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

在美国留学的保险费

如果是游客,来美国的持F-1签证的国际学生不需要有健康保险,但是如果来美国留学,学校都会有购买保险的要求。

国际学生每个月交的保险费一般在 200美金左右,家长根据自己的实力选择,可以自己使用保险公司网站接受的国际信用卡缴纳给学校推荐的美国保险公司,或者让我们帮学生购买,一般都是在学生入境美国之后再购买。

学校推荐的保险公司可能会有一些折扣,自己找的美国保险公司可能会麻烦一些。我们山水学堂不会推荐保险公司。

另外还有一个短期旅游险,这个钱不多,家长在出国之前就可以购买好。

我们在哪里,怎么来这里

湖南省东北部,长沙和岳阳之间,这里是山区,平地不多,空气很好,自然环境适合居住与生活,也适合开展自然教育、户外运动。这里是金井镇,我们的学堂在集镇旁边的一个村庄里,前面是稻田与河流,后面是群山。

请导航到【金井镇山水之间露营基地】,或者【金井镇王家祠堂旅馆】都可以,我们是一栋六层高的白色楼房。
一般从市内开车过来平均要90分钟。

可以坐顺风车/拼车过来,一般是80元一人,从星沙广生地铁口过来大概50元。坐公交车过来的话,在广生地铁口坐五路车到路口镇,再坐11路到金井镇即可。

山水学堂是一个由有共同教育理念,重视素质教育的家庭抱团取暖的集体,大家取长补短,给孩子一个更宽松、更有爱心、面向世界和未来的成长环境,也给有情怀的,向往自由世界的家长一个理想的生活社区。是一个营地,不是正规的学校,学生随时可以来随时可以走。

至少不能对教育部门说我们是一所学校。

没有抑郁的孩子,如何安排教学,和文化课

对于传统学校和幼儿园来说,那些有个性的孩子可能有些头痛,因为增加了他们的管理成本,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体制外自由教育学堂,这不是个问题,因为我们这里陪读家长和老师比较多,所以大人会比较有耐心,其次地方宽,玩的地方多,孩子少,所以没那么容易吵架打架,再其次,我们本来重视孩子玩耍与自由活动的时间,所以他们心情会比较好,学东西也快。

山水学堂不太注重知识性的东西,这些可以自学,到处都有,我们更重视工具性的内容,比如中文识字,英文单词,尽早培养出能够用双语阅读绘本书籍的能力,个人觉得英文识字能力比口语和听力更重要,因为看动画太多确实对视力不好,而英文阅读能力提高了,听力和口语提高起来会比较容易。

除此之外,还有批判性思维,也就是养成从多角度看问题的习惯,凡事不绝对,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好孩子,没什么绝对坏孩子,大家都有优点有缺点,世界上也没有什么绝对好人,老师可能也会做坏事,爸爸妈妈可能犯错,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很多坏人确实是遭遇了不公正的对待。可能幼儿园小朋友就会开始尝试辩论,而且正方反方是随机选择的。根据我的观察,这个社会的很多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我们大人看问题太绝对,做什么都是一刀切,包括在教育方面,导致无数的悲剧和怨气怒气无处发泄。

逻辑推理能力,学习如何得出自己的结论,而不是只听老师和书本上的道理;

当然还有艺术、户外运动、生活自理能力等等;

对于正常孩子,其实教什么并不需要思考很久,怎么教也不是什么难题,如何在我们的西方自由教育理念、东方家长习惯的儒家甚至法家教育习惯,以及孩子自己的天性这三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才是最需要花心思,也是比较费神的,因为孩子的天性往往和家长的期待与做法是相反的,我们学校的教育更尊重孩子的天性,而不是家长的期待,我们重视自由活动时间、自学和创造,而家长会期待老师时刻呆在孩子身边。。。一般而言我与孩子之间的冲突矛盾会比较少,但是不少家长会失望,所以如何掌握这个平衡不容易。我们只能尽量通过家长会等形式,让学校老师与家长之间达成一致。

与绝大多数体制外教育机构一样,我们都比较重视体育锻炼,不过我们是西方式的教育理念,所以比一些私塾等更重视户外运动,更喜欢去闯荡和挑战,比如持续很多天的长距离骑行,比如出国自助游学等等。

