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心力

从微信名称和QQ名,看一个人的内心状态

1

前几个月为了美国夏令营的事情,和一个少年在群里进行过简单的微信交流,他的微信名称当时给我很深的印象,因为我一开始很诧异 – 他的微信名称是空的,一个字一个符号一个数字都没有,后来仔细看才发现,他的微信名称只是一个点,因为很小,不起眼,没看到。

我当时就猜想,这个少年有比较严重的社恐,希望能够在人群中隐身,不被人看到,另外,用一点来作为自己的微信名称,也有一些创造性,他可能还是一个有着天马行空思维的少年。

在微信群里和他交流不多,很明显他不爱说话,是被妈妈拉扯进群和我们交流的,因为要申请美国签证,大家必须互相熟悉。但是为数不多的话语,也给我比较深的印象,和我对他的猜测想符合,他看待问题的角度很新颖,对某些问题能够看得很深入。

其实这就是阿斯的特点,还没有和他微信交流,通过和他妈妈的电话沟通,我就基本判断出来了。

阿斯不是天生会有社恐,而是因为天性与众不同,所以到处碰壁,包括在家里受到无处不在的约束,导致内心衰弱,对现实世界产生恐惧,为了保护自己,就尽量不被人看见,所以微信名称往往是小草、没什么颜色特征的小虫子等等。

2

如果是直接用自己的姓名作为微信名,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隐藏。既然自己的姓名大家都知道,那就让真实的自己躲藏在名字背后也是一个办法。我认识一个少年,最开始他的微信名称是一个显示他真实心态的比较长的词组,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因为那个词组比较杂乱,没有太多逻辑性,很虚无缥缈的事物,后来改成了他自己的姓名,也许是他母亲改的,也许是他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愿望。

他最开始的那个微信名称其实很真实地反应了他内心的状态 – 很乱,他自己根本整理不清,很希望有人帮他梳理,可惜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如果给我多一些时间和他相处,也许我可以梳理出一点脉络,但是他据说还是回到体制内学校去读书去了。

如果微信名听上去远离现实世界,那可能预示着他的思维大多数时候是在一个虚幻的空间里遨游,只有在那里才自在,对现实世界没太多兴趣。但我们都必须在有些残酷和不公平的现实世界里生存下去,有些人可以比较不费力地变换角色,回到人间,但有些人就回不来。

后者就是那些刷手机不停的大人孩子,他们不停刷抖音和玩游戏是更喜欢一个虚幻的世界,假如有机会做一个艺术家,作家,也许会很适合,但如今有几个家长敢让孩子走这条路?

3

我昨天认识了一个心理学领域新的词汇 – 精分 – 你猜是什么意思?精神分裂症。

以前认识一个广东朋友,三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微信名称是几个看上去佛教色彩强烈的很怪异的词汇,具体什么不记得了,这个人就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甚至十几岁时在精神病院呆过,由于作为广东土著的父亲的强迫,他无奈很年轻就结了婚,生了三个孩子,好像妻子是因为钱才从外省的大山里嫁过来的,但妻子在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再也无法和他生活在一起,带着大女儿回到了大山里。

这个人用那样的佛教色彩强烈的词汇做微信名,是希望获得内心的安宁,是一种不可实现的愿望。我后来又注意到了其他几个网友,也是用类似的词汇: 虚、静、极。。。等,他们的言语中显示出内心其实很不平静,甚至是翻江倒海。

这个人曾经给我打过几个很长的电话,有一些将我当做救命稻草的意思,希望我能拯救他,后来带了两个孩子来我那里,我发现他的状态比我想象的糟糕很多,两个孩子整日如同惊弓之鸟,不成样子。尤其是那个女儿,说经常被父亲虐待。有一次那个人惹毛了另外一个女孩,而且还当众撒了谎,他的存在不仅仅对自己的孩子很不好,也影响到了其他学生,我只好请他离开了那个山头。

其实我能接受这些患者的人格缺陷,包括那个广东人对自己女儿的虐待 – 毕竟他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很多时候控制不了自己,但我目前还不能接受那些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弱点的各种各样的成年患者。虐待孩子是一回事,不承认自己虐待孩子也从来不道歉是另外一回事,对孩子的伤害是两个等级。

4

我们这个社会,之所以大多数心理医生其实都不合格,解决不了问题,是因为那些所谓的心理医生头衔大多数都含有水分,另外,更重要的,医生要和患者有同理心,需要有类似的生活经历,而很多心理医生并没有。

一个从来没有抑郁过的心理医生,基本上是不可能治好抑郁症,别的心理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就更不可能了。

心理学和哲学、文学、艺术、数学一样,是需要天分的。很多心理医生当初选择这个专业,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高考毕业后需要选一个不讨厌的能够就业的专业。

大家可以打开自己的微信通讯录,好好研究一下朋友同事的微信名称,也许可以提前发现一些被忽视的心理问题,尤其是还不太会隐藏的孩子。

当一个人没有心力,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的时候,该怎么办?

