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博客

金井的未来

  • 不管是谁上台,估计政府推行农村城镇化的目标是不会改变的,而金井镇作为长沙周边地区的一个重点镇,应该会优先获得政府的拨款。在过去这几千年里,金井镇一直是南北通道上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如今连接长沙武汉的高速公路离金井有大概二十公里的距离,这是一个有些尴尬的距离,金井镇不会发展成为一个工商业中心镇,以后仍然只能依靠乡村旅游和农业。
  • 也许这不是什么坏事,大多数游客都不想在高速公路旁边旅游。我们中国人都喜欢叶落归根,只有金井镇这样相对偏远的地区才能留得住乡愁,如今,一些从这里出去的比较高素质或者敢闯敢干的人开始回流,毕竟这里空气质量和食品安全比城市要好得多,几乎所有和我一样回老家发展的同学都说回来后身体好多了。这些人的回归加上外地来做生意的人会带来新的观念和模式,带动本地人观念的革新。比如我的民宿就在节能和舒适两个方面让当地人开了眼界。一楼明显很凉快。

百度百科上的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介绍

三珍虎园

金井西山茶园中的三珍虎园有一百多只老虎,其中大半是自己在最近几年繁殖的。老虎中有几头是白虎,也就是孟加拉虎,其他都是东北虎。为什么东北虎放到南方来繁殖呢?这个请去虎园询问里面的导游。原来计划在金井另外投资兴建一个华南虎野化基地,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决定在衡阳兴建。

有些朋友会问,如果三十多头老虎繁殖了三十只小老虎,会不会近亲繁殖,导致退化,这个问题有林业部门和虎园自己想办法解决,每一头老虎的父母是谁都有记录的,老虎不是全部关在一个空间里,而是几只一起分开关着的,近亲繁殖这种问题有人操心。另外,虎园经常会和外面的机构比如动物园交换老虎,避免近亲繁殖。

虎园门票是60,通过我们去购买会便宜一些,看人数。一米二以下是儿童,半价,老人也是半价,我们都可以打折。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iger.cub_-300x225.jpg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igers-2-300x200.jpg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igers.and_.tourists.jinjing-300x191.jpg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梨花开2-300x225.jpg

上面的梨花也是开在虎园里,事实上这里的春天很美。游客去虎园都要在山顶穿过,两旁都是茶园,风景很好。老虎养在这里,没有空气污染,没有噪音,是林业部选定的好地方。

除了老虎,三珍虎园还有一个标本馆,有包括大象、犀牛在内的很多动物标本让学生参观学习。

三珍虎园 – 东北虎繁殖基地已经有小老虎在茶园里顺利出生并成长,标示着这种珍惜动物很喜欢这里的温和环境。

金井三珍虎园

金井河

金井河与脱甲河在金井相遇,于是便有了金井古镇。在古代的江南山区,河流的重要性不容置疑。
我们的夏令营和乡村游行程中,金井河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记录过去和我们的祖辈] 关于金井的纤夫和王家祠堂家门前的小码头

来自毛淑华和陈立刚两位长辈的口述:

以前枣树潭这里是有一个小码头,就在郑满家池塘前面的老河里。下雨了河水比较深的时候会有船装着石灰来到枣树潭,石灰就由本地人挑着卸在王家祠堂的仓里。
祠堂里以前有两个仓,住在王家祠堂的毛淑华和男人毛国云经常去挑石灰。
这些船大的可以装载20吨,小的装5吨。大部分来金井的货船都在金井老码头,也就是老石桥下卸货,有时候那里忙不过来就卸货在上面不远处的枣树潭码头。不过只有雨季河里水足够深的时候才能来这里卸货,而且卸货必须快,否则水位下降了船就不能回下游去了。

多的时候枣树潭这里与河对面洲上之间的河湾可以停20条货船。当时的老河道河面应该挺宽,金井河由于千回百转水流慢得多因此深很多,可以行船。


我们的邻居毛淑华奶奶的公公毛长阿公和他的六弟毛六阿公当年都经常去下游拉纤。一般是从下游某个镇拉货上来,有时候直接从长沙拉。一条船往往要十几个纤夫,船上也有船夫撑杆的。卸货之后这些船或者竹排会装满山货,比如碳,运到下游去卖掉。