相对而言,下面的这部分教学会难得多,因为在国内几乎没有先例,全部要自己去闯出一条路来。

不用担心您的孩子与下面的厌学孩子长期混在一起会让他们也陷入抑郁之类的,一般而言,这两群学生不会玩在一起,一是年龄上可能有差距,二是性格爱好上也会有很大差异,后者可能更倾向于呆在屋子里不出去,而前者更喜欢玩。除非是户外运动或者劳动,我们一般不会强行让这两群孩子呆在一起上课。

我们这里没有学籍

如果你还是想参加中考或者高考,那山水学堂不适合你,因为我们这里是没有学籍的。所有和我们一样的体制外全日制 教学机构都不被教育部门承认,所以也不给学籍,你只能自己挂靠在原来的学校里,找心理医生开证明。

之所以不被承认,是因为我们拒绝接受教育局的管理,包括他们指定的教材,需要完成的各种任务。我们希望独立办学,和大多数国家一样,学校只听家长和老师自己的。

另外,我们的教学安排也不会和传统学校一样,开哪些课,要不要考试,这些都会和传统学校大相径庭,如果你心心念念要让孩子休息一段再回到原来的学校继续去卷,那就干脆不要来咨询和试读。

意大利 SANTA MARIA DELL'ISOLA
美丽的意大利 SANTA MARIA DELL’ISOLA 傍晚

长沙基地 – 相册

山水学堂,湖南长沙

收费

3000元一个月,包吃住,包学费,包周末的营地费用。主要课程是英语和语文,大量户外运动、骑行、讨论、辩论、艺术创作。。。在一个崇尚自由民主的宽松环境下成长、修复受伤的心灵。

欢迎家长陪读。

书本里的世界

自由教育理念

自由教育与应试教育截然相反,应试教育只看眼前,而自由教育注重未来。之所以大部分人只看眼前,是因为国民普遍缺乏安全感,所以从众,因为站在人群里比较安全。

但有一些人天然地不喜欢呆在人群中,比较孤独、不善于妥协,所以山水学堂等机构,想要给学生中的这些少数派多一个选择。

山水学堂的教育理念比较接近美国的瑟谷,和英国的夏山学校,那么 –

瑟谷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夏山是什么意思?

英国有一所夏山学校,然后美国有一所瑟谷学校,是全世界自由教育的鼻祖,另类教育的先驱,其主要特点是给予学生充分的信任和自由,学生甚至可以投票把创始人和校长开除,老师基本不上课,只是和同学们交谈,一起学习、生活、工作。。。

如今全世界都有执行这种教育理念的体制外学堂,包括中国大陆,湖南长沙的覃山学校就是夏山理念,还有成都的先锋学校。

英国夏山与美国瑟谷基本教育理念差不多。之所以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推广,是因为其理念比较极端,只有少部分父母能接受。

我之所以决定建一所长沙的瑟谷学校,是因为我想重点招收另类孩子,他们因为有个性,有短板,需要更多的自由空间,需要非传统的教育环境。

关于美国瑟谷学校

The Sudbury Valley School

王建辉老师是中国瑟谷教育的积极推广者,那么瑟谷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既然全世界,包括香港台湾都有瑟谷模式的学校,为什么大多数大陆人没有听说过?

瑟谷学校位于美国麻省,创始人本来在哥伦比亚大学教书,后来决定借钱创办一所自由学校。其基本特点是:学习自由 + 民主管理。这两条看上去没那么不寻常,但他所谓的学习自由是完全没有教室,完全不上课,学生们自己决定学什么,老师只是学生请教或者交谈的对象,如果没有学生喜欢你这个老师,那么可能很多天你都只能看着这些孩子在各个房间里忙忙碌碌或者玩耍。民主管理是这样的:基本上学校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学生和老师来共同管理,校长和创始人都有可能被投票开除。

瑟谷学校的创始人叫丹尼尔 格林伯格 Daniel Greenberg,他坚信:自由给了孩子足够的自由,他们才会自主学习,而自主学习的效率会大大超过常规学习。这就是其基本教育理念。

国内目前也有极少数类似的尝试。

慈利县的正君育儿部落就是在尝试英国夏山学校的教育理念,给少部分非常需要自由的特殊孩子提供一个适合他们的环境 – 请注意:只是针对少部分需要特殊教育环境的特殊孩子,这种教育理念和学校模式不是针对普通听话孩子的。

