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校长

如果一个女孩刚刚考上北大,就决定要出家当尼姑,你作为父母,会支持吗?

很多年前我在长沙开翻译公司的时候,有一次和客户去上海一起投标,客户那边有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女孩子,是他的表妹,来帮忙,她刚考上了北大,人很开朗,长得也不错,性格随和,结果客户告诉我,他这个表妹竟然铁了心要去当尼姑。

我问这个女孩,她说的确是的,而且明确告诉我要去一个叫做明月庵的地方出家 — 多年后我从美国回到家乡才知道,这个明月庵竟然就在我们金井镇,后来我多次带孩子骑行经过那里,还在明月庵吃过她们的斋饭。

我当时就问这个女孩:如果你出家了,不会觉得亏欠了父母吗?她说:父母没有我也可以照顾好自己,虽然她时是带着笑意回答我的,但能看得出这个女孩当时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毕竟株洲整个城市一年都不容易培养一个北大学生,那还是在二十年前。不过我当时是能够理解她的选择的,估计并没有让她反感或者难过。一直以来我都支持那些出家的人。

这件事之后几个月,听客户说,她还真的去当了尼姑。可以想象这个十几岁的姑娘有多么坚决!

我后来到明月庵问过主持尼姑和居士,她们都说不知道有一个来自株洲的尼姑,不过那时候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当时另外有一个在那里修行的年轻姑娘,文质彬彬的,估计也是在生活中不得志,来到这个尼姑庵修身养性,但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月庵里有一个中年妇女居士很不待见她,对她各种冷嘲热讽,这个姑娘说她一直忍着,修身养性嘛。

从这两个女孩身上可以看到,这个社会上不仅仅有很多跳楼的孩子,还有很多很多想出家的姑娘,她们都是对这个社会感到绝望、心灰意冷。

前段时间清明节给父亲扫墓,由于当地林业部门不知什么原因砍伐了我家部分林地,不少粗大树枝堆积在父亲坟头上,导致我花了很长时间清理,在那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直在听关于弘一法师的生平故事,给我挺大的触动,当世没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弘一法师出家的真实原因,但我似乎能够读懂他。

大多数人出家是无奈,或者是遵从传统、风俗,其实李叔同与株洲女孩也是,我想并不是因为他们向往佛门,而是因为世俗生活另他们失望。李叔同这样的人物,出家时已经是中年,人世间估计真的没有多少能够令他留恋的人和物,毕竟年轻时风花雪月已经经历了很多,该体验的都体验过了,他想换个角度看看这个世界,一个只有进入佛门才能得到的俯视众生的大视角。

这个株洲女孩和弘一法师之间有几分相似,都是天分很高的人,都非常随和善良,不是因为受了什么打击,心灰意冷才出家,应该都只是厌倦了红尘中的俗气,既然现实生活中没几个人能够理解他们,能够说得上话,那还不如进入佛门,自己和自己说话。

株洲女孩的情况当然和李叔同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她还没有来得及体验大千世界,说不上厌倦,大概率是她的家长给她的心灵造成了伤害。不是说有很多大学生得了空心病吗?她就是。这个北大女孩在读书期间估计被逼得很过火。

绝大部分世人都喜欢酒色财气、饮食男女,他们是上帝派到人间来当苦力干活的,精神世界很小,容易用酒肉财色填满。有一少部分人是介乎凡夫俗子和弘一法师之间的个体,比如株洲女孩,当不了苦力,也当不了和尚,似乎可以考虑当隐士,一只脚出世,一只脚入世。

在这个群体中,层次高的,能量大的,有积蓄的,可以单身一人隐于市,能量低的,年纪轻的,可以选择加入一个隐士修行社团,这样不需要一个人去考虑柴米油盐,有机会向旁人学习,必要的时候能够获得同伴帮助。

现实生活中其实已经有类似的社团,反映了这个社会的真实需求,据我所知,都是和我性格有几分相似的人。我们山水学堂这里也在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前进,希望成为一个成年人的修行基地、抑郁症患者的疗愈基地、孩子们的学习基地。

来的如果是有自理能力的成年人,房租目前是600元一个月,每间房有单独的电表,伙食费是10块钱一餐,以后也可以自己轮流做饭。如果是未成年人来,则需要支付3000元一个月的管理费加伙食费。

这个社区叫阿斯小镇,主要面向阿斯群体。如果当年那个株洲女孩毕业的时候知道有我们这样的团体,也许就会选择加入我们,而不会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