以前好像听说过货船也可以往上游走得更远深入平江山里。
除了木炭,金井当时的土产应该还包括茶叶可以销往外面的大市场比如长沙,甚至大上海。

吃素+信念的力量

在全球各地,靠吃素和信念的力量成功治好一身疾病的人非常多,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宁愿去忍受各种外科手术、化疗、放疗和长期的病痛,也不愿意尝试吃素呢?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不要简单地用固执来解释,我们希望找到更深层次的原因,找到解决方案。如果能够找到最底层的那根轴,也许顺势一推,就可以改变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包括健康指标。

人的固执在某些时候是有用的,比如说,为了找到食物,为了孩子的安全,有时候只有坚持才能有所收获,这应该就是很多人身上有固执这个基因的原因。固执和执着其实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能确信自己坚持的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人是动物,原始人更是动物,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有机会吃高蛋白食物而去吃蔬菜的,这种固执一直传到了现代社会。即使我们很明显不需要再吃那么多肉食和蛋,即使已经肥胖和三高,还是要坚持原始人祖先的那种选择 – 有机会吃肉就一定要吃。

所以,我想,最起码,在我们尝试说服别人吃素之前,让这些现代人明白自己并不理性,只是在受到动物基因的驱动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决定。

怎么说这个道理?先讲个原始人的故事,让听众体会一下原始人吃东西时和我们现代人之间有哪些一样,和不一样。

金井人

站在路边某棵树下阴影里,观察一个地方的人其实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如果你喜欢思考,喜欢观察细节,看人真的和看戏一样有味道。

我们这个镇还不是太穷,在本地还有一些活路,所以和很多农村乡镇不一样,并不是只剩下老弱病残。青年人大部分都在外面谋生活,中年人呆在家里的就多一些,比如我,老年人大部分在家里。孩子呢?大概有70%在家乡读书。你仔细看,乡下的人没有城里的人那么紧张,大家骑着电动车摩托车来来往往,基本上还是轻松的,为什么?因为不管日子过得紧巴还是宽松,都是自己的家乡,这里亲戚朋友众多,不会出现没人搭理的情况。

另外,家家户户都有土地,有菜地,吃饭基本上不用担心,喝水不要钱,房租不需要支付。大部分人家没有银行按揭,也没有负债。人们穿的衣服鞋子也不讲究,没几个人在乎什么品牌,过得去就行。拿我来说,只看得出衣服的款式是不是好看,看不出是不是名牌,大部分乡下人都和我差不多。

这里有一些风气比如赌博成灾是我无法接受但是又无可奈何的。好在金井人并不算懒,一旦有人来组织一些有益身心又有趣的活动,相信让赌博风气减弱甚至消散并不是难事。当年朱元璋血洗湖南过后,基本上住在金井的都是江西老表。可能由于当年填湖南的老表来自不同的乡镇,所以这里差不多是十里不同音,有些习俗和长沙浏阳平江都不一样。金井人和平江浏阳人都说赣语。

我们的未来

估计新政府推行农村城镇化的目标是不会放缓的,而金井镇作为长沙周边地区重点镇,以及全国一百个重点镇之一的地位会陆续吸引外来投资和政府的拨款,因此整体上金井镇的未来是明朗的。随着金井镇的加快发展,一些从这里出去的比较高素质或者敢闯敢干的人开始回流,毕竟这里空气质量和食品安全比城市要好得多,几乎所有和我一样回老家发展的同学都说回来后身体好多了。这些人的回归加上外地来做生意的人会带来新的观念和模式,带动本地人观念的革新。比如我的民宿就在节能和舒适两个方面让当地人开了眼界。一楼明显很凉快。土地改革无疑会首先影响金井镇这样重点发展的农村乡镇,会带来资金和大规模建设。这对金井镇无疑是影响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