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现代

欢迎捐赠旧书

如果您家里有旧书,欢迎捐给我们山水学堂,我们出运费。抱歉目前我们还没有资金向您购买。 地址如下: …………………………………………………… 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金惠路,大坡岭村王家祠堂410144 收货人: 罗军 15111203556 …………………………………………………… 这个乡村公益图书室已经建好,对所有人开放,包括学堂的学生,和本地农村孩子。
山水学堂位于长沙县金井镇,镇上有4万人,但一家书店都没有。有个公立的图书室,也是做样子的,所以农村学生们接触到的书都很少。冬夏令营期间,每晚都会举办辩论,表现最出色的基本上都是城市孩子,原因之一就是看书比较多。 乡下父母基本上一辈子都不看书,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即使买书给了孩子,他们也难得看完,造成浪费,何况大部分家庭都不会专门买书给孩子。我们建立这么一个图书室,部分原因就是想培养金井镇的读书氛围。 如何培养这里的读书氛围? 我想实行读书俱乐部会员制, 只有通过了俱乐部几个核心成员的考核,熟悉了相关规则,本地人才能成为俱乐部的会员,可以进来读书,不会吵吵闹闹,影响其他读者。有神秘感和稀缺性,本地学生才会积极参与。 读书俱乐部的核心管理成员都是孩子,每周末固定时间开碰头会,并每个礼拜组织一场 公益辩论赛。 学堂学生、本地大人、孩子,和旅馆的游客都可以混合组队参加辩论,要求所有人先写辩词,组织者根据辩词准备情况选人参赛,保证辩论的效果。写辩词的时候正好在公益图书室查资料。 年龄小的和不喜欢辩论的可以去看书。 我会把所有相关角色的组织发言模板写好,放在公众号上,和微信群里,组织者和志愿者到时候照着念,稍加发挥就可以把辩论会组织得很好了。 山水乡村图书室设在山水学堂一楼,咨询微信 amasia。 欢迎转发。

中国教育需要面对的问题 – 从体制外教育的角度

我是一名体制外全日制教育从业者,也就是说,我们不是课后培训班,而是提供和传统学校一样的一整天的教育,由于没有学籍,学生不能参加中考高考,所以招收的学生都是不愿意或者无法在传统学校上学的学生,也就是常说的厌学孩子,其中以抑郁症患者为主。

1

这个日益壮大的未成年学生抑郁症患者群体,是我们中国教育必须严肃面对的问题,那些自杀孩子之中,大部分都是抑郁症患者,很多被家长的不合理教育或者学校的卷等遮盖了而已。

问题不仅仅是这个群体数量庞大而且日益增多,更严重的是,对这个群体,包括对那些成年抑郁症患者,我们的广大心理学咨询师、医生,一直都束手无策,只能靠给患者吃药来勉强维持,根本无法根治,也就是说,这些年纪轻轻的厌学生,得的差不多是“不治之症”。

当然有不少人宣称走出了抑郁,其实一旦压力重现,很可能复发。这不是中国独有的情况,全世界的抑郁症患者,痊愈了的并不多。

根据我自己的观察,抑郁症有明显的遗传迹象,说明很多患者的抑郁是基因决定的,学习压力或者糟糕的原生环境只是让一个容易抑郁的人崩溃,成为患者,这二者是土壤,种子是人的基因,如果生活无忧无虑,是不会抑郁的,比如童年时期。

如果我们开始重视基因决定论,会开始尝试不同的方法来治疗广大的抑郁症患者,也许整个中国的抑郁症学生的状况会得到更好的改善。国内外对待抑郁症的治疗之所以都没什么成效,和认识不清有关。

什么样的基因会导致抑郁症?最典型的就是比如那些所谓的艺术家气质,也就是任性、不关心现实生活、懒散、没有作息规律。既然是基因决定的,那么其实在幼儿时期就可以看出来身上是否有携带抑郁的种子,如果找到了,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干预,调整教育方式,这些孩子长大以后抑郁和自杀的可能性将极大地减少。

2

我还想说说家长中一些控制欲特别强的人,对孩子所造成的恶劣的影响,这一点很多人有认识到,但不会很全面,事实上很多家庭里,一些强势的家长对孩子实际上相当于每天在虐待,而相关法律缺束手无策,只能任凭这样家庭里的可怜的孩子在绝望中崩溃,他们的另外一个家长也许是理性的,但很大可能也受不了这样的配偶而离婚了,并且没有和这个孩子生活在一起,所以爱莫能助,而且可能已经再婚生子。

老师更管不了,亲戚看到了可能也无法改变这样的家长,在这个孩子的世界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给他帮助,或者哪怕让ta靠在肩膀上哭一会儿。

有一次我们夏令营来了一对母女,母亲强迫女儿多吃一点饭,那个女孩只好趴在桌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吃一边吐,吐出来又使劲塞进嘴里。。。还有一对母子,孩子在床上大哭、打滚,反复喊着“我不喝水!”,甚至都开始痉挛了,母亲还是搂着ta问:“喝点水吧”,然后将一杯水放在旁边。她好像完全不关心孩子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脑子里只有自己的决定。

