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意志力

如果一个人天生承担不了压力,家人该怎么办?

这个社会上,有少数人似乎特别坚强,生活怎么也打不倒他,但也有少数人似乎做什么都做不好,总是有头无尾,碰到挫折就退缩。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是家庭环境的原因,如果坚强不屈,那是教育出来的,或者被残酷的生活打造出来的,如果一有风吹雨打就躲起来,在生活面前畏畏缩缩,那肯定是家人娇惯的。

其实不一定。

我认识几个这样的大人孩子,其中一个唱歌特别有天赋,另外一个在娱乐和搞笑领域表现很出色,另外几个似乎比一般人更佛系。。。我认为这些人的长处只是在一些不被人注意的地方而已。

另外,兄弟姐妹几个,可能只有其中一个比较娇气,不太可能是父母偏心,只能是天生就不一样。这就和任性和倔强的性格一样,很多时候并不是父母造成的。

比如我认识的一个亲戚,他们夫妻俩有两个孩子,儿子是亲生的,女儿是抱养的,这女儿的性格和哥哥和父母都不一样,更为任性、娇气,她有一个双胞胎姐妹,从小互相不知道对方,但长大后意外相遇,姐妹俩性格一样,读书成绩一样。

假如你自己的家人,比如孩子,比如丈夫,是这种承担不了压力的性格类型,该怎么办?

首先看看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环境导致的,一直被误解被打压导致躺平,那就是后天环境导致,身边人的尊重和理解可以恢复其心力,如果是天生不能成事,那就好好寻找其身上的优点,比如这人可能与人为善,适合做一些组织工作,或者心思细腻,适合做财务,或者秘书,也有一些人适合当艺术家,只是需要有人帮他打理财务和生活而已。比如我认识的那个唱歌很好的朋友,如果他生在一个可以追求梦想的国家,或者家庭条件不错,本来是可能在这个领域有一些成就的,但他的才能被人忽视,而弱点则被人一再提及,成了一个 loser。

在现在这样的体制下,光靠上面这点还不够,现实生活中极少有人能够追求自己的梦想,大多数人都被现实生活踩在脚下,假如已经处在这样的逆境中我们该怎么办?

别放弃,努力寻找自己的圈子,

也许不久我们就有机会进入一个同类的世界,身边的人不仅仅能够支持我们,也能够理解我们。举例来说,在学校这个单一的小圈子里,很难遇到同频之人,一旦走上社会,机会就会大很多。还有,起码我们比很多残疾人处境更好,更有优势。或者,干脆放低身段,就将自己当做一个残疾人好了。

努力寻找自己的机会,其实不管是什么怪才,都有属于你的机会,大多数时候可能只是你的单量不够大而已,也许是被吓怕了。一定要经常提醒自己,很多时候我们是自己放弃机会的,不是运气不好。之所以放弃机会,不少情况是成见在作怪 – 别人的成见,加上你自己的成见 – 比如你会开始习惯于将别人的成功归结为运气,自欺欺人。

如果你是这种在旁人眼中一事无成的类型,被一些人责骂为废物,请在下方的评论栏留下你的决心,大家一起努力,共同走向快乐的彼岸。

当孩子不断强调:我不想/我就是不想。。。的时候,这是一个什么信号?

本来这篇文章的标题结尾是这个问句:应该怎么办?后来我改为了这是一个什么信号?这两个问句暗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对应动作,一个是思考 – 先理解这是一个什么信号,另外一个是行动 – 我该怎么办。

绝大部分中国家长都是问:我该怎么办?基本上没有几个家长会问,这是一个什么信号?

我们的教育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是因为我们总是先行动,如果行动有效,就不思考了,如果行动遇到阻碍,实在是没办法了,再来分析问题,再来请教别人。孩子在学校只要没有出现抑郁症状,就塞进去再说,也是类似的行为动机和思维习惯 – 先做了再说。

我跟大多数成年人不一样的地方之一就是:当一件麻烦事情出现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思考,而不是马上要反击,或者辩解,或者一顿责骂甚至打。这既是两种很不一样的行为模式,更是两种很不一样的大脑模式,据我所知,下意识的,第一时间出现的未经多少思考的行为,往往是大脑模式决定的,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本能反应,这些本能反应决定了我们的家庭关系,和人生旅途。

我认为这种差别大部分也是天生的,少部分是后天形成的。

不信你看幼儿园,小朋友就会有这样的差别,有些是行动派,做很多事情不动脑子,有些是思考派,在需要动脑的游戏方面会明显超出同龄人,玩游戏则可能会慢半拍。

有科学家观察到过这样的现象:那些小时候容易受惊吓的孩子,长大以后更多机会成材。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就是两种大脑模式的区别:思考先于行动的孩子,经常在思考,很多时候是深度思考,一旦被打扰,就会被惊吓。而从小习惯于深度思考的孩子,会有很大概率看透很多大多数人看不透的事物本质,从而引起社会的重视。

但是过于强调深度思考也是不合适的,甚至是危险的,比如自闭症患者,他们的大脑可能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进行深度思考,导致自理能力和社交能力都严重缺乏。阿斯是轻度自闭症,所以阿斯这个人群中不少会擅长深度思维,同时也是思考强于行动的,整体而言,阿斯看待很多抽象事物的能力要强于普通人,比如哲学、艺术、心理学、科学、数学等等,都属于抽象世界。而那些工程建设领域的人则很少是阿斯,因为这些领域都强调社交、动手能力,参与的项目都是看得到的。

回到标题这里。

当一个孩子经常说:我不想/我就是不想…的时候,往往是因为你要他做的事情都是现实世界的必备技能,而他可能天生不擅长也不感兴趣,如果一定要让他达到正常人的标准,对他来说是个过于沉重的负担。这一般不是态度问题,也不是不懂这些基本技能的重要性,而是一种本能的拒绝 – 因为对他来说这个任务太重了,会压垮自己的身心健康。

很多思想活跃的科学家艺术家,家中都是凌乱的,因为他们不想在整理家务上花时间,这并不是懒惰。如果让一个普通人每天花几个小时去画画,坐在电脑前去做科研,如果不做就说他懒,我估计也会将这些正常的普通人压垮,然后说太不公平,他也肯定会不断说:我不想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不动,我就是不想去整天画画!

这个社会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我们忽视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以及差别对待的重要性。我们太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共性,总是想当然地认为,其他人可以做到的,我的孩子肯定可以做不到,如果做不到,那肯定是态度问题,其实往往不是。而当家长过于笃定的时候,这种压力就会坚持不懈地压向孩子,最终将其压垮,然后需要很久很久才能恢复。

从抑郁症恢复往往需要漫长的时间和耐心,这都是因为之前的压力太大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