都看不到,累得要死,甚至伤了膝盖伤了脚板,也没人来提醒他们踢掉那块小石头就可以了。

抑郁症吃药之所以没太多作用,就是因为着眼点不是那块小石头,也就是心里的疙瘩。

哲学的作用也类似,只是哲学解决的主要是整个人类的问题,所以一般老百姓不去关注,有厌学孩子的家庭更没有精力去关注。

如果你家孩子学习之余,本来脑袋已经很幸苦了,还会对哲学和心理学感兴趣,那就说明这是一种天生的热情,连疲劳都挡不住,这种热情非常可贵,不要忽视,ta的人生如何设计,关键就是要寻找这些信号。人的一生是否能成功,最关键的不是学什么专业,不是运气,而是能否在一个领域坚持做下去,不轻易放弃。

我个人还对人文社科等天然感兴趣,比如当年的《河殇》那种书,不过这其实和哲学很接近了,可以算是一个类型。我也在不同的微信群里了解到有一些其他人对这种题材的书很有兴趣的读者。读小说我比较喜欢读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就是说,有想象力丰富的魔幻元素,同时又扎根于现实社会的,非常质朴和详尽地反应现实生活的故事,纯粹的现实小说我不是太有兴趣,纯粹的魔幻和神话更没有兴趣,和我有这个共同兴趣点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暂时还没怎么碰到过,但很明显这样的读者不少,要不然莫言的《生死疲劳》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也不会有那么多读者。我暂时还没有搞懂,这个兴趣点和哲学、心理学之间是否有联系,因为从来没有人指导我去读这样的小说。

我经常问家长和学生:“你(孩子)最感兴趣的是什么?”经常会是一阵沉默,然后犹犹豫豫地说:“我学过一阵架子鼓。。。后来就没学了。” 每次碰到这样的家长,我有时候会有点生气,把孩子养到十几岁,竟然连孩子的兴趣是什么都不知道,这要么是太无知,要么是太自以为是。

我对一些家长的态度是不客气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类似的情况 — 家长太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连孩子的最基本的需求都不知道也就罢了,我作为旁观者好心指出来,还死不承认,同时口若悬河地倾诉自己的委屈和感受,孩子的不听话。

在那些出现厌学孩子的家庭里,有时候,人性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我之所以现在做山水学堂,而且聚焦于厌学学生,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对心理学的天然兴趣 – 这个兴趣不是因为我在大学学过心理学,而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无法阻挡的热情。如果要找一个后天的现实理由的话,那就是,了解了心理学关注的那些内心深处的人性本质的东西,了解了哲学所揭示的世界本源,人生会轻松很多,路会清晰很多,不会老是在原地转圈,甚至撞破头。


顺便介绍一下我们最近会开展的一个活动 – 跨城骑行,从长沙到岳阳楼,到武汉黄鹤楼,单程300公里,主要面向讨厌僵化死板的传统教育的少年,不会骑行的也可以参与,如果家里能够提供一辆车跟着走,协助做后勤的话。

出发日期暂定12月中旬,时间暂定10天,平均每天骑行40公里。报名微信:amasia。


回到主题,关于心理学与哲学。如果你家公子或者闺女也喜欢这两个领域,那么大概率我们的大脑神经结构是类似的运转模式 — 就是擅长分析事物的本质,喜欢寻找事物的本源,有这个特征的人,天然不喜欢做家务,不喜欢那些世俗的东西,包括人情往来等等。

还有一个可能更重要的,被绝大多数人忽略的细微但是很要紧的差别,就是这种思维特征也是分等级的,或者说灰度的,有些人的思维可能非常抽象和本质,乃至对现实世界生存的能力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可能会对他们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尤其是传统学校这种基本上每天都在给学生套上思维枷锁的可怕地方。

山水学堂第一批有三个学生,虽然他们对成人世界的戒备心很强,所以和我的交流时间不多,但通过有限的交流、只言片语、他们的神色变化、笑声,我也能从心理学的角度得出一些结论:男孩小罗是三人中最关注事物本质的,他最适合当一名哲学家。女孩小郭的思维是最具有烟火气的(只是相对另外两个而言,与普通人相比还差很远),如果要做生意,她会比另外两个更擅长。女孩小殷的思维在抽象程度上接近于小罗,感觉是另外两人之间。

这种思维特征反映在他们三人的生存状态上,也有些不一样,相对更具有烟火气的小郭情绪比较稳定,人也更理性,内心受伤程度没有另外两个同学那么严重。也就是说,喜欢思考抽象问题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会碰壁,因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如果是辩论赛场,这些人则会明显强很多,往往会碾压那些现实生活中左右逢源的人。