几年前那个当着同学的面,在教室外面扇了儿子一耳光,导致少年当场跳楼自尽的的妈妈,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强迫症之类的有精神问题的家长。

我们的法律应该引入一种社工组织,来确保社区中没有任何家庭有这种不合格的家长,以及被逼到绝望中的孩子,一个明显的迹象就是几乎从来不笑,从来不会蹦蹦跳跳地上学或者回家。

3

第三个被人忽视的话题是孩子中的同性恋倾向,这是另外一个从小生活在阴影甚至绝望中的数量不小的群体。他们中不少会被同学和大人嘲笑很多年,但家长又无法给出正确的解释,老师更不会。绝大部分家庭不会因为这个问题去看心理医生,即使看了,心理医生往往也不会说一个孩子有同性恋倾向。

我以前有个夏令营的女学生,在读小学,她就因为讨厌穿裙子和小女生的粉红色等经常跟妈妈吵架,做母亲的无法接受女儿的男孩一样的行为举止,随着孩子慢慢长大,这种冲突将严重影响她的成长。困扰更大的更绝望的是有同性恋倾向的男孩,他们在学校中是很容易被霸凌的对象,糟糕的是,回到家里可能还要被家长训斥为什么,说什么男孩就要有点阳刚之气,甚至要求男孩下次一定要用拳头打回去,可内心是女孩的男孩也许永远也无法用拳头维护自己。

我建议早些将相关教育引入到小学课本中,帮助孩子和整个社会正确认识这个群体,减少恐惧。

印尼顶级建筑设计公司现代奢华别墅设计欣赏 – 谭府(Tan Residence)


位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谭府(Tan Residence)从外观上看起来轻快、明亮,充满自然气息,透露着纯净和精致。该建筑的灵感来自于福兰克·洛依德·来特(Frank Lloyd Wright)的流水别墅(Fallingwater),其大手笔是房屋后面的私人花园,绝对的完美无瑕。



建筑的各个模块凹凸有致,房屋后面的落地窗朝花园而开,婆娑的小树从混凝土块中拔地而起,郁郁葱葱的小草在整齐的苗圃里茁壮生长。



谭府里雅致的花园可能是这座房子最吸引人眼球的地方,奢华从这里开始,但不一定在这里结束。令人叫绝的极简主义风格以及时尚潇洒的设计也是这座房子的引人入胜之处。



悬空楼梯和无框玻璃栏杆无疑是谭府室内的焦点,木质台阶一层层完美地铺上二楼。站在台阶顶上,客厅全景映入眼帘,二楼的天桥连接主卧、儿童卧室以及书房。



印尼和中国人对于建筑设计的品味差不多,他们的作品很有借鉴意义。当然在中国能够建这种豪宅的地方很少,但可以参考。







克里斯汀娜建筑设计工作室是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著名建筑设计公司,其代表作还包括动感咖啡屋(Dynamic café MKG), 海如美容美发中心(Hairu hair treatment), 周氏公寓(Mr. Chou’s apratment), 田府(Mr.Tjan’s residence), 凡纳蒂亚·乌塔玛工作室(Vanadia utama office)等。
原文网址:http://www.chictip.com/dream-homes/dream-home-tan-residence-by-chrystalline-architect

金井河

金井河与脱甲河在金井相遇,于是便有了金井古镇。在古代的江南山区,河流的重要性不容置疑。我们的夏令营和乡村游行程中,金井河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纤夫和家门前的小码头

来自毛淑华和陈立刚两位长辈的口述:
以前枣树潭这里是有一个小码头,就在郑满家池塘前面的老河里。下雨了河水比较深的时候会有船装着石灰来到枣树潭,石灰就由本地人挑着卸在王家祠堂的仓里。
祠堂里以前有两个仓,住在王家祠堂的毛淑华和男人毛国云经常去挑石灰。
这些船大的可以装载20吨,小的装5吨。大部分来金井的货船都在金井老码头,也就是老石桥下卸货,有时候那里忙不过来就卸货在上面不远处的枣树潭码头。不过只有雨季河里水足够深的时候才能来这里卸货,而且卸货必须快,否则水位下降了船就不能回下游去了。

多的时候枣树潭这里与河对面洲上之间的河湾可以停20条货船。当时的老河道河面应该挺宽,金井河由于千回百转水流慢得多因此深很多,可以行船。

我们的邻居毛淑华奶奶的公公毛长阿公和他的六弟毛六阿公当年都经常去下游拉纤。一般是从下游某个镇拉货上来,有时候直接从长沙拉。一条船往往要十几个纤夫,船上也有船夫撑杆的。卸货之后这些船或者竹排会装满山货,比如碳,运到下游去卖掉。

以前好像听说过货船也可以往上游走得更远深入平江山里。
除了木炭,金井当时的土产应该还包括茶叶可以销往外面的大市场比如长沙,甚至大上海。

河里面石头多,而且钓鱼效率不高,所以使用地龙去河里捕鱼是个有意思的活动,至少对大多数男孩子来说是。 一般都是小鱼和福寿螺还有龙虾螃蟹等。

玩水和野外山塘游泳

成年人可以去水库里或者山塘里游泳,水库里的小鱼会将你身上的死皮吃得干干净净,真的,很有意思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