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抑郁症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认为抑郁症不是疾病?

如果在中国做一个广泛的调查,我估计80%以上的人群会认为,抑郁症不是疾病,只是一种情绪状态等。这种广泛的误解事实上给抑郁症患者造成了巨大的无法逃避的压力,所以几乎所有的抑郁症患者都有社恐,不愿意出门,尤其是相对弱小的少年儿童。

给抑郁症患者伤害最大的往往就是身边的家人,因为他们一些不懂装懂的建议和劝说,很多时候不仅仅起不到鼓励的作用,大多数时候是在暗示患者很自私,不够努力,脆弱。

但即使看到自己的话起了反作用,很多家长仍然会固执地坚持自己的一贯做法 – 不断劝抑郁症患者想开点,提醒说自杀不能解决问题,要为身边人着想等等 – 这些话都可以反过来解读: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尝试想开点?我自己在作死?你以为我每天都在想什么?难道不是尝试想开点?难道我不知道自杀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会让家人伤心?我在你的眼里就那么自私吗?你觉得我连基本的感恩之心都没有吗?难道我不想为身边人着想?我如果真的不想为家人着想,我早就死了一千遍了!

家人老师这种固执的错误做法就如同一把把刀子,扎在患者的心上,会导致患者最终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再和家人说话。

关在房里是一个疗伤的过程,就和动物受伤后需要找一个没有打扰的地方去舔舐伤口一样,但即使这样的疗伤空间往往也得不到,有些家长为了防止孩子自杀,会将他们的房门锁拆掉,保证父母随时可以进去。有一个家庭的父母甚至是强行踢开孩子的房门,我看到那个男孩的卧室门上有一个很明显的伤口。

社会上之所以有很多人坚持这样的观点:抑郁症不是病,只是心情不好,或者受了什么打击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等等,原因之一是他们只是根据以往生活中的经历来得出的经验。实际上时代不同了,以前的人的生活相对单纯,很多现代社会的问题以前是不存在的,比如以前的学校是没有补习班的,下课了可以到处跑跳甚至打球,那时候的孩子可以爬树捉鱼抓鸟。。。

原因之二是,这些中老年人所接受的单一教育,缺乏批判性思维,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习惯。我们国家过去这几十年里习惯了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每一场运动其实都是要扫清不一样的阶层和思想。

相对而言,有这种世俗经验的老年人会更倾向于对抑郁症患者指手画脚说一堆没用的指导和经验,比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而那些没有多少世俗经验的年轻人则很少会这样做,比如患者的弟弟妹妹。我认识的很多抑郁症患者都与家里老人的关系糟糕,极少会将家里的弟弟妹妹关在门外。

当然,抑郁症患者的很多表现,的确与那些生活中遭遇重大变故的人的表现差不多,也难怪这些老人会犯错。

从某个角度来说,抑郁症患者大多数就是被这些一刀切的世俗框架给死死框住,想挣脱但是又挣脱不了,久而久之就精疲力竭,成了抑郁症患者,或者脾气暴躁,成了躁郁症患者,或者在这两种状态之间摇摆,那就是双相情感障碍。他们之所以都会抱着手机不放,晚上不睡觉白天睡觉,不出门,其实根本原因都是在与世俗社会切割,虽然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那些认为抑郁症不是病的人,往往就是喜欢用这种世俗眼光去看待芸芸众生的人,他们很难接受有个性的少数派,会对那些所谓的伤风败俗行为破口大骂,对身边人指指点点,他们是社会上的大多数,最强音,曾经的红卫兵,想要掌管这个世界的人。如果是在穆斯林社会,他们就是向那些不戴头巾的女性砸石头的刽子手。

主流社会的不宽容,不接受人的性格与选择的多样性,也许是当下抑郁症患者数量激增的主要原因,生存压力只是一个重要条件,让这些天生有弱点的人凸显出来。我们的传统学校就是这么一个不接受学生个性与能力多样性的场所,少数有想法有特殊才能的学生在这里不仅仅无法成长,反而每天都受到打击,久而久之心力衰竭,就成了抑郁症患者,再也没有力量爬出来。

一起来,共同建设一个更具有包容性的社会,在这里,学生可以选择不同的学校去学习,而不是只有高中和职业技术学校两条路可以走,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办一所学校。

音频课程和节目推荐

下面这些老师的课程都很不错,都能在喜马拉雅上找到音频资料,建议大家在劳动或者运动的时候,开始听,这样同一段时间可以收获两样。石国鹏、袁腾飞、易中天、《晓说》《老梁故事会》慢慢更新。大家也可以利用下面的评论区来补充自己的推荐。

意大利托斯卡纳乡村风景

我自己设计的正念练习方法,给抑郁症患者

我发现中国家庭关系、亲子关系还有教育整体水平都很低很乱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 – 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在僵尸教育中长大的,基本上都没有多少学习能力、缺乏独立思考的习惯,拿抑郁症来说,我发现网络上是介绍了一些有用的方法的,比如正念练习,而且仔细想想其原理,也是说得通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常年陷入抑郁症的陷阱里,出不来?