英国夏山学校算是美国瑟谷学校的老师。

为什么少数孩子会厌学

厌学孩子都个性鲜明,优点弱点都很明显,而学校和大多数家庭都要求学生不能有太明显的短板,花大部分精力去纠正孩子身上的问题,所以让这些学生很难受,于是厌学。

厌学不是讨厌学习本身,而是讨厌老师每天去敲打学生的短处,把他们打伤了,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不去上学。

其他孩子没有寻常的短板,比如好动和捣乱这些,所以不会被老师打骂,自然不会厌学。

还有一种情况,有些孩子厌学是因为不喜欢呆在人群里,喜欢一个人呆着,他们有自闭症倾向。这些孩子在学校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有意无意的心灵伤害,哪怕成绩很好。

意思是:打开心门,思想开明,推开暗门,当然这只是我们山水学堂自己的翻译版本。关于 doors,可以有很多种理解,我选择翻译为暗门是因为大家身边有很多未知世界,等待一代又一代人去发现。

Open Hearts, open Minds, open Doors.

Open hearts 打开心门

现代社会,尤其是中国大陆,人多地少,相互之间戒备心很强,我们这样的小学堂无法改变这种僧多粥少的社会现实,但是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们不能听之任之,让孩子们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出来。

宝宝的心扉是完全开放的,然后随着年龄增长,慢慢闭紧,原因很简单,与河蚌一样,关闭是为了保护自己,当父母的言语神态伤害到他们的时候,就选择关闭。自闭症儿童就是一种极端的表现,因为害怕的东西太多,无处不在,无法处理,于是自我封闭。在自闭症与正常人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有相当多的儿童是处于两者之间的,其中有一些被说成了内向,或者害羞,其实都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表现。

有句话说:“教育就是老师学着做孩子,同时鼓励孩子做大人。” 说得很精确。 老师如何学着做孩子?比如说和幼儿一样打开自己的心扉,说说自己童年的故事,在孩子面前做一个坦诚的人。 比如说,和孩子一起来写一个童话故事。还比如说,站在孩子一边,用他的逻辑和标准去批评一个人,一个动画片里的角色。

如果我们能够和自闭症儿童沟通,能够打开他们的心门,这个老师就没有白当。

Open minds 思想开明

罗老师我算是一个思想比较开明的人,现在要想办法让其他老师和家长也开明一些,这样才能给同学们一种表面上轻松民主的氛围。同时,对于大部分体制内学校出来的孩子,需要耐心一点,留点时间来培养其开放的心态,体制内学校的模式起源于工业时代,是为流水线培养工人的,工人不需要有开放的心态,相反,和机器一样僵化才好。

政治判断是人生智慧的基本组成部分,因为政治对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品质和人生意义都有影响。但很遗憾,对于这个环节,我们大部分人都是缺失的。最麻烦的是,我作为老师,每次和学生讲我的政治观点,都很担心他们回去说给家长听,然后家长会在微信上对我一顿埋怨。不要以为这是多余的担忧,我的初中同学,一起长大的老邻居,还有二十年前认识的老朋友,都曾经因为政治观点,在朋友圈里对我说出很不客气的话。哪怕我的文章并没有直接发给他们,我只是在朋友圈里说而已。

在中国,民主已经消失了几十年,想在成年人家长的心中播下民主的种子有时候还真不知道如何下手,但为了我的学生,这样的播种和持续浇灌是必须的,只有一个个家庭里民主的种子发芽了,社会才能长出一片正义的森林,没有社会正义我们的下一代永远不能真正平安过一辈子,他们随时可能大难临头,不管你是从商,还是从政。

Open doors 打开暗门

Open doors 是推开一重又一重门的意思,每次推开一扇门,就打开一个新世界,离人生目标也会更接近。

推门需要力气也需要智慧,因为每间屋子就是一个生活场景,这段生活里可能有多扇门,并且大部分是暗门,其中极少数会通向幸福,而只有少部分人拥有智慧的钥匙。

暗门背后有财富,有名声,有捷径,还有陷阱。我希望学堂能够培养出文物双全的学生,不仅仅有体力,推得动一扇扇门,也要有思辨能力,识别门后面的陷阱。对于那些用某某主义纸糊起来的假门,要敢于一脚踹过去。

文革给我们这个时代带来的后遗症之一是,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一种不安和无力感,因此不敢去探索,也不敢放手让孩子去独立。这样的时代创伤需要很多年的愈合,但权宜之计还是有的,我们把学堂的孩子绑在一块,让他们成为一生的朋友,家长们就会放心很多了。除了学堂的同学,还有网络上的笔友,其中可能有不少是家境不错,有一定社会地位,能够供养孩子学汉语的家庭,有了这些同龄人的互相扶持,他们的未来是不需要担心的。

张清一山长写过一篇文章,是给他的子孙们的,详细解释他如何为子孙后代做好了打算,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篇文章也是家长焦虑心态的一种普遍反映。我们都希望孩子的身边一直有一个好圈子,最好都是精英,可如果都呆在体制内教育的圈子里不出来,那里的精英子弟越来越少,你叫孩子们如何去选择朋友?

