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法式

老庄、瓦尔登湖,道法自然

多年前我读过几段美国人翻译的《道德经》,令人印象非常深刻,想不到晦涩难懂的汉语古文用现代英文表述出来,是那么优美!从那一刻开始我才明白,为什么孔子和老子被一些西方思想家哲学家评选为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两个中国人。(也许排第三的是屠呦呦先生?)

我没有读过《道德经》,勉强算是读过一点庄子的《逍遥游》,当然我多少也知道一点《论语》,对这三位老先生的世界观有一些了解。孔子关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老子和庄子关注的主要是人与世界的关系,另外,在庄子的世界里,有一种玄幻的故事性、色彩斑斓,壮阔雄奇,而老子的世界则很安静,似乎只能听到时间的缓慢流动,其他都是过眼烟云。

芸芸众生之中,只有极少数具备类似这三位壮观的世界观,只可惜虽然类似,却是模糊而且杂乱的,而其他大多数人,他们的大脑连理解这样的世界都难,更别说创造这样的世界了。

我慢慢意识到,休学在家或者厌学的学生中,具备类似的世界观和精神气质的比例要远远超出平均水平。换言之,这些学生都有哲学家的潜质,他们在生活中表现差劲,但在特定领域,经常能够语出惊人、描述精确、用词精当。

什么叫哲学家?比如庄周梦蝶:庄子做梦,梦见了蝴蝶,一觉醒来后开始思考:到底是我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我?

你想,是什么样的脑子,才会提出这样奇怪但又确实值得怀疑的问题?你凭什么说就不能是一只蝴蝶梦见了庄子,而庄子此刻醒来,其实是在蝴蝶的梦里面醒来?也就是说,庄子是虚假的,其实蝴蝶才是真实存在的?这就是哲学家,尝试揭开世界最最底层真相和规律的那些人。绝大多数凡夫俗子到达不了这个深度。

只有那些异常关注底层逻辑、忽略周边事物的头脑,才能够到这样的深度。如果你连买一棵白菜都要和小贩讨价还价,那么你的关注点肯定不是事物的底层,至少关注不持久,而你也绝对达不到这个深度。另外,具有这样的大脑的少年儿童,大概率在学校是学渣,偏科,可能没多少朋友,估计还不讨老师喜欢,所以这种学生是容易产生厌学情绪的人。如果你家孩子就是这样的情况,包括偏科等,想一想ta是不是对抽象事物感兴趣,有些天分?

我读书不多,也读过一点《瓦尔登湖》,是一位上海大妈介绍给我的,她当年和四位同胞姐妹来到我们山水营地,玩了几天,这位大妈是上海的一位教授,大概是看出来我的寂寞,于是推荐了这本书。《瓦尔登湖》的作者也是一位哲学家,美国人,很享受孤独的一个人。他的这本书证明了:远离众生,才能看透人生。当你一个人生活在荒野之中,每天面对空旷的湖面,也就摆脱了所有世俗的纠葛和杂音,那些内心最深处的觉悟才能被听到。很多人出家、生活在乡下,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脱离传统学校,就是选择生活在一个游离于体制外的小圈子里,这些少年根据本性作出的选择,就和那些出家人类似,他们大概原来不是很合群,所以有机会倾听内心深处的呼喊,其他学生整天被老师、家长的声音淹没,自然听不到自己的内心。

山水学堂最近新来了一个女生,单独一个宿舍,里面带卫生间,她连续三天没有出房门,在屋子里用电脑看动画,看得很入迷,叫她吃饭也不下楼。但我没有打扰她,只要她觉得这种姿态很安全,很舒适,那就不去强行干涉。因为我相信人的本性,对她而言,这种与世隔绝此刻应该非常必要,就和受伤的动物总要找一个不受任何打扰的地方安静地舔舐伤口一样。你可以说这是来自西方的自由教育,我也可以说是来自东方的道法自然。既然成人世界可以追求自然的生活状态,为什么少年儿童不能以这条准则来指导教育?

在古代,供儿子读书需要一个寻常家庭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所以必须有很实在的回报,就是做官,或者至少当幕僚,当先生,这样就可以避免下地干活。有这样的目的,就不能用道家思想,而必须用儒家经典来指导教育,但这种单一的教育模式估计耽误了无数的古代天才。

这些人一旦成年,如果做官无望,那人生基本上定型,就可以开始追求梦想,比如云游四方、出家当和尚、写书等。如果在古代我们就有根据天分和兴趣来安排学习的私塾学堂,学堂老师能够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能看清其身上的天赋和人性,那我们这个民族也许会多一些曹雪芹、罗贯中,还有发明家、改革家。

可惜,这种一刀切的不公平的低效率的教育至今仍然是主流,如今的家长送孩子读书的唯一目的,仍然是为了就业,而不是为了梦想。

崇尚道法自然的人,眼光不在红尘,不在神佛,而在大自然和宇宙万物之中,并不是经过学习才会有这样的眼光,老子的思想和成就肯定远远超过了他的老师,庄子的老师也肯定写不出《逍遥游》,他们都是自学成才。既然他们不需要老师,我们也不一定需要,有天分有热情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