长沙话里有一个词,叫做 ”化生子“(音),意思是那些不会赚钱只会花钱,吃喝嫖赌抽大部分都会的富二代,这个角色在余华的小说《活着》里就有,主角富贵就是这么一个化生子。历朝历代任何地方都有,这似乎是一个曾经在原始社会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基因在起作用,因为它曾经起过重要的正面作用,所以进入文明社会以来,这个基因仍然在人类社会广泛存在,而且几千年间都不间断。

有些人不是化生子,因为家里本来就穷,但同样不会赚钱只会花钱,甚至还要干点坏事,比如吸毒什么的,这样的人更多。

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做什么都喜欢强调后天环境,可是这些穷人家的子弟,身边往往完全没有人是这样子的,比如如今的农村社会没有几个农民吸毒,而且大部分人还是勤劳的,如果说他们是后天环境影响,那有点强词夺理。我们就有两个比我年纪小的邻居是类似这样的角色 – 家里情况本来就比较差,但这两个男的就是不能外出工作赚钱养家,大多数日子都是在花父母的钱,其中有一个是吸毒者,另外一个在家里玩游戏多年不下楼。

后者很明显是一种心理障碍,他跟我有过一次交谈,说他做什么都害怕失败,而且不愿意从底层做起,要做就做得像模像样,但是没人会给他投资做什么,想打工的话他更是不会找得到雇佣他的人。

他有一个同样有一点心理障碍的阿斯父亲。

那个以前的吸毒者有一个性格类似的母亲,为了打牌很多家务活都不干,常年抽烟,买不起最便宜的烟,会找人要烟抽。。。这个妇女有个邻居大妈,甚至比她更糟糕,一个人住在老家,常年不打扫,据说满地都是烟蒂,很少做饭,灶台脏得不行。

所以并不是只有家境好的家庭才会有这种恶习。

我一直强调基因,还有这么一个证据:我的一个朋友是长沙市区人,他一直是一个做事不稳妥,不会赚钱,打工经常被炒的人,在他大约四十岁结婚之前长期潦倒。他跟我说过,他父亲,他爷爷都是他这种情况。他爷爷本来出生在长沙市的民国富商家庭,是典型的化生子。到他和他父亲这两辈人,家里已经没什么可以化的了,但骨子里和爷爷差不多。

他妹妹和他不一样,更像母亲。

现在很多孩子的问题其实和他们类似:很多事情知道应该戒掉,但就是戒不掉,比如玩手机打游戏,很多事情知道应该去做,但就是做不到,比如锻炼身体。久而久之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干脆玩通宵,过一天是一天。

以前这样的人少很多,部分原因是因为那时候家庭条件都不好,很小都要干活,慢慢地积累了不少基本的自理能力,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家长对孩子提出的要求大都是合理的生存所需要的基本要求,比如做家务、放牛割草喂猪下田干活等等,但是后来我们开始卷,家长开始向孩子提出很多越来越不合理的要求和学习任务,比如晚上十点钟才从学校回家,竟然还要再出去上补习班。。。学校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近人情如同屠宰场。。。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那些本来内心相对脆弱的人会暴露出他们的弱点,让他们难堪,不再有力量去面对生活中的挑战,做那些应该做但是不想做的事。

碰到这样的情况,只能耐心等候他们自己选择最开心的状况去生活,哪怕就是通宵玩游戏,毕竟这可以让他们开心 – 他们的整个童年也许都没怎么开心过,需要补回来,需要付出健康的代价也要补回来,让心力恢复增长,没有其他方法。打气、喊加油是最没用的,甚至只有副作用,因为内心的力量不会招手就来,如果是,他们根本就不会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他们很多之所以抑郁和狂躁,是因为很多事他们想做也知道应该做,但就是做不到,不是不想做,每次喊加油,其实都是在挖苦他们无能,所以千万不要对抑郁症患者喊加油。

所以如果真的身边有这样的人,首先是充分理解,很多人的行为是几乎不可控的,真的关心他们的话,就教他们一些工具,而不是重复说教,认为对方很蠢或者很固执,另外如果真要讲一些道理,就跟他们讲什么导致的成瘾行为,而且跟他们讲,成瘾行为是可以治好的,这些才是他们需要的。

假如现在的生活作息时间确实有害,那也只能一步步来。

有哪些工具和方法可以戒掉一些成瘾行为,培养一些正常健康的生活习惯呢?根据我目前为止关注到的资料,以及别人的介绍,做正念练习是有用的,我的分析是,这种练习能够聚拢人的发散的心力,给自己增加信心。如果你不懂什么叫正念,它和冥想差不多。

还有一个工具更简单,就是我经常推荐的,每当自己要做一件事情之前,比如做自己很想做的,玩手机游戏,或者比如做很不想做的,去找一个不喜欢的人对话。。。先闭上眼睛,抬头看天三秒钟,默念一句话“我要让大脑里的理性长得更强大一些!”

只有当长期被压制得虚弱得理性思维成长得强大一些,才有力量去对付各种瘾,包括暴饮暴食和玩游戏等。

幻想自己的脑海里生活着两个人,一个孩子,叫做理性,一个心魔,叫做瘾,在做正念练习时或者冥想时,不断想象这个孩子如何用自己的灵活与坚持,去对抗这个心魔,哪怕被揍得鼻青脸肿,仍然会爬起来,最终每次都将心魔打趴下,并且将这个丑恶的东西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