在日常生活中贯彻校训所代表的精神

首先,做一个诚实的人。所有的学校都会把这个词作为自己的校训,但不是所有的老师和校长都是诚实之人,因为在体制内讲诚实往往成本很高,学校是这样,大学也是如此。而在学堂,我们的机构比较单一,只有学生、老师、家长三个利益体,缺少了教育部门这个强势的利益体,我们诚实的成本低很多。

每日反省:每天学堂都有一个自我反省的环节,包括老师和学生都要反省,把反省结果写到自己的博客里去,翻译成英语,再录入到山水广播节目中。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反省就是训练诚实的人格,养成诚实的习惯,并且培养开明的头脑。固执的人从来不反省。那为什么要翻译然后还要录入到广播节目中?因为我们希望听众、笔友们来倾听我们最诚实的声音。只有诚实的人才能获得长久的友谊。

每天三次餐后会议,及时把需要做的事情和烦心事解决,也是一种反省,是集体的反省和整理。

辩论赛:这是一个让我们保持公平公正和清醒头脑的训练方法,辩论赛每天坚持,低年级的学生当评委。时间不长,但是一般要求提前准备辩词,查阅资料。同样地,我们会把辩词翻译成英语,让外国笔友知道我们的思维高度。

经常历练:我们给学生的历练来自于让学生参与或者主持的各项活动,包括经常参加的户外活动、社会实践、编书,还有出国游学。新教育的学堂与体制内学校在这些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我们可以给予学生多得多的锻炼机会,甚至比大多数家庭给予的历练机会更多。这些历练带来的不仅仅是明辨是非的能力,也是勇气和自信。

行动派

大部分校训都是形容词,但是我决定采用三个动词词组,这样对于低年级学生来说更容易理解。因为形象,将来可以讲一系列故事,也能更快激起采取行动的决心。不要左思右想,瞻前顾后,先做了再说。

与英国夏山学校,美国瑟谷学校相比,我们有哪些不一样

山水学堂的基本教育理念和模式与这两所学校相似,不同之处主要是以下几点:

  1. 我们会比较强调项目制学习,而且基本上是每天都在进行,在夏山和瑟谷,项目制学习很多时候可能是学生自己发起的,老师基本上是配角;
  2. 我们的收费方式不同,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不同的学习成长套餐;
  3. 夏山和瑟谷学生的自主性和独立性会更强一些,在山水学堂,由于国情和文化背景的限制,暂时还做不到这一点,陪读家长会对学生的很多行为和学习进行限制,对此我们只能先接受,慢慢改变;

家长带着孩子加入我们山水学堂,是什么模式?

摘要:家长的工资和孩子的学费可以抵消,只需要交房租水电还有伙食费,不过我们有周末营和夏令营的收入可以分享给所有家长,还有网课等。学堂孩子可以免费参加我们的周末营和冬夏令营。

这是我们山水学堂

房租+住宿 + 伙食

我们有单间,也有带厨房的套间,有两间套,也有三间套。如果是一个家长带一个孩子,可以住单间,费用是600元一个月(单独卫生间),如果是两间套,费用是1200元,还有一个三间套,带单独的阳台,费用是1800元。单间里不能做饭,只能和我们一起吃,轮流做饭,然后费用平摊,套间是有厨房的,可以自己做饭。

我们有菜地,各家各户可以自己种菜,大家还可以一起来种水稻,山里有山林,可以种果树,还有地方养鸡。喜欢小动物的还可以养猫狗。

水电费:每一个套间每一间房都有单独的电表,电费自己出,水费由大家平摊。

合作教学

学堂需要负责教书带学生的老师,也需要负责后勤维修和开车的工作人员,还有负责管理以及招生的管理者,默认所有陪读的家长都要参与到教学工作中来,不适合带孩子的就负责后勤和管理。