厌学学生中有很多都喜欢罗翔,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罗翔讲的是法律,是人类行为的基本规则和运行模式,同时又和现实大世界 — 而不是和个人考试成绩 – 联系紧密,这是一个大而抽象的领域。逻辑学、批判性思维、辩论,针对的都是这种大而抽象的话题,所以厌学孩子整体得分会高很多,远远超出那些买一棵白菜还要讨价还价的人。

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的兴趣爱好:喜欢去人少的地方旅游,比如草原、大海、沙漠等,因为可以原理世俗社会的那些框架桎梏;喜欢徒步,因为可以让大脑信马由缰地驰骋;喜欢骑行,因为可以以一种类似于飞翔的姿态前往远方的世界。

对于具有这种个性特征的人而言,最需要的不是教育,而是保护,尽可能地给他们一片相对广阔的天地,让他们自己去探索。哲学和天体物理学一样,思考者脑袋里的世界非常辽阔,如果用世俗生活去约束他们,肯定会非常难受,也肯定会受伤。

我的孩子为什么厌学?我们该怎么办?问卷调查1

这是一项有偿服务,需要支付咨询费。但是相比带孩子看心理医生,应该更划得来,起码不用给孩子和自己带来心理负担,而且这个费用比心理医生低得多。

如今厌学的孩子很多,但绝大多数家长和老师都并没有找到症结所在,为什么?

绝大多数家长都没有多少心理学的知识,在孩子厌学这种事情上,看问题都很肤浅,对孩子的帮助很少,甚至只能起反作用。举例来说,厌学的孩子,家长总喜欢在环境等方面找原因,比如父母关系不合,小时候交给爷爷奶奶带。。。等等。这些其实一般都是错的,造成一个人厌学的原因往往是内在的,而不是外部因素,举例来说,由于性格的原因,找不到同频的同伴,在学校受到太多的压力、约束等等,这些其实都是性格的原因。

不少孩子其实都知道自己性格上有一些问题,但是具体是什么问题,谁的问题更躲,如何改变,对此并不清楚,或者自己的判断往往不客观。

所以我制定了这么一个调查表,通过我的分析,也许可以帮你指明方向。

心理扭力

心理学领域有一个心理扭力的概念,就是两种相反的内心力量在脑子里持续打架,这就是抑郁症的基本根源。比如说:一股力量想引诱我去玩手机,玩游戏,而另一股力量则在督促我先好好学习,做完作业再说。这两股力量都同样强大,游戏的诱惑非常强大,因为此时此刻我实在太累了,太需要进入游戏去休息一下,而所谓理性的力量同样很强大,因为如果不完成作业明天就有很大麻烦,而且家长就在门外时时刻刻盯着,监督你是不是偷偷玩手机,一旦发现,汹涌的唠叨和批评就会滚滚而来让你不得安宁。。。

没有人能够长期在类似这样的强力扭打中保持冷静平和的心情,在学习压力下所剩无几的内心力量想在这两股心理扭力中间维持一种平衡,很快耗尽。。。于是崩溃。。。然后就是抑郁症,可能还有抽动症,狂躁症等等的出现。

厌学孩子很多都是来到校门口就有一种虚脱的感觉,在学校里时时刻刻都有轻生的念头,都跟这种内心强烈的冲突和由此带来的极度疲惫有关。不懂心理学的家长会加入孩子内心的所谓理性这一边,去拉扯,希望战胜另外一股贪玩的冲动,没有考虑到手上的这根拔河绳子也是孩子肉体的一部分,它会绷断的。或者,想到了,但做父母的也已经失去理性了,哪怕明明知道孩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还要去加入暴力拉扯的队伍。

看见即治愈

对厌学少年来说,很多时候就是看见上面这种情况,看到他们的立场合理性,就开始了治愈的疗程。不少孩子妈妈跟我说,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不仅仅孩子抗拒,她们自己也觉得不值,就是因为医生并没有看见,又哪里可能治愈?如果这个医生是不收钱的志愿者也罢了,她们收钱往往还很贵,就让去看医生的孩子有一种被欺骗的想法,更加加重其抗拒心理。

人首先是生物,其次是动物,再其次是人。不管是生物还是动物,都是经过亿万年的进化来的,身上的很多本能其实都是有内在合理性的,包括想玩游戏玩手机这样的所谓非理性行为,因为人首先要生存,要活下去,如果持续在高压状态下学习,生命会受到危险,所以本能才告诉我们要躲到游戏里去。