根本原因可能是绝大多数人不具备自己独立在陌生的领域去思考和学习的能力,如今的父母以及祖父母都是在一种僵化的只知道死记硬背和做习题的,以割九菜为目的的教育系统中长大的,和西方教育有着本质的区别,如今碰到这么多孩子在学校出问题,绝大部分都完全手足无措,既没有思路,也没有途径。

我从小是一个另类,一直很有主见,自学能力也比较强,我这种另类面对现实世界的一些柴米油盐之类的问题表现比较弱鸡,但强项就是 – 在一个陌生的领域,比如心理学,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比如美国,我会表现得比大多数不另类的正常人更有主见,更有方法。

比如最近才开始用心思考的抑郁症这个话题。

我注意到:正念 mindfulness 练习就是很不错的一种可以疗愈抑郁症的方法,虽然目前我才刚开始带领学生练习,但他们都能接受这种听上去比较科学合理的,没有任何说教的纯科学的方法。我跟学生们的解释是这样的:人身上有两种属性,一种类似动物,叫动物属性,比如有吃的先要自己吃饱,跟人抢好东西完全没有内疚之心,还有一种是只有接近成年才有的,叫做社会属性,有好吃的要先看看身边的老弱病残是否吃饱了。

动物属性不需要经过思考,比如婴儿饿了就会哭,而社会属性需要思考,需要判断权衡。

抑郁症患者的很多问题,其实是因为患者和身边人的理性思维有所欠缺,做事喜欢凭着性子来,跟着感觉走。假如稍微理性一点,就会知道身体要紧,玩游戏不控制时间不行,但很多人就是做不到,因为他们的自控能力弱。自控能力就是理性思维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正念练习的核心就是控制自己的心神,不让那些“勾引我们”的想法让我们分神,让我们一次做好一件事情 – 很多抑郁症患者的思维比一般人要发散,收不住,这是他们陷入苦恼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这种容易分神的性格,成绩不会好。

我自己将那些老派的正念练习改装了一下,变得更适合孩子,更有画面感,关注的对象不再是自己的呼吸或者身边的物质世界,而是自己脑海里的两个角色:

一个是长得像古代猴子的控制欲很强的原始人,长期盘踞在我们的后脑勺里面,它控制着我们的衣食住行等物质需求和标准,另外一个长得像一个可爱的人类小孩,他叫理性,很小但是很倔强,他长期生活在我们的小腹中,每次呼吸,他就会跳起来,扇那只控制欲很强的古代猴子一巴掌,然后快速跳回到小腹之中。

这个练习一方面有些搞笑,闭着眼睛想象这个画面时,能够让正念练习者心情好一些,另外关键是它能让我们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理性和感性是可以分开的,后脑勺里那只讨厌的猴子不能代表我们自己,生活在丹田之中的那个小孩才是我们的本性。我们是可以最终控制并且将丑猴子打倒,踩在脚底下的。

家里有抑郁症少年,跟我们去美国疗愈如何?

昨天晚上一位妈妈向我咨询,关于她的患有抑郁症,休学在家的十六岁女儿的事情,今天早上忽然想,也许可以组团去美国进行心理疗愈?

少部分家庭是有这样的经济实力的,所以先不谈费用的问题,先说说,假如这样的少女跟我一起去美国留学,会出现什么变化,有什么好处。

首先,抑郁症是一个结果,是心里有纠结,解不开。我没有正式学过心理学,但我想大部分人都会同意这个结论,抑郁是心里有病,所以先不管抑郁症,来看看这些患者一般都有什么心结。

最近这几年我接触了不少有抑郁症倾向的大人孩子,孩子基本都在十岁以上,初中生为主,而大人则主要是孩子妈妈。先来看为什么会是初中生为主。

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初中生压力比小学生要大很多,但学习压力是根本原因吗?不是,压力只是让部分学生的短板显露出来了,在小学阶段,尤其是一二三年级这个阶段,基本上没什么压力,所以孩子身上抗压能力弱这个短板显示不出来,一到六年级,到初一,压力迅速增大,很多少年就受不了,抑郁了,有些休学在家,有些甚至开始自残。

的确,抗压能力和其他很多能力一样,是可以训练提高的,比如专注力和意志力,还有体能、自理能力等等。但是,我们大多数家长和孩子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些能力在少数人身上具有很明显的先天性不足,能提高的程度有限,就和先天性近视一样,不管你怎么做手术换眼镜,这些人一辈子也是个近视眼。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很多悲剧,其实是因为我们没看到,或者看到了也不承认,孩子有这些先天性不足 – 性格方面的不足。

所以,这些抑郁症患者 – 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 – 内心纠结的,其实就是这个 – 他们是个性格残疾,需要帮助,但他们自己不知道,身旁的人也不知道,给的帮助都是乱投医,比如内心脆弱的孩子被送去一些特殊学校进行军训甚至电击,而心理医生能够陪患者的时间极少,作用有限,除非真有本事,能够在两个小时之内用看不见的手术,切掉患者内心的那个肿瘤。

前些天我带着两个少年徒步,有一个十五岁少年就出现了这种抗压能力明显很弱的情况,我只是让他参与一个内心能力调查,他不仅很抗拒,而且抱着脑袋坐在椅子上浑身发抖,捶打自己的脑袋,反应特别强烈。这一部分是因为我触到了他的痛点,那个经常受伤的内心角落,另一部分可能是因为他的这个内心角落本来就特别脆弱,容易受伤。

类似这样抗压能力特别弱的少年我还碰到过两三个。他们的反应之强烈不仅让当时的我吃惊,也让他们身旁同样有一些抑郁的其他少年同伴很吃惊。

不管是在学校读书,还是在家休学,这些少数性格与众不同的抑郁症少年在国内几乎不可能康复,只能去一个整体环境宽容得多得国家才有可能回到童年时期的那种蹦蹦跳跳。虽然出国留学花费不低,但这样在国内荒废时光代价同样很大。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的洛杉矶HERITAGE国际学校,以及拉斯维加斯三一国际学校

如果家里没这个经济实力,国内也有少数体制外私塾学堂,可以提供一个能够进行这种心理疗愈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