初期默认每人每天工作八小时,每周休息两天(一般在在工作日休息,而不是周末),但这个工作时间安排等以后有了管理班子之后,会开会投票修订。

财务

家长工资

所有人的基本工资是2000元一个月,奖金根据学堂收入定。如果今后有老师加入,自己的孩子并没有在学堂读书,那么基本工资另外定。

学生的基本学费

如果没有家长陪读,则每个学生的学费是3000元一个月,含食宿和基本课程费。如果有家长陪读,食宿由家长负责,则这些学生只需要交2000元一个月的学费。

如果是家长参与教学和管理,那么工资和一个孩子的学费可以抵消,但是需要支付住宿与伙食费。不过所有家长除了基本工资,都有机会抱团创收:

家长收入1:周末营

部分家长组成小组,专门负责组织各种周末营,除去房租水电伙食费,毛利润的30%作为山水营地的管理费,剩下的收入全部分给所有参与者。因为是周末,学堂里的一些大孩子也可以加入小组,赚取收入,自己负担学费和生活费。

家长收入2:冬夏令营

同样,除去房租水电伙食费,组织冬夏令营的毛利润的30%作为山水营地的管理费,剩下的收入全部分给所有参与者。

对于周末营和冬夏令营,我们在过去六年已经打下了基础,有了一定的客户群,所以收入提成比下面两项高一些。

家长收入3:学堂学费

学堂学费如果有毛利润,抽取20%的管理费,剩下的分配给参与者。

家长收入4:网课

网课的管理费提成是10%(暂定),剩下的90%都是参与者来分享。网课包括我们的集体写作、自媒体等。

家长如何分工

所有家长每天的工作时间段都分为两部分:一半时间负责学堂里的日常教学和管理,另外一半时间要负责为学堂创收,比如组织营地活动,宣传,网课组织等。具体如何安排到时候由学堂里的管理团队开会定。

管理

民主投票管理制度

山水学堂是一个重视民主制度的团体,不仅仅所有老师可以投票来参与管理,学生也可以,几乎每天都会至少开一个小组会议,投票决定大小事项。除非是时间紧急的事情,创始人罗老师也不能一锤定音,默认罗老师是投两票,如果出现平局,则只投一票。

当然,这是针对学堂内部事物,而不是针对学堂股东与管理团队之间的事物。

针对不同的业务,会有不同的工作小组,这些工作小组里有大人也有孩子,不仅都要付出努力,也都可以获得收益。具体如何安排,会有管理团队来敲定细节。

工作小组

所有家长都需要加入下面至少两个组,能力强的加入三到四个组。

教学组 + 后勤组 + 营地组 + 管理组 + 网课组 + 宣传组 + 安全组

每个工作小组里,默认有三个人:1. 组长,统管小组全部事宜,2. 分管后勤与记账的副组长,3. 分管安全与宣传的安全员。默认小组成员轮流担任这些职位,每个人担任一周。安全员下周转为副组长,副组长下周担任组长,组长下周则成为普通组员,同时新选一名安全员。

工作日记本

所有组员每天都要记工作日记,这些工作日记本固定放在一个地方,用绳子绑住,不能拿走,主要是用来记账,以及需要维修的地方,或者有安全隐患的地方。

我们也可以选择在网站上写工作日记。

没写工作日记或者写得潦草,将会罚款。

个人工作室或者自己开网课

我们鼓励老师和同学们自己开工作室或者开自媒体频道创收,只要不用学堂的名义,就不需要给管理费。这些工作室可以是一个家庭经营的,也可以是几个家庭单独经营的,比如培训,比如网课。

但是个人工作室的事情请尽量在工作时间以外来做。

工作会议

默认每人每天要参加自己所在全部小组的工作会议,汇报自己的发现,组长要将每一次会议都拍照记录下来,并且将会议纪要写进工作日记。如果没有拍照,没有工作日记,没有参加会议,都会罚款,用类似的方式督促大家产生紧迫感,避免吃大锅饭。

