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懒惰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讨厌洗碗?

我不讨厌洗碗,也不讨厌做家务,但如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并且不会有人到我家里来做客的话,那我肯定也会很久才洗一次碗,家里估计也是脏乱不堪。过年的时候,母亲经常会去妹妹家,我一个人在家过年,我经常会好几天才开一次大门,避免邻居或者亲戚来串门,我的伙食很简单,甚至一天只吃一餐,而且往往是杂七杂八煮一大锅,就这样吃。

这样揭开了所有噪音的生存环境最能展现一个人的底层结构,这个非常重要,就比如我们想了解一个人,首先要去了解一个人的幼儿园时期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行为,而不是关注其当下的生存表现一样。

我的厨房的本质很乱,很简单,我不喜欢洗碗,如果我一个人生活,洗碗的时候我会选择大脑比较疲惫的时候,而且一般会将手机打开,一遍洗碗一遍听书或者听哈佛公开课斯坦福公开课。我肯定不是一个懒惰之人,不洗碗不代表懒,不扫地不代表不关心家人,我干活都是在电脑上,即使我母亲也知道,我每天花那么多时间坐在电脑前其实很辛苦。

所以如果有学生说自己很讨厌洗碗,我从来不批评他们,最多会从心理学的角度跟他一起去分析一下,帮助他正确地看清自己的与众不同。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既然我自己不洗碗不代表我懒,我也相信这些学生不洗碗不代表他们懒,虽然他们并没有和我一样每天在电脑前工作。 他们的理由和我可能不一样,比如说,他们对自己的未来很迷茫,而我的一生大半已经定型,他们的个人生存能力包括自律能力有限,而我要强很多。

相对而言,儿童愿意洗碗拖地的比较多,到了青春期则抗议声响亮,他们不再愿意洗碗,不愿意做家务,这是因为青春期的人视野扩大,要准备好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去探索属于成年人的世界,所以当务之急并不是做家务和洗碗,而是如何建立自己的世界观,掌握更重要的谋生技能,包括如何与陌生人打交道,如何建立自己的朋友圈,探索爱情。。。所以天然地不喜欢做家务,尤其是讨厌在父母的身旁被监视的情况下做家务。

如果家务做得再差父母也绝对不会抱怨,就和对待儿童第一次洗碗一样,那这些少年一般不会讨厌,所以讨厌洗碗一部分是讨厌这种束缚。作为即将踏上领地的动物,自信心本来就不强,如果父母还是要整天唠叨,那就会打击其本来羸弱的自信心,所以会遭到少年的天然反抗。

还有另外一层更多人忽视的原因。

青春期的少年满脑子都是未来的大世界,但每个人的大世界并不一样,有些人的世界可能很大很空,而有些人的世界则可能主要是男欢女爱,还有一些可能更倾向于真实世界里的争斗。我的感觉是,那些更关注大而空的主题的人,会更讨厌洗碗这种生存琐事,思维羁绊。

如果是这样的性格,一辈子不会洗碗一辈子不拖地也是可行的,而且不一定需要是贵族家庭,你需要为孩子设计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但这需要胆量,可惜大多数中国人并不具备这个东西,所以如果这条路也走不通的话,基本上相当于将这个少年的所有路都堵死了,那就只能跳楼了。

现在我开始想,胆量和耐性还有意志力一样,也是一种类似于能量储备的东西,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很多,你能做到的大胆举动,别人不一定能够做到,因为对方的能量箱中,胆量的比例没有你的多(但他的耐性可能比你多),所以,责备和吵闹可能既不合理也不公平。最合理的举动,也许是相信直觉和本能,因为人的动物本能经过这么漫长的进化,其实是基本可靠而且理性的,如果你很自信合理,就和大多数父母一样,那极有可能你只是没有看到一些隐藏起来的动机而已。

我们如果想帮助少年成长,最好的办法应该是不停地尝试设计和生产一些工具,一些桥梁,让一部分人的生活容易一些,然后让别人去选择,而不是直接给他们作出选择。与其花很多时间去劝说,不如去设计去制造或者寻找可用之工具,供少年选择。与其跟孩子强调去学校读书的重要性,还不如给他多寻找一些替代方案,比如体制外学堂,让其去选择。

爱因斯坦估计是绝对不喜欢洗碗的,很多名人,很多艺术家,其中不乏不修边幅的人,是不喜欢洗碗的,他们被逼着走出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而且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