这一点其实很多人都说过 – 玩游戏其实只是逃避现实压力 – 但可惜被无数家庭和老师视而不见,或者不接受这种解释。作为老师视而不见我可以理解,因为体制内的老师首先是对教育局和校领导负责,而不是对学生和家长负责,但是作为家长,视而不见背后的原因就需要深思,能够拿孩子眼下的健康来冒险的赌注,只能是孩子的未来,他的一生,但我们的问题是,未来是模糊的,如果父母明确知道孩子的未来是肯定可以通过打电子游戏活下去,那估计就放手让他去玩游戏去了,但不可能肯定,甚至连将来孩子能否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都不能保证,所以现在必须要拿孩子的身心健康来做赌注。

我们山水学堂目前在做的,其实主要就是帮助家长看清当下,看清未来,这也是我们坚持要组织辩论赛,强调写作的重要性,强调出国去睁眼看世界,关注政治的原因。一旦家长和孩子对家庭和社会的本质看清了,做决定的时候就不会只图稳,强调要跟主流站在一起,哪怕不适合孩子。

换句话说,就是要摆脱孩子的一辈子被羊群效应主宰的,注定要被宰成为一块肉的命运。

厌学少年求助热线项目介绍:一个由另类少年打理的民间草根公益项目

截止到2023年10月中旬为止,山水学堂只有三名学生,都在15岁上下,都曾经是厌学少年,都曾经是抑郁症患者,其中一名少年身心恢复得比较好,有意在公益慈善领域做一些事情,所以我想起了这样一个求助热线项目,这是为数不多的,作为未成年人能够基本胜任的服务型工作。

这个热线电话号码是:

19908488230

为什么只面对14岁以下少年儿童求助者?

因为接听热线求助电话的主要是山水学堂的少年,他们本身年龄和阅历有限,不适合回答太复杂的问题,另外他们的时间精力也有限。如果今后这个求助热线规模扩大,有成年志愿者加入,可以增加热线电话号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高中生。

我的孩子也想加入这个求助热线志愿者行列,可以吗?

可以。刚开始我们只有一个热线专用手机,没办法将这个专用手机快递给你,只能通过下面两个方式加入志愿者行列:一,我们一般会将求助者的基本信息和联系方式记录下来,你可以给求助者写电子邮件,鼓励他,给他需要的分析和心理工具;二,如果你能够组织身边人行成一个比较稳定可靠的团队,人数不少于三人,基本上24小时都可以接听求助电话,包括半夜,那么我们可以另外邮寄一部专用电话给你,由你们来负责这个热线电话,哪一天你们不想做这件事了,将手机邮寄给我们即可。

如果求助者深更半夜打求助电话,影响志愿者的睡眠怎么办?

默认到了半夜,少年志愿者就将这个专用电话交给罗老师或者其他后来加入的成年志愿者,保证学生们的睡眠。

如果有高中生或者成年人打来求助电话,我们是拒绝接听吗?

也不一定拒绝接听,但是志愿者会事先申明,这个热线电话是为14岁以下少年儿童设立的,对于高中生和成年人,可以倾听和记录,具体的帮助和建议,只能事后让其他成年志愿者来负责,将这些建议发送到求助者的电子邮箱中。

求助热线电话是注册的吗?

没有注册。这个项目不直接属于山水学堂,而属于另外的一个叫做永善堂的草根公益组织,这个永善堂是地方政府同意注册的,也接受地方政府管理的慈善机构。

你们能够保证帮助到别人吗?

我们不能保证任何东西,也不对电话内容负责,不能保证求助者在给我们打电话时,不会情绪崩溃,甚至发生不可预料的其他后果。接听热线的志愿者并不是专业人士,只是有过一些类似的经历和体验,有一些关于体制外教育等方面的经验可以分享。

如果求助者打电话进来,情绪没有平缓下来,反倒崩溃,发生惨剧,怎么办?

这种事情无法避免发生,我们相信即使是心理医生来接听这样的求助热线也没办法保证不会出现。我们会尽可能多对志愿者进行培训,多学习一些心理学知识,慢慢提高大家的水平,但不会因此就望而却步,取消这个公益慈善计划,大家需要互相体谅。

这个求助热线主要回答一些什么问题?

预计大部分是和亲子关系有关的,其次是学校压力,再其次是和抑郁症有关的。每次接听热线电话,志愿者会在第一时间在自己的另外一个手机上打开我们的帮助热线手册,按照程序一步步将求助者的困惑记录下来,并且按照手册来回答问题,并不是只回答问题,很多时候是求助者回答志愿者事先设定的问题。通过思考这些问题,让求助者意识到自己的一些偏颇,恢复理性,看到身边人的立场和正确性等。

欢迎熟悉山水学堂的朋友们、家长们协助我们对这几个少年志愿者进行培训,您可以打上面的电话进去,然后首先告诉志愿者,你是个成年人,是在代替自己的孩子拨打这个热线电话,进行测试,帮助少年志愿者尽早进入角色,熟悉程序。

永善堂+山水学堂:厌学少年求助热线 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