退出机制

如果觉得这里不合适,随时可以退出,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同意。

您的营收分析

  • 假如我带孩子来了,连续一个月没有周末营或者其他收入会怎么样?这一个月你需要出600块钱房租,还有娘儿俩的伙食费,最多亏损这么多。
  • 假如三个人一起组织周末营,来了五个家庭,会是个什么情况?我们的周末营一大一小一天的收费大约是240元,除去一餐饭的伙食成本大约30元,还有210元,五个家庭就是1000元毛利润,除去30%的管理费,还有700元,分给三个人,你大约可以得到200元,如果一个月都是这种情况,你可以得到800元分红,至少房租水电不用担心了。由于大家是自己做饭,所以伙食费用不了多少钱。
  • 如果你同时还加入了另外一个创收小组,网课,会是个什么情况?这是一个大市场,我们有自己的学生,不管什么网课都不至于冷场,或者觉得浪费时间,所以可以坚持下去。这个业务其实可以做得很大,也许将来某一天所有参与者都发财了也不一定。另外我们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家长群,招生不会是从零起步。

家长陪读

我们的屋顶上竖着一个旅馆的招牌,部分是为了降低政策风险,因为我们学堂不是学校,没有办学资质,本质上是游客们自己抱团教孩子,我作为创始人只是提供食宿、图书室、单车等体育健身设施和户外活动、游学活动,另外,我自己碰巧也可以教英语。

我们的收费低,主要是为了降低营销推广成本,学堂要发展,不一定靠学费,我们的项目制学习,部分目的就是为了创收,给学堂创收,也给参与的学生家庭创收,给他们培养谋生能力。

另外,我们也会争取各种社会捐赠,包括图书,还有志愿者老师,帮我们发展。

关于罗老师 About Julian Luo

我叫罗军,是山水学堂的负责人,堂主,73年出生的湖南中年,长沙县金井镇人。1988年初中毕业,离开农村,在长沙县城里读高中,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不同的城市里生活。

40岁时两鬓斑白,以前的设计和规划业务遭遇瓶颈,决定先回到家乡建一个带花园的房子。在老家生活了一些时间,觉得这里有发展前途,于是改变计划,建一个乡村民宿。

民宿开张之后一年,由于金井镇整体旅游条件比较薄弱,生意不好,决定开冬夏令营,这是2017年夏天,从此正式踏入教育领域。

2019年暑假,第一次知道了国内还有体制外教育这个圈子,知道有些家长会将孩子送到一些只有十几个学生甚至几个学生的小学堂,大为惊异,开始了解这个领域。后来越来越关注这些有个性的,不喜欢被约束的少年儿童,想到自己曾经也是类似的情况,决定帮帮他们。

2023年下半年山水学堂开始招生。

我为什么要从美国回来,在乡下发展

在2008年去美国之前,我是工科出生,后来自学英语,成为一名工程专业翻译,再后来开翻译公司。

我以前做的是代理美国设计院在华业务。由于国内形式的变化,决定先回老家满足一个多年的梦想,在老家建一个民宿,这样晚年有一个退休之地,还有一些稳定的收入。

当时并没有想在乡下呆这么久。

后来看到家乡的教育实在落后得不像样,再后来看到市区的基础教育也同样让人触目惊心,决定投身这个行业。我有房子,有土地,英语好,在美国断断续续待过七年,相比其他同行,我做教育有一些本钱,何况以前的国际设计业务是个大起大落的行当,干脆就放弃了。

还有一个原因。

我喜欢文学和艺术,在乡下自己的土地上会有很多创作空间: 乡土小说、田园雕塑、壁画、科幻故事、童话等等。也就是说,我是一个性情中人,喜欢自由和创作,描绘自己的世界,哪怕很小。

山水学堂与山水营地

为了照顾到体制内和体制外股东的利益,山水营地和山水学堂在2022年元旦前后分开成为两个实体,以前的小股东各自加入到两个不同的单位。营地主要服务于体制内学生,学堂主要服务于体制外学生。

周末可以回到营地,户外徒步或者长途骑行,基本上都是在山里,乡村小路上开展,没有或者很少有货车。

营地所在的村子是罗老师出生并长大的地方,附近的人都认识,这里外来人极少,即使小孩子在山中活动的时候迷路,村民也会主动把孩子送到学堂这里来。大孩子迷路了也可以走出来,大部分附近村民都知道我们的学堂。

小河里的活动,包括钓鱼、游泳、橡皮筏漂流、摸河蚌等也比较多,由于水不深不浅,正合适,又安全。基本上十岁以上的孩子即使不会游泳也不会有事。低年级孩子去河里肯定有老师带着,会特别关注幼儿班小朋友。

新西兰别墅联系微信:amasia